《豪门第一盛宠:娇妻求撩》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豪门第一盛宠:娇妻求撩

豪门第一盛宠:娇妻求撩

编辑:猫咪甜甜 2019-05-27 20:33:31

豪门第一盛宠:娇妻求撩

《豪门第一盛宠:娇妻求撩》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豪门第一盛宠:娇妻求撩 即可阅读全文

《豪门第一盛宠:娇妻求撩》小说简介

豪门第一盛宠:娇妻求撩是由猫咪甜甜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御白,帝都第一帝少,出身高贵。顾时笙,帝都超人气漫画家“占卜者”,书香门第。永远不可能相互纠缠的人居然睡在一起了,顾时笙表示“我有未婚夫了。”御白,“什么时候结婚?”顾时笙,“下个月五号,你要做什么!”“老子我抢亲。”顾时笙表示她是不是遇到了神经病?

精彩章节试读:

该小说封面的底图为绘美人睿麻手绘工作室制作,如有需要请于原画师沟通,禁止盗图。

深夜,

顾时笙撑起疲累的身子,腿间的疼痛让她倒吸一口气,酒精还在不停的麻痹她的神经,一些破碎的记忆在脑海中不停的飘过。

“你醒了?”

慵懒的声音从御白的口中传出,吓的顾时笙身子一颤,她这才发现身边躺着一个人,还是一个男人。

顾时笙害怕的连忙用被子遮挡住身子,她是学医的,自然是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

今天阮欣然约她出来商讨关于歌词的事,阮欣然的妈妈曾经是沈家的保姆,所以她们小时候见过一次面,阮欣然是个歌手,进圈里已经有六七年了可就是不红。

进圈里六七年还不红,这样的阮欣然是很难在歌坛大红大紫了,一次阮欣然来她家拜访,她虽不清楚这里的礼仪,但也知道以礼相待,她便把那首阮欣然的歌词送给了她,没想到阮欣然竟通过这一首歌一举成名了。

而且拿下了不俗的成绩。

可阮欣然对媒体说这首歌是她酝酿了很久才写出的,顾时笙又不是歌坛的,自然不会在意这些,可没想到,之后阮欣然却死皮赖脸的找上顾时笙,让顾时笙帮她再给她写一首歌。

还说会聘用顾时笙为专门的作词人。

已经对阮欣然有所了解的顾时笙没有答应,阮欣然便又找了她几次,结果还是一样,可是今天,阮欣然却找上了沈家人,看在沈家的面子上她才来见阮欣然。

记忆中,她好像喝了杯果汁,之后的就不记得了,顾时笙懊恼的拍拍脑袋,没想到阮欣然会做出这样卑鄙的事。

“你是……”

接下来的字湮没在御白给她的深吻里……

酒精烧的脑袋疼,不知道是不是在酒精的驱使下,顾时笙开始回吻着御白,身上的燥热感越来越强,御白的手指熟练的在她的身上摩擦着,两个人身上似乎都有一丝火,起先是火苗,现在却变成了火焰包裹着两个人。

顾时笙的手指在御白的背上不停地挠着,抠着,暧昧的声音时不时从她的口里传出。

顾时笙出生于书香门第,家里灌输了非常传统的思想,例如结婚之前不能与男性发生关系,晚上不可以和男性待在一起……

现在她到管不上这些了,这种感觉让她感到舒服,身上的燥热会减少几分。

御白托起顾时笙的翘,臀,将她抬高,顾时笙只好配合他将双腿搭在他的身上,两个人是无比的配合……

做完已经是凌晨三点钟了,顾时笙累的睡了过去,御白一只手搭在她的腰间,一只手放在顾时笙的小脸上不用的磨蹭着。

……

手机铃声响起,御白从地上捡起手机,按下了接听键。

“御白,我在家里等你好久了,你什么时候才来呀!”

娇柔的声音传出,安美不满的撒着娇,“我们约好的在我家里的呀!”为了这个她摄像头都准备好了,狗仔,记者都已经准备好了,现在人居然不来了。

和御白睡一觉,她在娱乐圈里的地位就可以直升一线,不再是个小网红了。

御白只觉得鸡皮疙瘩掉一地,眉紧紧的锁在一起,“你谁呀?”说完,御白便挂上的通话,不耐烦的将手机扔到一边,继续欣赏着身边的小美人。

御白长的很帅,被称为妖孽也不为过,这样的长相让他从小就吸引了很多女孩,每一位长的都很漂亮,可那些女孩却连顾时笙的一根头发都比不上。

顾时笙是那种特别干净的女孩,不需要借用化妆来点缀就足以甩娱乐圈的女星好几圈。

手指在她的身上不停的划着,御白紧紧的抱住顾时笙,使劲的吸允着属于她的气息。

真香。

御白像是想起了什么,从地上捞起顾时笙的外套翻弄着,很快翻出了一部手机,御白拿出自己的手机,用顾时笙的手机给他打了个电话,随后他的手机铃声响起,御白挂上了电话,保存了那一串数字,冰备注了小美人三个字。

……

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日上三竿了,身体好像是被电过了一般,麻麻的,迷迷糊糊之中,顾时笙推开搭在自己身上的手。

忽然觉得有些不对劲,睡意全无,她小心翼翼的抬起头,被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妖冶俊美的睡脸惊艳了一把。

一些少儿不宜的记忆在脑海里不停的闪过,顾时笙快速下床拿好衣服跑进洗手间。

穿好衣服后,御白还没有醒,顾时笙小心翼翼的打开房门跑了出去。

直到跑到了公交车站,顾时笙才停下脚步,她现在脑子有些乱,明明是偶像剧里的剧情为什么被她遇上了,口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随即响起一段优美的音乐。

顾时笙掏出手机,扫了一眼那个名字,按下了绿色的接听键,“你到底要做什么?”

“时笙,我也不想的呀,你知道的,我在歌坛呆了七年了,七年,我好不容易才熬到今天,时笙你说我会白白浪费出名的机会吗?”

令人作呕的声音传出,顾时笙气愤的也不管是什么场合了,直接吼了起来,“所以这就是你的计划,让我失身?然后拍下照片威胁我对吗?”

注意到身边有人,顾时笙的音调小了一些,见有计程车开过来,招了招手,上了车。

“然后呢?拿给谁?我爸?还是我的未婚夫?”

未婚夫三个字着实刺激到了阮欣然,从小到大阮欣然就喜欢于越飞,而顾时笙对于于越飞一直都是不冷不淡的态度,为什么于越飞就成了顾时笙的未婚夫,为什么她就要比顾时笙低上一头。

“顾时笙,我告诉你,现在不仅房门外全都是记者,连故年酒店外都是记者,你勾引王导演的事很快就会被报道出去,我知道你们家是书香门第,你想想如果我把那些东西快递给你的父母,或者你父母看到了你的消息,你觉得你还能在顾家呆下去吗?”

“我们签个合同,顾时笙你只需要帮我写歌词,你的消息就不会传出去,否则……”

顾时笙听的晕头晕脑的,总觉得阮欣然和她说的不是一回事,“你说的是哪家酒店?”

阮欣然趾高气昂的重复了一遍,“故年酒店!”

顾时笙就算是脑子在不清楚,也知道自己刚刚不是从故年那种小酒店里跑出来的,刚刚的那家酒店气派十足,档次比故年高很多,“阮欣然,我不会帮你写歌词的。”知晓阮欣然的目的并没有得逞,顾时笙原本烦闷的心情稍微变好了一点。

“你,顾时笙,你给我等着。”

阮欣然气急败坏的吼了一句,然后扔掉手机,带上口罩从角落里走出,对那群记者说:“我刚刚找到了房卡,你们谁要?”说着,阮欣然便把那张房卡扔到人群之中。

顾时笙这是你逼我的,凭什么我就要被你压下去,你有什么资格和我斗。

你看着,我要让你身败名裂。

知名演员为上位自愿被知名导演潜规则的头条谁都想要,其中一位记者抢过房卡,将门打开,所有的记者都一股脑的冲进去。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