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线上位手册》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十八线上位手册

十八线上位手册

编辑:新芋 2019-05-10 17:20:55

十八线上位手册

《十八线上位手册》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十八线上位手册 即可阅读全文

《十八线上位手册》小说简介

十八线上位手册是由新芋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前一世,她是十八线小艺人。每天混迹片场,任人欺辱,却只能拿微薄的薪水,最后连奶奶都因她的无能去世。再世为人,她说:“既然命运给了我再一次的机会,我绝不能白白活着。”她要弥补她犯下的错,她要用行动告诉那些狠狠伤害过她的人,她陈燃有这个资格站在最高最大的舞台。为了达到这个目的,她很努力地拍戏接广告,很努力的夺资源,很努力的往上爬,很努力的不去爱上那个叫萧林默的男人。

精彩章节试读:

呼哧——

呼哧——

陈燃的胸口像是被捶了好多下,火辣辣的疼。

她猛的睁开双眼,悬在半空中的好多颗脑袋齐刷刷地撤回去,她看到了碧海蓝天。

“丫的,终于醒了,老子还以为这妞挂了!”

“没事吧,你?”

有人推了推她的肩膀。陈燃一动不动的。她就这么望着天空。

“脑子被海水泡傻了吧,要不要给她找个医生?”

“你刚才没听说吗,咱们的女二中暑了,跟组的医生被导演叫走了。耽误拍戏进度,谁负责的起?”

“哎,没事就起来吧,咱们不比那些当红花旦娇贵,你要是再躺下去就要被赶走了!”

听到这句话,陈燃转过头,看着发出声音的人。

周围的熙攘声渐渐散去,原本看戏的人都走了。

“我叫黄莺儿,你不会不认识我了吧?”跟她说话的女孩一张娇嫩的脸,满满的胶原蛋白。她把陈燃扶起来,拿出纸巾擦了擦她身上黏着的沙子。

“不用了。”

陈燃抓住她的手,双眼紧紧盯着她。因为浸泡了海水的缘故,她的两只眼睛都过敏了,双眼红的有些狰狞。

“我在哪里?”

“啊?”黄莺儿被她这么一抓,吓了一跳:“我们这儿是《晴空万里》的拍摄地啊,你刚才就是要跳到海里面去拍一场戏所以才溺水了……幸好没事,刚才真是太惊险了。”

陈燃这才放下抓着她的手。

“对不起。”

“没关系的,我要是这么来一遭,醒来第一件事就是大哭一场,我觉得你好勇敢!”女孩叽叽喳喳的,陈燃对她一笑。

“我去换件衣服,等下还有戏要拍吗?”

“上午的戏份已经结束了,下午都是女一的戏。”那就是和她无关。

陈燃转身离开,黄莺儿却追了上来:“你真的不记得我了吗?我们是同一个经纪人诶,在公司的时候还一起培训过。”

陈燃闻言,停下脚步:“我当然记得。”

她的眼里有一种异常的冷漠,黄莺儿却浑然不觉。“我那个时候就觉得你好漂亮啊,然后就想自己在这圈子里肯定没有出头的一天了,我长的本来就一般,又没什么特色。”说着说着,语气带着点委屈。

“没关系的,总有一天你会出人头地。”

“真的吗?”

“嗯。今天将你看扁的人,明天他们只配仰视你。”陈燃勾唇一笑,“我们的衣物放在哪里?”

“哦,休息室在那边,我带你去。”黄莺儿像是受到了莫大的鼓励,一下子和陈燃亲近起来。

说是休息室,其实就是临时搭起来的帐篷。

掀开帘子,凌乱的衣服遍地都是。

像她们这样的十八线女明星是没有单独的休息室的,不,是连合用的休息室都没有。通常是被群头随便塞到了一间屋子,找化妆师给她们随便画两笔。她们不是群演,但待遇和群演差不了多少。

陈燃走过去,在角落翻出了自己的衣服。手机还在兜里,她摸到了,手有些颤抖。

黄莺儿已经在卸妆,没有人关注她。

陈燃背过身去,她觉得自己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她不是已经死了吗?为什么又活过来了?

《晴空万里》的拍摄现场,为什么她一点印象都没有了?颤巍巍的手打开手机,她看着屏幕上显示的时间2013年7月13号。

那个时候,奶奶还活着!

陈燃上辈子最对不起的就是她的奶奶。

她的家庭结构简单,但家里却没有普通家庭那么温馨。陈燃记得很小的时候,她的父母就每天在家里争吵,爸爸喝醉酒以后吵的就更凶,有时候甚至直接在她面前就动起手来。

直到有一天,她爸爸喝了酒撒酒疯,就躺在家里院子里的石板上,妈妈关了房门不理他。那是个大夏天,知了一直在叫,小陈燃打开自己房间窗户,看到爸爸躺在地上,肚皮一鼓一鼓的。

她想出去叫他起来,可是她不敢。爸爸喝醉了酒,总是爱打人。

可是第二天一早,她就被院子里的尖叫声给吵醒了。

小陈燃打开门一看,妈妈穿着件白色的睡裙,抱着爸爸死命地摇晃着,脸上都是眼泪。她看到妈***拖鞋掉出来了,就甩在井口边。

她立在原地,一动不动。

爸爸再也没有醒过来。

后来,无数次的,她在回想,自己那时候在想什么。

也许什么都没有,只有恐惧而已。

没过多久,妈妈走了,奶奶来了,把她接到另一个小镇生活。再后来,她出去打拼,接到老家邻居的电话,说奶奶爬梯子的时候摔倒了。陈燃买了机票回去,给奶奶办住院手续。后来,她才知道,奶奶是因为过年她要回家了,才想着要爬梯子上去,把家里的天花板给擦一擦。

陈燃把奶奶接到城里的疗养院,希望她能在自己的眼皮子下,安然无恙地度过下半辈子。

可惜,她终究还是没有做到……

**

想到这儿,陈燃擦了擦眼睛流出的泪水,拿了手机出去。

“喂,是安心疗养院吗?”

“是,我是林先明,你是小燃吗?”

陈燃楞了半秒,这人正是前一世帮助照顾***义工林先明。

陈燃说是的,林先明说:“老奶奶正在旁边晒太阳呢,你要不要和她讲话?”

“好……奶奶啊,我是小燃。对,就是打电话来告诉你一声,等我这边工作结束了就回去看您……我知道,我会注意身体的,您放心好了,剧组的工作都很轻松,我一点也不累。”

老奶奶乐呵呵地挂了电话,那边陈燃还是舍不得把手机放进口袋。

她怔怔地看着黑色的手机,刚才***声音在她的耳边,那么亲切,那么的不真实。在奶奶去世后的半年里,她像是失去了主心骨的行尸走肉,每天都生不如死。

捏紧手机,她告诉自己,这一世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让奶奶平安地活下去。

回到休息的地方,黄莺儿问陈燃下午要不要去剧组看导演拍戏。

“刚才有人过来通知我们,说下午少一批女群演,要是去的话每个人100块钱。”黄莺儿挤过来,在陈燃耳朵边小声说,“你看看那边那几个,刚进来的,以为仗着自己年轻美貌可以一步登天呢,生怕做群演降低自己的逼格。哎,等她们像我们一样在圈里呆个几年,就什么个性棱角都被磨平了。”

陈燃扫了一眼,那边的这些女生一看就是刚从大学出来的,青春洋溢,没什么心机。她想着,能赚100块钱也不错,回去还可以给奶奶买些保养品。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