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霍少溺宠:我的总裁夫人》在线免费阅读-[db:主角]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霍少溺宠:我的总裁夫人

霍少溺宠:我的总裁夫人

编辑:曦皌 2019-03-11 19:12:36

霍少溺宠:我的总裁夫人

《霍少溺宠:我的总裁夫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霍少溺宠:我的总裁夫人 即可阅读全文

《霍少溺宠:我的总裁夫人》小说简介

霍少溺宠:我的总裁夫人是由曦皌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什么?!传说中高冷禁欲、不近人情的京都万千少女的男神霍景灏,其隐藏属性居然是一位傲娇的宠妻狂魔!一众吃瓜群众表示:眼已瞎,胃已撑!每天花式虐狗怎么破!沐妍希:一定是我打开老公的方式不对!

精彩章节试读:

江北国际机场。

时隔四年,再次踏上京都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土地,沐妍希依旧有些透不过气。

抬头仰望着机场的穹顶天窗,心却狠狠地疼了一下,在这几乎没有亲人的京都,她沐妍希的存在,也只不过是家族联姻的工具。

没有人会去考虑她的想法,更没有人会问她愿不愿意。

不点而朱的唇,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琉璃一般的眼睛里,却是急速划过一丝黯然。她还没来得及长大,没来得及变强,可那个世界上最爱她的人,和她之间,却只能是一个天人永隔的结局。

握着行李箱把手的手指,开始不自觉地用力,直到指关节微微泛白,待到修剪整齐的指甲,深深没入到掌心的软肉,沐妍希红唇上扬出的嘲讽弧度,也没减少过半分,似乎连那钻心般的疼,也仿佛感觉不到似的。

片刻之后,那种不断心悸的感觉,才缓缓消失。除了几乎被汗水浸湿的后背之外,刚才的一切,就好像是一场南柯一梦。

收起唇角嘲讽的弧度,神色不变地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一张纸巾,轻轻地擦拭了一下鬓角的汗水,狠狠地吸了一口气,待到心情慢慢平静下来,这才拿出手机,给远在大洋彼端的某人,拨打了一个越洋保平安的电话。

电话刚拨通几秒,便被接通,“小希希,你是不是想我了啊?我就说嘛,小希希你的眼神,大学四年了,绝对不可能还是那么差的,绝对不会放着我一个大帅哥,独自在国外不闻不问。”

接着,那人仿佛一时之间想到了什么,话音猛地一顿,语气转为委屈,“可素,你为毛一个人回京都了,居然都来不及通知我一声,嘤嘤嘤,京都难道有可以和我相提并论的大帅哥吗?我想肯定没有吧……”

那端,楚彦噼里啪啦地说了一大堆,絮絮叨叨地念叨着,全然不顾电话这边,沐妍希越来越黑的脸色。

光洁饱满的额上布满黑线,当电话被接通的刹那,沐妍希很有先见之明地把手机拿远一点,至少没有如往常一样紧贴耳朵,不然的话,今天她的小命,也许要交代在这里。

听着电话那端如同唐僧念叨的人,回想起之前被楚彦唐僧念叨支配的恐惧,连性格一向清清冷冷的沐妍希,也不禁要为自己的机智点赞!

果然,她在国外留学时所认识的朋友楚彦,有着可以逼疯她的潜能。

竭力抑制住自己翻白眼的冲动,随意地靠在机场大厅的某处,本是无比随意的动作,偏生生透着一股无法令人忽视的光彩,令刚进入候车室,秉家中老爷子话,前来接人的霍景灏双眼猛地一亮,接着回忆便如潮水一般袭来。

无奈地扶了扶额,沐妍希只要一想到,大洋彼端的某人,此时一定如一只撒娇的巨型犬,便是忍不住地头疼,“楚彦,咱们能不能正常一点?”

楚彦唇角上扬的弧度一僵,接着更加委屈,“小希希,你你你,你居然始乱终弃,想当年我们俩第一次见面的时候……”

“打住,打住,我打电话给你,就是为了给你保平安。”

话落,也不给楚彦继续念叨下去的机会,沐妍希直截了当地挂断了电话,望着已经黑掉了的屏幕,不着痕迹地叹了一口气,心却是一点点下沉。

四年大学的相处时光,她不是不知道楚彦对她的感情,只是,那一份情,她沐妍希实在没有能力去回应。

京都那个上流社会的圈子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她沐妍希,打从出生的那一刻起,身上就已经刻上了霍景灏的烙印。

尽管,在她记忆里,并没有关于那个人的任何资料,也从来没有了解过他。

可有些人的存在,却是她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可以摆脱得了的。比如京都,犹如帝王般存在的男人——霍景灏。

秀眉微微皱着,沐妍希随意把玩着手上的手机,简单的动作,透露着丝丝的慵懒和疏离,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在她的身上得到诡异的融合。

外公不是说,那个男人今天会来接她吗?那么,人呢?

小幅度地环顾了一下四周,蓦地,沐妍希的目光,不自觉地被不远处某个矜贵的男人吸引。

笔挺的黑色西装,没有一丝褶皱,勾勒出男人高大挺拔的身躯,把精瘦的腰和修长有力的大长腿,完美展现。刚好逆着光的角度,犹如刀削般的俊脸,清隽异常,那双仿佛敛尽了万千芳华的眸子,微微沉吟着,却有种谁也无法忽视的气度。

如果非要用一个词语去形容的话,沐妍希应该会用“王者”去形容。非富即贵的上位者气质,在这偌大的京都,除了那个人以外,应该无人可有了,思及此,沐妍希眸光一闪,竟然有种逃离的冲动。

许是沐妍希此时的反应,着实和旁人有些不太一样,原本沉浸在美好回忆里的霍景灏,也缓缓将视线对焦到某一处,而在他视线里充当焦点的沐妍希,心情很是复杂。

她的运气是不是太好了一点?刚才还在想那个接她的人,怎么还没来,一抬头结果两人四目相对。

当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啊。

心中暗自腹诽着,面上却不显现出半分,稍稍收敛了一下惊艳的情绪,将手上把玩的手机放回包里,抬头时,沐妍希已恢复了平静,朝着霍景灏的方向伸出纤纤玉手,“霍少,我是沐妍希,初次见面,很高兴认识你。”

对于眼前这个可以算作是第一次见面的人,沐妍希也不知为何,心里有着淡淡的熟悉感,仿佛很久之前,他们就认识。可当她在记忆里细细寻找一番以后,对他仅有的认识,也不过是他是京都最炙手可热的钻石单身汉,霍氏跨国集团总裁,百年家族霍家掌权者罢了。

顺着那只白嫩的小手,往上看去,霍景灏眸光一沉,划过一道令人看不懂的流光,她果然是忘了他,心里传来些许的钝痛,唇角却是微勾,“沐小姐,你好,我是霍景灏。”

他的嗓音尤其的低沉,从沐妍希耳中滑进,瞬间宛如大提琴的G大调,带着一丝莫名的蛊惑和性感让人心痒难耐。

如此熟悉而又迷人的声线,令沐妍希心中对他的好感度,正在不断增加,谁叫她看似清冷疏离,实际上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音控、颜控和手控。

嗯,眼前的这个男人,好像三个全占了。

暗自打量着霍景灏,一向对家里为自己定下的婚约,没有一点好感可言的沐妍希,居然为眼前的这个相识不过十分钟的男人,生起了几分莫名的好感。

沐妍希打量之余,正好与霍景灏的墨眸四目相对,视线交接的那一秒,饶是她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也不禁微微有些失神。

夜空般纯粹的墨眸,有种神秘的深邃感,每次与他的视线有交接的刹那,沐妍希总会有种自己将会被吸进去的错觉。

低垂着眼帘,掩去心头的那一丝异样,片刻,待到沐妍希收拾好心情,重新抬起头时,琉璃一般的美眸里,只剩下一片宁静和淡然。

他不过是名义上的未婚夫罢了。

走在身形高大的男人身后,看着一身黑色笔挺西装的他,推着一个白色行李箱行走在机场大厅里,黑白两色的极端对比,让沐妍希不禁勾了勾唇角。

男人看似闷骚的性格,实际上却是话少心暖,如果未来陪伴她一辈子的人,是这么一个性格,其实也还是挺不错的。

暗戳戳地想着未来即将发生的事情,全然没有注意到前方的男人,悄然停下来的步伐,猛地一下撞到他宽厚背部的沐妍希,当即疼得眼泪盈眶。

“嗷!霍少,你干嘛突然停下来?”

捂着自己被撞疼的小鼻子,沐妍希水汪汪的大眼睛里,写满了控诉。

霍景灏唇角微勾,注视着眼前双眼泪汪汪的女孩儿,精致的五官和记忆里的那张小脸,蓦地重叠,同样的表情,同样的可爱,“沐小姐,请上车。”

通体黑色的加长版宾利,随意地停靠在机场外,低调奢华的车身流线,吸引着一众路过路人的视线。

一边说着,一边绅士地为沐妍希打开车门,标准的英式绅士礼,融合着男人气质的矜贵,真是怎么看怎么撩人。

“哦哦哦!”

捂着小鼻子,借此遮挡住悄然爬上两朵红晕的脸颊,沐妍希迅速坐到汽车后排,故作镇静的表情,些许慌乱的眼神,霍景灏眸色不禁微深。

五年的漫长时光,隔绝的,不仅仅是他对她的念想。那些熬不下来的日子,只要一想到她,他也就会立即充满动力,为的,也不过是想要给她一个美好的未来而已。

没想到爷爷为他从小定下来的一门亲事,居然是和她,没人能够知道,在机场见到她的刹那,他是多么的欣喜若狂。

自己惦记了整整十几年的人儿,突然之间,竟成为他的未婚妻,惊喜程度,绝对不亚于十几年前他们俩第一次相见。

他和她第一次见面的地方,是沐家大小姐沐妍希十岁的生日,那一天十岁的女孩儿,穿着洁白的小裙子,头戴着一个花环,笑意盈盈,出现在他视线里的时候,从小对所有骗小孩儿的童话故事,嗤之以鼻的他,居然在那一瞬间,仿佛看见了天使。

也正是因为那一次的惊鸿一瞥,从此注定了她对他的意义,与旁人不同。

修长的手指轻触车载屏幕,调出自动驾驶之后,霍景灏的思绪,再一次地一点一点飘远。

自从那一次宴会之后,从小比较早熟的他,或许是知道了沐妍希对她的意义不同,几次三番求着爷爷带他去沐家串了几次门之后,后来,他也就失去了她所有的行踪。

只是知道,沐家大小姐沐妍希出国留学,至于到底去了哪个国家,在哪一所学校上学,即使动用了所有能够动用的关系和人脉,他却是一点也不知道。

唯一的原因,大抵是她不想京都的任何一个人,能够知晓吧。

不着痕迹地叹了一口气,透过后视镜看到坐在后排,也暗自留了一分谨慎的女孩儿,霍景灏突觉心中抽痛。

五年时间不见,在他女孩儿的身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什么当初那个天真如天使一般的女孩子,如今却是如此的清冷疏离,很多时候,即使她在灿烂娇美地笑着,可那笑意却是不及眼底。

当霍景灏在观察着沐妍希的时候,沐妍希也在打量着窗外的一切。在国外经历了五年时间,京都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今天如果不是有专人接送,她也许会在这从小到大生活的地方迷路,如果真的是那样,也就太讽刺了。

很多小时候去过的地方,如今不是拆迁就是大变样。大概所有的人以及一切都在变化,唯一不变的,大抵是她心中仅存的一点奢望。

半个小时以后,通体黑色的加长版宾利,稳稳地停靠在骊山庄园沐家。

巧夺天工的纯中式建筑,细节之中透露出建造之人非凡的讲究,颇有苏州园林“三步一景,五步成影”的风韵。

下了车,站在沐家外,沐妍希仰头注视着眼前整整生活了十几年,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红润的唇角讽刺地一勾。

就算是享誉京都的建筑又能怎么样?当初如果没有外公他的帮忙,又怎么会有如今堪称“京都建筑最美”的沐家。

很可惜啊,即使是在外公和妈妈两个人,各种掏心掏肺之下,人心的黑暗,又岂能够是满足的。

缓缓收敛唇角讽刺的笑容,转过身对着面无表情的霍景灏,微微颔首,“感谢霍少能够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前往机场接我,妍希感激不尽。”

话落,也不管霍景灏的反应如何,很是自然地推着行李箱,踏进那暂且可以称之为“家”的地方。

待沐妍希踏入沐家十分钟的时间里,传闻中时间就是金钱的霍少,一直以一种守候者的姿态,静静地守候在门外。高大的身形,矜贵优雅的气质,随意往那一站,便是一幅绝美的画,其余的所有,全都只是背景。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