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放肆宠:宝贝,请深爱!》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总裁放肆宠:宝贝,请深爱!

总裁放肆宠:宝贝,请深爱!

编辑:窦子雨 2019-04-11 17:23:05

总裁放肆宠:宝贝,请深爱!

《总裁放肆宠:宝贝,请深爱!》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总裁放肆宠:宝贝,请深爱! 即可阅读全文

《总裁放肆宠:宝贝,请深爱!》小说简介

总裁放肆宠:宝贝,请深爱!是由窦子雨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宠文】一夜危情,墨许许招惹了帝都最最最衿贵的高富帅——夜寒渊。  之后,只要有墨许许的地方,就有夜寒渊的从天而降,大招一放,秒杀一众渣男渣女渣后妈。  在墨许许眼里,夜寒渊是一个立于世界顶端的男人,是她不可招惹的存在,也是她的帅蜀黍,却独独不知道,他就是她结婚两年却从未见过面的老公。某日,墨许许手拿惨叫鸡找上门,男人俊脸铁青,对她各种咚,“我裤子都脱了,你却只想送我一只鸡?”“那你为什么娶我啊?”“乖,叫老公,叫得我酥了,我们一起生娃娃。”

精彩章节试读:

华灯初上。

帝豪酒店,不对外开放的壁球馆里。

砰——

夜寒渊看最后一球落地,唇角不禁微微的上扬起来,如千尺桃花潭深的黑眸水光潋滟。

“你输了。”磁感的声线里带着微喘。

他身旁的男人输了球,索性丢下球拍,整个人往地板上一躺。

“讲真,不过是打个球而已,你犯得着这么狠么?刚刚那一球要不是我躲的快,现在已经断子绝孙了。”

夜寒渊笑意渐深,缓步走到休息区的长椅上坐了下来。

助理恭敬的递上毛巾,笑眼弯弯的看着地上的男人,“燕少,我们家三爷如果真的发了狠,您现在可能不是断子绝孙那么简单了。”

男人不屑的努了努嘴,“没有X生活的男人就是变态,大变态!”

助理脸上的表情顿了顿,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夜寒渊。

他心情似乎还不错。

便大胆的接了话,“燕少,不如您给我们家三爷安排安排?”

“真的?”燕北城瞬的从地板上跳了起来,两眼放着光。

“当然是真的。”助理应道。

“好,你们给我等着,我这就安排。”

燕北城已经很久没拿夜寒渊寻过开心了,立马就来了兴致。

不等夜寒渊同意,便拨通电话走到一边,“给小爷我找个妞儿送到帝豪V888号房来,价钱好说,但一定要绝对干净的,最好是个‘雏儿’。一百万?没问题,马上把人给我送来。”

就在这个时候,夜寒渊缓缓的站起了身来,身高188cm的他披着一层使人折服的金芒。

与逗比风的燕北城相比,即便在一场酣畅淋漓的运动之后,他的一举手一投足都能优雅贵气到极致,就连擦汗的动作都能给人一种纯粹的旖旎感。

这就是夜寒渊,YT集团唯一的继承人,一个庞大经济帝国的最高领导者,名副其实的暗夜帝王,帝都最最最衿贵的高富帅。

他把毛巾随手往助理的怀里一丢,“多事。”

而后,大步离开。

助理小跑着跟上去,“爷,我觉得,适当的X生活,是可以缓解生活压力的。”

……

夜寒渊和助理楚易并没有真的把燕北城的话放在心上,回到房间后便各做各的事。

夜寒渊进了浴室,楚易则开始工作。

只是……

十分钟不到,门铃就响了。

这么晚了,会是谁?

楚易放下工作,开门,入目是几张浓妆艳抹的陌生面孔。

“您好,我们是燕少那边……”为首的女人说。

“你们回去吧,钱我会直接打到你们账上。”他打断了女人的话。

几个女人,本来就不怎么好看的脸画得跟调色盘一样,他都嫌弃,他家三爷又怎会喜欢?

更何况,他家三爷对女人还有严重的洁癖。

女人看穿了他的想法,非但没有生气,脸上的笑意反而还加深了几分,“您误会了,您要的人其实在……,这里……”

说罢,女人向后退了几步,一个女孩便出现在了楚易的面前。

女孩闭着眼睛,纤长的睫毛有气无力的垂着,整个人更是软啪啪的被另外两个女人架着,白皙的脸颊上泛着一抹不正常的晕红,一看就是在来之前被下过药的。

只是女孩的脸怎么越看越觉得熟悉呢?

像极了他家三爷的太太……

他家太太现在不是应该在家休息才对吗?

怎么可能会出现在这里?

还被人下了药……

楚易陷入了沉思。

女人却连思考的机会都不给他,长指勾起女孩的下巴,把女孩的脸彻底展现在他的眼前。

“怎么样,还满意吗?”

咚——

楚易心头一惊,旋即,便只感觉整个天地都跟着转了起来。

眼前的女孩,如果不是两年前嫁给他家三爷的“墨许许”又会是谁?

眼前的女孩,如果不是他家太太,又会是谁?

【宠文,双洁,男女主均是处,喜欢的宝宝快到碗里来!】

楚易的眉峰紧蹙着,目光锁着墨许许,被吓得一时间忘记了怎么开口,希望眼前的一切只是他一时产生的幻觉。

然而,真的只是幻觉吗?

半晌——

“您……”女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可还满意?”

楚易猛的回神,“稍等。”

单单留下两个字。

便急急忙忙的转身回了房,留下几个女人和一扇被关上的大门。

这个时候,夜寒渊刚好洗完澡,下身仅围着一条浴巾就从浴室走了出来。

他修长的手指插在微湿的短发中,一边走,一边随意的拨弄着,水珠从他的发尖滴落,在他光裸着的胸膛上滚动向下,最后,在他紧实的皮肤上留下一条条亮晶晶的水痕。

如此这般的夜寒渊,简直“骚”到了极致,还没说话,就把一旁的楚易给生生的掰弯了。

楚易尴尬的侧了侧身,把脸别开,“咳,咳,爷……,那个……”

想了半天,不知该如何开口才好,却被夜寒渊把话接了过去,“是燕北城叫的人来了?”

“是,是的。”

“打发走就是。”

“可……”

“可?”夜寒渊给自己倒了一杯红酒,悠然的喝了一口,缓缓道:“你还想让他们留下不成?”

言下之意,他现在不想被任何人打扰。

可外面的那个女孩是……

楚易的整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颤颤巍巍的开了口,“可……,他们送来的人是……,是墨小姐。”

说完,他连大气都不敢喘,更不敢抬头看夜寒渊一眼,就这样战战兢兢的站在那里。

“墨小姐?哪个墨小姐?”

夜寒渊的声音很轻,说得云淡风轻,跟紧张到极致的楚易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楚易倒吸了一口冷气,“就是两年前跟你结婚的那一位。”

夜寒渊终于有了反应。

他端着酒杯的手轻轻顿了一顿,眼睑微微垂了垂,一秒钟之后,转而晃动着酒杯,若有所思的吐出几个字:“跟我,结婚,的……”

“是,就是她。”

这个时候,夜寒渊才悠悠记起,他确实已经结婚了,就在两年前的某一天。

至于对方是谁,几岁,叫什么,长相如何,他通通都不知道,唯一知道的大概是,她是个女的。

时间似乎在这个时候停止了。

直到许久之后……

“让她离开。”夜寒渊慢条斯理的转动着手中的酒杯,疏离的态度十分明显。

于这位墨小姐,他不想有太多的瓜葛。

两年前是,两年后的今天,更是。

“可是……”楚易试图告诉夜寒渊墨许许被人下了药,却又一次被夜寒渊把话截了过去,“是我给的生活费不够多?还是两年时间太长,让她耐不住寂寞了?”

“……”

薄唇微微的向上扬起,墨色深瞳却早已经暗了不知多少个温度,“我对不自爱的女人没兴趣。”

“是。”

楚易无法左右夜寒渊的思想,便只能恭敬的退开,准备把一行人打发走。

然而……

门才刚一打开,墨许许就一头栽进了房间,倒在厚厚的地毯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