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神算俏军妻》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九零神算俏军妻

九零神算俏军妻

编辑:荀荀慕慕 2019-04-11 10:53:12

九零神算俏军妻

《九零神算俏军妻》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九零神算俏军妻 即可阅读全文

《九零神算俏军妻》小说简介

九零神算俏军妻是由荀荀慕慕书写的一部现代言情,明明是风光无限的鬼门传人,偏偏识人不清,被虐致死。重活一世,余水发誓,一定要当初伤害自己的人血债血偿,鬼缠妖绕,一世不得安生!踏阴阳,断鬼事。虐渣男,打贱女。复仇之路走的快活快哉。只是那个时不时蹦跶出来的忠诚军犬少将是什么来头?

精彩章节试读:

阴暗的小屋内,余水蜷缩在角落里,两只手青紫,指尖上还能看见渗出的血珠,一条小腿以诡异的弧度扭曲着。

耳边传来悉索的脚步声,惊得余水身子一颤,用仅剩的力气往后缩了一些。

“你很害怕?”

听见来人的声音,原本还担心的余水却倏地笑起来。

狼狈脏污的脸上那双眼睛亮晶晶的:“怕你吗?”

徐峥阳衣着光鲜,一副春风得意的模样:“我不需要你害怕,我需要你在这里安静的等死。你死了,你的一切都是我的,钱和地位!”

余水沉默,在黑暗中用她唯一还能用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徐峥阳。

是她识人不清,不顾叔伯的阻拦嫁给徐峥阳,被这衣冠禽兽骗了这么多年。

堂堂鬼门传人,却落得今天这个下场。双腿被打断,往日捏诀画符的手也废了。

别说脚踏阴阳断鬼事,现在就连命都快没了。

“你不用这样盯着我。你要是教我鬼门的那些东西,也不会是今天这个结果了。”

徐峥阳那理所应当的模样气的余水胸口胀痛,娇小的身子都忍不住的颤抖起来。

“等你死了,我就可以和嫣儿名正言顺的在一起。再把你祖上那些东西一卖,我和嫣儿可以风风光光的过一辈子!”

徐峥阳一边挥手扇开鼻尖萦绕着的恶心臭味,一边哈哈大笑。

他当初放弃系花李嫣儿和这个山沟里出来的余水在一起,为得就是今天。想到自己日后辉煌生活,徐峥阳也懒得再看余水一眼,转身就要离开。

“站住!”

余水用肩膀支撑着自己,从仅剩的力气抬起手臂。青紫发黑的手指竟然做捏诀的样子,虽没有多少力气,却也足够余水施咒。

“徐峥阳,我心浊眼盲,没有看清楚你的面目。到今天这个地步,我认了!但你若动鬼门任何物件,我要你此生夜不能眠,鬼缠妖扰,日日不得安生!”

余水趴在地上,手臂抬起,额头上布满了汗珠,身子颤抖的愈发厉害。

在她话音落下的那一刻,徐峥阳便感觉后脊梁骨发寒,脖子后面也跟着阴风阵阵。

一米八的大汉,顿时吓得双腿一软,险些摔在地上。

“你这泼妇,你还敢咒我!你都这个样子了,还敢咒我!”

摸起门边的铁棍,转身对上余水那双眼睛,血红的只能隐约看见黑色瞳孔的眼睛。加上余水在这小屋子里关了半年,身上尽是泥污,犹如从底下爬出来的恶鬼一般。

徐峥阳浑身一麻,竟然尿了裤子。

“徐峥阳,我以鬼门传人的身份对你下百世血咒,生生世世,你都鬼缠妖扰,不得善终!”

“闭嘴!闭嘴!”

徐峥阳再也受不了,手中铁棍狠狠落下,朝着余水的头顶而去。

余水抬起头,亲眼看着铁棍落下来,表情却是释然。

她这辈子,识人不清,枉为鬼门传人。但能在临死之前守住鬼门的东西,不被徐峥阳这畜生拿去卖了,也算是为鬼门做了最后一件事情。

铁棒落下,余水应声倒地,头顶涌出鲜血。

临死之前,却看见阴暗漆黑的小屋里顿时冲进来了好些人。

各个穿着军装,将恶臭难闻的小屋守了个严严当当。

余水被折磨的不成人形的身体被一个男人抱在怀中,她只觉得男人的怀抱好暖,抬起头想要看清楚那人的模样,但军帽将男人的脸挡住了一大半,只能看见严肃紧抿的薄唇和光洁的下巴。

想用最后一道术法留住魂魄,可男人紧扣的衣领处涌出一道白光,将余水的魂魄生生打了出去,再也没有了意识。

耳边喧闹声越来越大,还能听见绿皮火车飞驰而过的声音。

余水猛地睁开眼睛,脸色煞白,眼神呆滞。

“水儿,你怎么了?”

说话的是一个穿着朴素,但十分干净的中年男人。男人很是清瘦,鼻梁上还架着一副用纸胶带勉强粘住的黑框眼镜。

余水抬起头,眼神逐渐恢复色彩。看见眼前的男人,眼神中透出不可思议,还含着点点泪花。

“庆叔,真的是你?”

当年,她不管不顾,非要和徐峥阳在一起,庆叔以死相逼都不能让她服软,最后抑郁而终,到死也不愿意见她一面。

这件事情,对余水来说是那之后磨灭不去的痛。

“你这丫头,不是我还能是谁?你这几天就笑嘻嘻的,考上大学乐成这个傻样了?”

听完庆叔的话,余水总觉得有些熟悉,那后半句不是庆叔送她去大学报道的时候在火车上说的话吗?

想到此,余水猛地站起身,这才注意到,方才耳边的喧闹声是拥挤的火车上的声音。

不管是座位还是周围的人,分明就是她十八岁从村子里出来去上大学的样子。

“小心头!”

庆叔也被余水这模样给吓坏了,伸手拉着余水坐下,把面前的水杯推到余水的面前:“喝点水!你这丫头不会睡懵了吧。”

余水捧着水杯,脑子还是一团浆糊。

她不是被徐峥阳那个禽兽打死了吗?怎么现在又在火车上?

又抬眼看向庆叔,她出生的时候天眼就开了,除了没有分出徐峥阳这个恶鬼之外,从来没有出错过。

眼前的庆叔的的确确是个活人不错。

一边喝水,左手藏在桌下,仔细掐算着。

“时间没错,天时也不曾错。难道真的是我做梦?”

余水一时半会儿还是不能消化这些事情。

铁棍砸下来的那股痛意她到现在都能感觉到,可为什么她一睁眼竟然回到了十八岁?

还有……她临死前冲进来的男人是谁?

徐峥阳做事仔细,她被锁在那个小屋里半年都没有人发现,不可能是有人报警。

而且,那一身军装明显是部队里的人。她做这一行十几年,人脉不少,可她敢确定,从未见过那个男人。

余水怎么也想不通,一杯水喝完,拿着杯子起身准备去火车上的开水房再要一杯。

只是刚刚起身,便感觉有一道锐利的目光落在她的身上。

余水浑身警觉起来,顺着那目光猛地转头。

邻座的一个中年男人正盯着她看,目光如炬,仿佛要将她看透一般。

“小友可好?”

中年男人起初还有些不可思议,最后却化作一抹笑,像个和蔼的长辈。

余水微微点头:“还好。”

“南柯一梦,似幻还真。”

余水被他这话说的从头到脚都麻了,捏紧了手中的水杯,示意庆叔不要跟着。

穿过人群,走到那个中年男人的身边,往日锻炼出来的气势微微散出,一副傲气,眼神却没有任何的波澜变化。

“先生这是什么意思?”

越靠近这个男人,越能从他的身上感觉到丝丝修习术法的气息。

且不说现在的余水只有十八岁,就算是她最鼎盛的时候也不是这个男人的对手。

“没什么。醒过来就好,有什么遗憾现在弥补还来得及,便当做上天对你一家的馈赠。日后有缘还会再见的!”

不等余水再说话,火车竟然缓缓停了下来。

人群还是涌动,身后的庆叔也提着行李拍了拍余水:“到站了,快下车!”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