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对女仙》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绝对女仙

绝对女仙

编辑:麦落 2019-03-22 15:44:41

绝对女仙

《绝对女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绝对女仙 即可阅读全文

《绝对女仙》小说简介

绝对女仙是由麦落书写的一部玄幻言情,好不容易来到了流火大陆这个灵力的玄幻世界,却成了世人眼里的废材,老天你把我丢过来就是来当废物的么,看我如何一步步踏出强者之路。美男多多,爽文哦!!!

精彩章节试读:

是夜,天气微凉,沐秋抱着母亲,脸埋在母亲的背上,沉沉睡着。忽然,一种莫名其妙的危机感传来,沐秋惺忪地睁开眼,可眼前的景象却让她忍不住惊恐的大叫起来——两个黑衣人站在她的**前。

借着窗户洒进来的月光,左边的那个身形削瘦,长身玉立,虽身着黑衣,面遮黑巾却掩不住他雍容尊贵的气质,年纪较轻,右边那个较矮些胖些,头发稍白,应是老者。

“该死,她醒了,”年少者道,年老者劈向母亲脖颈,把母亲打横抱起,便要向沐秋下杀手,“等等,吴伯,孩子是无辜的,放过她吧。已经有人往这里赶了,我们还是快走吧。”吴伯作罢,也是一掌下来,沐秋陷入无边的黑暗。

沐秋忽的从**上坐起来,满身大汗,接着无力瘫在**上,又做梦了,又做梦了,快七年了,总是梦见母亲被掳走的情景,母亲,母亲,你在哪,秋儿已快十三了,秋儿真的好想好想你,秋儿真的好恨自己没有能力把你从木阳宗手里救出来,甚至,不知道你是死是活。

木阳宗,木阳宗,第二日醒来,身边是疲累的父亲、眼圈发红的哥哥还有族人们,自己颤抖着把当时情景讲了一遍,父亲追问黑衣人有没有什么特殊的标志,那只有老者身上那块玉佩了,通蓝,中间却是圆形金色,“那是木阳宗长老级的佩物啊,传令下去,封锁沐然被掳的消息,向外宣称暴毙。”

当时十岁的哥哥不理解父亲的做法,十四岁Cheng人礼后便离开宗族。而我理解,我虽6岁,但我的灵魂却不是六岁,我来自古老的东方。木阳宗,这个庞然大物不是沐家可以惹得起的,父亲是族长,必须考虑宗族的安危。

这个大陆名为流火大陆,传说是女娲创造的,女娲在造完人之后,呼出的气成了灵气,发出的声音成了轰轰的雷鸣,她的左眼变成了太阳,右眼变成了月亮,四肢五体变成了大地四洲,她的血液变成江河,她的筋脉变成山川道路,她的肌肤变成田土,她的头发变成天上的星星,她皮肤下的汗毛变成了草和树木,牙齿和骨头变成了矿物和岩石。

这是个实力至上的地方,几乎所有人都修炼灵力,而木阳宗是个大宗门,整个夏尔帝国它一家独大,实力超群,甚至能和皇室相抗衡。这样的门派,而我不过是个内劲四段的废材,如何惹得起,如何惹得起,沐秋握紧拳头,不禁苦笑。

“如果我能让你惹得起呢?”一阵空灵的声音传来。

“谁”,沐秋大喝到,坐起身来,眯起双眼,扫视着这个房间。

静谧的房间,乌黑的夜,空灵的声音,更添了一丝诡异。可那个声音没有再响起,没有回答沐秋。我一点也感觉不到他的存在,此人应是比我强得多,到如今也没有其他的动作,想必没有恶意。

沐秋心下稍定,深吸口气,沉声道:“阁下来此有何见教?”

“哼哼,你不怕麽”

怎么我问东他答西啊,不行,我不能惹怒他,刚才我这么大的声音,父亲他们应在往这里赶了,我要拖住那人直到父亲赶到。

“怕又有什么用,不如壮大胆子不怕”

屋里依旧静谧,该死,那人究竟在哪,想做什么。

“还说不怕,真是嘴硬,那你头上怎么直冒冷汗,牙齿咬这么紧干嘛?”那人轻笑道,一道半透明的身影悬浮在空中,印入沐秋眼帘。

悬浮?就连灵王也不能悬浮,难道此人实力还在灵王之上,可他怎么是半透明的,他究竟是谁?

“小丫头,别瞎猜了,我是寄居在你戒指里的一缕残魂,你所要知道的就是我可以帮你完成心愿,而作为交换,你也需要帮我完成我的心愿,就这么简单。”

“我凭什么信你”

“那你还有选择么?”

沐秋闭着眼,久久没有说话。是啊,我还有选择么,我天生废材,靠我自己,永远不可能与木阳宗抗衡,甚至有可能在一年后的Cheng人礼被家族放弃,至少现在我有个机会我还有价值,利益交换又如何?就算是被骗,我一个三属Xing的废物,又有什么价值让他骗呢,我赌,赌他能让我成为强者。沐秋心里已有了答案。

“看来你心里已有了结果,你可以叫我子亦,想找我时在心里呼唤我即可,还有以后与我说话在心里说就可以了,你的族人快来了,你知道该如何应答。”说完,子亦便消失了。

“秋儿”一个中年男子猛然推开门,他的脸棱角分明,眼眶很深,两鬓微白,但仍可以看出年轻时是个美男子,此时他的脸上满是关心与着急。

“秋儿,怎么了?”自从最爱的妻子被掳去后,他一下子苍老了十岁,妻子沐遥是沐家在雪夜里捡回来的,与自己青梅竹马,自己又怎么不恨,可是木阳宗不是自己可以惹得起的,一时冲动,就会陷整个家族于危难之中,自己是族长啊,怎么一时意气,知道仇人是谁,却又因为自己的弱小而无法报仇,这种痛苦无法言表,日日郁结心中。

自己的儿子也不理解自己,Cheng人礼后便离开了家,至今了无音讯,现在他只有这个女儿了,就算拼了Xing命,也要护女儿周全。

也因为妻子被掳,他就一直浅睡,以便有事能及时赶到,听到女儿的喝声,沐源就匆匆赶来,见到女儿安好,沐源暗自松了口气。此时,五个长老也都赶到了。

“没事,父亲,刚刚我又做噩梦了,醒来时看到了野猫,一时受到了惊吓。”

沐源示意女儿躺下,给女儿盖好被子,“唉,秋儿,是父亲对不起你们,父亲没本事,不能。。。不能救出你母亲,秋儿,好好睡吧。”

沐源转身离开,沐秋看着父亲萧瑟的背影,一股悲凉涌上心头,都是木阳宗干的好事!

就在沐源快要消失在门口时,“父亲,女儿懂的”沐秋看到父亲的身子抖了一下,接着快步离开。父亲,您放心,母亲的仇,我来报,一定会团圆的。

“沐秋,明年就是你的成年礼了,你才内劲四段,可要努力啊,哼哼,如果还是达不到内劲七段,纵使你父亲是族长,也不能救你。”大长老说道,他双目炯亮,鹰钩鼻,头发和胡子都花白,一脸寒笑。

“这件事就不劳烦大长老Cao心了,沐秋心里有数,夜深了,长老们都请回吧。”沐秋微垂双目,冷冷道。

大长老拂袖而出,其他四位长老随之而出。沐秋远远的听到五长老说,“沐秋这孩子也怪可怜的,别逼她了”,“我不过是让她有点压力罢了,有什么大不了的。”“唉。。。”

沐秋躺在**上假寐了半个时辰,见没有动静,便翻身下**,反锁好门窗,拿出夜光石放在桌上,屋里顿时明亮起来。

沐秋开始呼唤,子亦。。。子亦。。。

“似乎你的家族不太平啊。”子亦飘了出来,双手负在背后,嘴角满是嘲讽。

沐秋没有接话,而是细细地打量着这道残魂,刚才他的出现太过惊悚,沐秋没有太过注意他的相貌,而且在黑夜中,就算想看也看不甚清。

这道残魂长发及腰,身着素白色长衫,领口和袖口有着黑色的镶边,纹样精致,峨冠博带,别有一番风味,他轻轻漂浮在离地十厘米左右,嘴角含笑,半透明的棕色双眸望向沐秋,脸在夜光石的照映下显得白皙无比。

“小丫头,可看够了?”沐秋脸微红,这样**裸的朝一个成年男子看确实不大好,赶紧低下头道,食**也、食**也。。。

对了,该进入正题了,正想开声问,突然意识到在心里说就可以了,脑筋一转,“那你不是可以听到我所有的心理活动了?”

“不错。”

沐秋无奈的抽了抽嘴角,算了,这是细节。

“你如何帮我,”沐秋定定地望着子亦,一脸严肃,“要知道,我身上有三种属Xing,可是百年难遇的废材,我三岁修炼至今,虽知道自己不是修炼的材料,但我也从来没有放弃过,可是。。。就算我这样努力,如今也只是内劲四段。”

说罢,沐秋有些丧气,自从知道这个世界的法则后,自己其实是挺兴奋的,好不容易有穿来这个先天优势,早早的就开始修炼,以为这样就可以出人头地。的确,刚开始自己的修炼速度非常快,才六岁,就已经是内劲四段了,除去努力的因素,自己的天赋也是极强的。

直到六岁那年,测出了自己是百年难遇的废材体质三属Xing,主火和水,附木,这种体质真是闻所未闻。一般说来,修士都只有一种属Xing,少部分人会附一种属Xing,比如炼丹师,要求就是主火附木,从未听说有三属Xing的。

因为主两属Xing,内劲七八段时选择功法就不好选了,或者说,没法选,一名修士只能选一种功法,功法的属Xing需是他的主属Xing,可是,从来没有兼容两属Xing的功法。。。

就算我是属Xing废材,可是我的修炼速度不是很快么,没关系的,沐秋曾这样安慰自己,但沐秋没想到的是,从六岁开始,自己仿佛就不能修炼了,再也凝聚不出灵力了。

修炼这条路便向沐秋关闭了,当时太过伤心悲愤,难道我沐秋好不容易穿过来就是来当废材的么,就是来给这些人来当垫脚石的么,我不甘啊!!!而母亲见我如此,怕我出事,便日夜陪我,要陪我走过这一段人生的最低潮。结果,我没事,母亲出事了。。。。。。都怪我。。。。。。

“百年难遇的废材,”子亦眉头一皱,又舒展开来,轻笑着逼近沐秋,看着子亦不断放大的脸,沐秋从回忆中醒过来,不禁手心出汗,退了一步,而子亦又飘开去,飘到高处,居高临下的俯视沐秋,嘴角的幅度不减反增,哈哈大笑起来,“在我眼中却是千年难遇的奇才。”

看着沐秋有些紧绷的身子,子亦的眼光柔和了些,“放心,我的声音只有你能听到,只有——女娲戒的主人才能听到。”沐秋咽了口口水,此人的情绪变化怎的如此之大,但还是硬着头皮问道:“我真的是奇才么?”

“是的,至少在我眼里。”

“还有,女娲戒?”沐秋摩挲着右手大拇指上的古朴黑色戒指,看起来与普通戒指无二,但它对沐秋意义却不一般,这是沐秋六岁生日时母亲送给沐秋的生日礼物,“就是这个么?”

“嗯,女娲戒是传说女娲创世后遗留下的神物,得女娲戒者,统四洲!”

“五洲?”

“流火大陆分为五洲,分别是东、西、南、北、中四洲,其中中洲灵气最为浓郁,大陆上顶尖的修士基本都聚集在中洲,而北洲灵气最为贫瘠,听你所说木阳宗,那这里应是北洲了。”

“得女娲戒者统五洲,这话不实啊,想必你就是女娲戒的上任主人吧,呵呵。。。”

“你这是在挑衅我么?”子亦眯起双眼。

沐秋没有回答,虽然他承诺能帮自己完成心愿,但到底怎么样还不清楚,他需要我,我也需要他,他应该不能对我怎么样,但彼此之间的关系也不能弄得太僵,如今他能知我所想,还是不要太过份的好,遂转移了话题,“我修炼的速度和功法是最主要的问题。”

“这个不难,你修炼速度慢,是因为你每日修得的灵力基本都给了我,还好你一直坚持,要不然也不能这么快就看到我。不要露出那么愤怒的表情,有所失必有所得,你坚持了这么多年,根基已无比牢固,这给修炼上的好处,你以后会慢慢看到,而且,你还得到了我这个机缘,解决了功法的问题,”子亦顿了顿,望向沐秋,嘴角满是玩味,这丫头总是一副漠然冷淡的表情,我就吊一吊这小丫头的胃口。

沐秋见子亦停下来不说,也明白他的念头,却不理会,索Xing直接坐到**沿端详起女娲戒来。

“真是个倔强的丫头,倔强也会吃亏的。这其实也不算我的,这是女娲戒中传承的功法——流火诀。”

“流火诀!流火大陆流火诀!”沐秋脸上满是震惊。

子亦满意地看到沐秋脸上终于变了颜色。

“流火诀。。。”沐秋颤抖着问,“是天级的么?”

要知道功法从弱到强分为黄、玄、地、天四级,而每一级又分为上、中、下三阶。沐家作为云中城三大家族之一,最强的功法也不过是玄级下阶,瓜尔家也是玄级下阶。

但听父亲说加勒家前几个月在波印拍卖场以五百万金币的高价拍得了一部玄阶中级的功法,恐怕过不了多久,加勒家年轻一代就会力压沐家和瓜尔家,要知道,功法可是对于修士对于家族可是至关重要的。

功法的高低,决定了修士的潜力,决定了修士在修炼这条路上能走多远,而对家族来说,好的功法能为家族源源不断的输出优秀的修士,壮大家族。天级可都是传说中的啊,我发了。。。救出母亲,有希望了。。。

正当沐秋不断YY时,子亦的话让她一下子坠入冰窖,“黄级下阶。”

黄级就黄级,下阶就下阶吧,沐秋也没有失落太久,至少有了一部我能修炼的功法。

“子亦,流火诀有什么奇妙之处,让我这种三属Xing的人也能修炼它。”难道流火诀只有我这种多属Xing的人才能修炼,从未听说有这种功法,而且与流火大陆同名,想来这流火诀绝不是黄级下阶那么简单。

“你的想法不错,”子亦用欣赏的眼光看着沐秋,“流火诀无论什么属Xing都能够修炼,而且是属Xing越多功法越强。”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