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神女传说》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重生之神女传说

重生之神女传说

编辑:妍萱 2019-03-22 15:44:40

重生之神女传说

《重生之神女传说》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重生之神女传说 即可阅读全文

《重生之神女传说》小说简介

重生之神女传说是由妍萱书写的一部玄幻言情,是谁把“巫山云雨”这般有意境的词粗俗化的?!  神女姐姐我,  可是很纯洁、很美丽的!  虾米?你说我是颗草?!  咳咳,那位童鞋,  我是穿成了颗草,可草又怎么了?  我可是仙草!  吃了我的果实以后,  可以拥有这世上最无穷的魅力好不好?!  什么同性、异性全都手到擒来!  想要吧?!  。。。。。。呃?  好像不能说出来吧?  那个,  大家就当做没有听到好了,  没有听到,没有听到,没有听到。。。。。。某女在飘过中不忘进行自我催眠。

精彩章节试读:

天空泛着酒红色,在夜里有种妖艳的华美。我使劲的踩着油门,红色甲壳虫像带着风般的疾驰,油门已经被我踏到了底,我不知道时速是多少,但还觉着不够快,我狠狠的对自己说,姜瑶,你要冷静。男人而已,世上最不缺的不就是男人吗?!更何况还是个肤浅、庸俗的男人。

一个小时前,东林市最火爆的酒吧里,我遇到了陆羽。他穿着我第一次见到他时的紫色T恤,见到我时明显的一愣,然后像陌生人般的转过脸去,走了。

走了?!

搞什么东西?他已经神神秘秘的消失了一个多月,电话不是不通就是不接,要嘛就直接挂断。

拜托!我是谁?!我可是姜瑶耶!从幼儿园开始就拥有无数的追随者,更不要说工作以后无数的狂蜂浪蝶们了!从来只有我甩人,什么时候被人甩过?!

你甩就甩吧,甩的干脆点你要死呀!玩什么神秘消失呀?今天要不是红翎看我的心情不好,非拉着我来酒吧搞**,我还真见不着他了!

装什么装?!你不认识我,我还不认识你呢!

我一甩头,一转身,长发飞舞,身体划出条美丽婀娜的曲线,旁边一个男人立马花痴般的半张着嘴傻在了面前。切!我心里狠狠的鄙夷了一下,男人,还真是哪儿都不缺!

回到桌前,隔壁桌的黑衬衣男跑来搭讪,我们刚进酒吧的时候就注意到了“黑衬衣”,他就在我们隔壁桌,还赤Luo裸的,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盯着我们,想不注意他都难呀。

红翎当时就和我开玩笑说,让我把这花痴收了。开什么玩笑?!明知道都是花痴了,还收什么收?疯了吧!

“黑衬衣”走过来搭讪的时候,红翎冲着我微微眨了眨她美丽的大眼睛。我转头,当做没有看见。

“黑衬衣”举着一杯黑啤,开始了自我推销。“两位美女好啊,我姓祝,祝英台的祝,很高兴认识你们!”话音落了,端着啤酒的手却没有落,他微笑着,等着我们的回应。

我微眯着眼,略略偏着头打量他,蓬松的大卷发滑过丝绸般顺滑的肩膀,我在微醺中带着懒懒的微笑,“黑衬衣”瞬间失神。是了,不过是个男人。皮相不错,就是傻了点。

跟红翎抱歉的解释说我身体不适,然后准备离开。

“黑衬衣”快速的放下酒杯,拉住了我的胳膊,“别走。”他说。

拜托,你还真是自来熟!我连话都没有跟你说过,我们只能算陌生人好不好?

拍开他的“狼爪”,我优美转身,“黑衬衣”再次的抓住了我,我转头,有些恼怒的对上他的眼,可是,为什么他的眼里有着深深的不舍和疼痛呢?我们认识?然后我马上否定,虽然狂蜂浪蝶不少,但我应该没有见过他。管他呢,看他迪奥的衬衣穿着,百达翡丽的手表带着,应该是个多金多情没有被女生这么打击过的人吧。

我挑着好看眉,斜着头看着他。“黑衬衣”的眼睛里明显表现出了强烈的挣扎,然后慢慢的,慢慢的松开了他的手。

我再次转身离开,转身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见“黑衬衣”抓我的手还停在半空中没有放下,KAO,搞什么飞机,演偶像剧呀!

我向门口走去。出乎意料的,我再一次看到了陆羽,他怀里搂着个矮小丑陋、花花绿绿的女人,女人扭着本就没有的腰,用着她干嘎的声音在撒着娇,羽在旁边轻声的哄着。

梁美?!

还真是无巧不成书呀,那个女人我还刚好认识。

梁美,我的小学同学,虽然又矮又丑,却自我感觉相当良好,认为自己才是全校最美的那一个,我们都是一群凡夫俗子自然不懂得欣赏她的美。我一直怀疑她的审美存在着根本Xing的问题,要不,就是我们全校的审美(除了她)都有问题。当然了,你要是觉得身高不到145CM,黑皮肤,大脑袋,短手短腿,再加上个无与伦比大饼脸,大小眼,塌鼻子,鲶鱼嘴还不够当选我校的“**”的话,她满脸的麻子和恐怖的声线就不得不让世人为之“臣服”了。

在小朋友们的世界观里,愚蠢是可以传染的,丑陋也是可以传染的。所以小朋友们只爱跟比自己漂亮、聪明的小朋友们玩。同理得证,没有人愿意靠近梁美,一些淘气的男孩子还经常因为她的丑陋和邋遢挖苦欺负她。

不过上天是公平的,她有一个在市里任高官的爸爸,对她从小就宠爱有加。我严重怀疑她的审美观是她爸爸挽回她自信心而做出的一生的欺骗。

可是,不管过去怎么样,在去年的同学会的时候,在没有邀请她的情况下,她开着辆明黄色的奔驰小跑不请自来,踩着十几厘米的意大利制造的纯手工昂贵高跟鞋,仰着她那用无数昂贵化妆品装饰起来的“非主流”脸蛋,炫耀的跟我们说她在做着房地产生意。当时就有无数的男同学直接“拜倒”在了她的裙下,做呕吐状。

OK,男人为了减少数十年的奋斗,放弃自尊,委屈自己,我是不反对啦,可你得找个稍微正常点的呀,连基本审美都放弃了,我还真是替陆羽感到悲哀。不过这份“忍耐”和“坚毅”倒是常人无法比拟的。我,深表敬佩!

原本打算装不认识到底,可是梁大小姐好像发现了我。“姜瑶?!”干巴巴的,粗瘪的嗓音让我的背脊都生出了一丝凉气。

我无奈的朝她笑笑,亲切而温暖。她恍了一下神,像是忘记了要说什么。片刻后表情回复正常,带着满脸的骄傲扬起了她丑陋的大脑袋。

“姜瑶,好久不见,最近好吗?”

“不错,不过就是有点犯小人罢了。”我懒懒的开口,眼波流转,似无意的看了羽一眼。

“哦,羽羽,这是姜瑶,我的小学同学。哎呀,姜瑶,我忘记你是干什么的了?好像在一家小房地产公司吧?最近经济不景气,好多小房地产商都熬不过去了,不如你来帮我好了,你也知道,公司那么大,事情多了去了,最近又有几块地中了标,新的楼盘卖的好的不得了,天天提价,天天都有人大清早的排队排号非给我送钱来,烦得要死!把我忙得晕头转向!害得我好久都没有做过SPA了。你喜欢在哪儿做呀?我给你推荐一家吧,哎呀,我忘记了,人家那里可是会员制,20万起存耶,估计你也没有那个闲钱!再加上……”

“美美。”我刻意打断了梁大小姐喋喋不休的自我膨胀和对于我的,自认为很严厉的精神打击。

‘美美’是我们同学内部对梁大小姐的‘爱称’,多少有些讽刺的意味在里面,不过美美本人非常喜欢,我们当然也就“Cheng人之美”啦。

“这位是?”我微笑的转头望着羽。

“这是尼欧.陆,我的未婚夫,刚从美国哈佛法学院毕业的法律硕士,现在在我的公司里任CEO。”美美介绍有点迫不及待,还特意在‘美国’、‘哈佛’、‘法学院’、‘法律硕士’这几个词上加了重读。

拜托!就那么一句话,加了这么多的重音,你也不怕累死?!我腹谤道。

“你也知道我的公司有多大啦,里里外外都是我一个人怎么忙得过来,身边又没有一个信得过的人,不过幸好有羽羽帮我。”梁大小姐说这话的时候,身体好像八爪鱼一样缠着陆羽,好像都要爬到了他的身上,整个大饼脸因为兴奋泛着红光,嗓子在刻意的显摆中不自觉的拔高了两个八度。

哦,万能的主呀,要是此刻你让我死掉,我都无怨无悔!如果她以前的声音是噪音级别的话,现在这个声音就快让我抓狂了!它致使我想起以前上学时,粉笔偶尔划过黑板时,心都揪起来了的难受。请注意,粉笔的声音不过是偶尔,可梁大小姐的声音是持续不断,谁来救救我呀?!

“哦。”我颦眉,揉揉发疼的太阳Xue,斜着如丝的媚眼看了一眼略有些尴尬的陆羽,尽管他把内心隐藏的很好,但是知他如我,他那微微颦起的眉我还是发觉了。

我非常“诚恳”的对着美美说,“挺好的,‘郎才女貌’多“般配”啊!可是怎么办呢?我好像是醉了。看来我需要回家睡觉。”

“那怎么行?!”梁大小姐的声线再一次不可思议的拔高,她显然没有觉得“女貌”这个词对于她来说是个讽刺,当听到“郎才女貌”这个词的时候,她眯着她为之骄傲的大小眼,居然显得很受用。

“真是——受!不!了!”我心底里一个声音在高声的抗议着。全身的细胞都在奋力的抵抗着。我甚至开始认真的考虑我直接扑过去堵住她那发出恐怖噪音的嘴的可能Xing到底有多大!

我再次使劲的皱了皱眉头,忍耐的闭上了眼。

陆羽沉静的声音突然驾到,“美美,你同学好像真的醉了。”声音温柔而又带着半分轻哄的味道。

他声音时常让我想起铁观音的味道,舒服,干净,当他低低说话的时候,有种熨烫心灵的感觉。但是,以前再好,都没有今天这句话听上去那么让我激动、舒服。

“可是,羽羽~~~~”噪音再现,这种别样的、要命的“撒娇”我可真是无福消受。

我深吸一口气,“那么,很高兴认识你,尼欧!AND,GOODBYE,ALL。”我尽量让自己的背影摇曳生姿,然后迅速的踏上我挚爱的甲壳虫。

身后噪音依旧“羽羽~~~,你看她嘛,真是一点家教都没有~~,人家话还没有说完呢,转身就走了,也不知道她爸妈怎么教的,家里没钱也就算了,怎么连家教也省了,真不知道。。。”

发动,加油,离开。我选择无视。

当然,我没有忘记经过他们时挥手再见。

当然,我也就没有错过陆羽眼里对梁大小姐的一丝刻意的忍耐和厌恶。

我突然觉得有些好笑,我在生哪门子的气呀,为了个可怜的男人。

我独独忽略到的,是站在阴影处一直注视着我的“黑衬衣”。还有我将会马上灵验的祷告。

天空突然毫无征兆的下起了瓢泼大雨,雨大的有些离谱,尽管我把雨刮器开到了最快,可视线仍然模糊不清。我开始犹豫着要不要点个刹车减减速什么的。

突然,路中间好像出现了一个人的轮廓。“不是吧?!路中间怎么有人?”脑中念头一闪,我赶忙一边踩刹车,一边往左边使劲的打着方向盘,一边心里默念着观世音菩萨的法号。

然后,车子撞向了中间的隔离带。

然后,我感觉到了气囊打开。

然后,我开始庆幸我是孤儿,不必让父母承受白发人送黑发人的悲惨。

再然后,伴着强烈的撞击声和持久的喇叭声,我,失去了意识。

睁开眼时,自己沐浴在温暖的阳光当中,周围有着巨大的石块和无比高大、美丽的花草,几只仙鹤从空中飞过,从没有见过的各色的巨大的彩蝶在身边来回飞舞,空气清冽中带着丝丝甜味,仿若站在满地野花的雨后草原,远处是连绵葱翠的青山,脚下是一条蜿蜒澎湃的峡江,成百上千的山谷里的流水都聚积到峡江里,再一起奔流到远方。好美,我不经感叹,是死了吗?这里就是天堂了吗?果然,天堂的美景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

等等。

脚下是江?!

我站在悬崖上?!

天哪!

我不自觉的向后退去,

可是,

我没能移动半分!

怎么回事?!我低头查看自己的脚,哦买噶!我在土里!脚呢?!

除了重重叠叠、青翠欲滴的叶子,我什么都没有找到。

我的手呢?我有些慌张的左右查找,可是入眼的除了无数的叶子就只有小小的黄色的花朵。

不是吧?!

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我在梦中变成了一颗草?!

“啊!!!!有没有人呀?!救命呀!!!”我狂叫,希望自己从梦中醒来。

但是,事实证明,现实,是无比残酷的!

在我呼天抢地的叫了两个小时后,在我嗓子都叫的冒出了烟以后,我不得不承认,我,姜瑶,好像是穿越了。

“这算是穿越吗?也太不公平了点吧!”我恨恨的说。

人家都是轻轻松松的穿成名门小姐,长得那是一个花容月貌,倾国倾城,在穿越后的世界里呼风唤雨、叱咤风云,坐拥无数美男。我可怎么就穿成一棵草了呢?!

“天哪!我又没有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公平点好不好?!”我沙哑着声音,不顾一切的喊着,那叫一个悲壮呀!

“姐姐?姐姐是你吗?”有细细的、惊喜的声音从空中传来。

我仰头,KAO!一只乌鸦!真倒霉,穿成颗草也就算了,还飞来只乌鸦触我霉头!

“我不是你姐姐!你没见我是颗草,你是只乌鸦吗?我们完全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没文化真可怕!我没好气的回答到。

“姐姐,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你的小妹女娃呀!”

“女娃?!你不如说你是精卫?!”

“是啊姐姐,我是精卫呀!难道你吸取日月精华,重修神智后,竟连我也不认得了?”

我,狂,晕!又搞什么飞机呀!精卫填海的故事好像是在我小学的课本里学过,说是这女娃是炎帝最小的女儿,女娃去东海游玩的时候,不幸被海浪打入了海底,她死后化为精卫鸟,常常衔着西山上的小树枝和碎石去填淹死她的东海。

她是精卫?我上下打量她。

虽然长得确实很像乌鸦不错,可是她的头部有着繁复美丽的花纹,嘴是如羊脂白玉精雕而成一般,足却是艳丽夺目的红,仿若能滴出血来。

真是一只好鸟呀!可惜没有吃过,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我在心理感慨。没想到在悲惨的穿越过程中还能有幸见到神话中的精卫鸟。

“那个,你会法术吧?”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既然她都会说话了,来个大变活人的法术应该没有问题吧。我说不定就能变个人身出来,好过一动不动的站在这里吧。

“呵呵。姐姐你把所学的仙法都忘记了吗?”

转眼,一个美丽娇俏的十四五岁的少女站在了我的面前。如墨的黑发在两耳侧被美丽的金色莲花状发饰高高束起,齐齐的刘海被风微微的吹动,明媚的大眼睛水水汪汪,小巧高挺的鼻子,吹弹可破的肌肤没有一点瑕疵。项上套着个羽毛样式的精美黄金项圈,身穿带金边的黑色小肚兜,金边上绣着复杂的莲花暗纹,下着前短后长的黑羽裙,手戴黑羽金莲的美丽护腕,脚踏同样黑羽质地的金莲装饰的小短靴。一个转身,带起花瓣、彩蝶无数,身后的三条长长的如火般鲜艳的羽翎随风飞舞,美到了极致,可爱到了极致!我看得痴了!**萝莉呀!

“姐姐不会是真的忘了吧?我们四姐妹中,就属姐姐最漂亮,最得父王宠爱,今天怎么看我的本相都痴了呢?”女娃掩嘴娇笑到。

“呃?”我穿成是她姐姐了?那我应该能变身Cheng人吧?!

“那个,女娃妹妹呀。你看,你能不能把你可怜的姐姐我也变Cheng人身呀?”我使劲的眨巴着变成草以后就不知道在哪儿凉快的眼睛,做小狗摇尾乞怜状。

“忘记仙法了?那修炼也得从头开始吧?这个有点麻烦耶!姐姐才刚刚吸收了千年的日月精华,自行修炼出了意识,可是前世的记忆已不复存在,仙法的修炼估计得从头开始,变Cheng人身估计是不可能的了,就算我用仙法强行把你幻化Cheng人,你现在的草木体质也承受不起呀。这可怎么办呀?”女娃撅着她娇艳欲滴的小嘴,颦着如烟般好看的眉,陷入了沉思。

看着她郁闷的快把眉都打成结了,皱巴巴的小脸憋的通红,我差点就忍不住劝她别想了,可是我的未来就全在这小萝莉身上了,我一狠心,我一跺脚!就当没有看见算了!(当然,脚好像也不知道死哪儿去了!)

一刻钟过去了。。。。。。

半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转眼一天也过去了。。。。。。

我终于意识到了精卫的“意志坚强”和“锲而不舍”。精卫鸟填海都填了几万年,意志那是绝对的坚定,恒心那是无比的充足。果然课本不欺我啊!必须打住了,再不打住的话,她又不知冷暖、饱饿,说不定在我身边一站就是好几十年,到时候她就是想出来了,我怕我也没命享了。

经过我反反复复的分析,劝导,威胁,恐吓,终于在三天以后,女娃被我的“诚意”打动,决定向我们的父王——太阳神以及农神炎帝求助。然后迅速的变身,飞走,一气呵成。连再见我都没来得及说。

从这四天的交流中(主要是我问她答),我知道了炎帝乃四方天帝之一,是南方天帝,在火神祝融的辅佐下共同治理天南一万二千里的地方;

西方天帝是少昊,在水神共工的辅佐下共同治理天西一万二千里的地方;

北方天帝是颛顼,在冬神玄冥的辅佐下共同治理天北一万二千里的地方;

东方天帝是青帝伏羲,在九河神女华胥氏及Chun神句芒的辅佐下共同治理天东一万二千里的地方。

炎帝一共有四个女儿三个儿子。

大儿子炎居,二儿子柱,三儿子临魁;大女儿赤歌,二女儿炎典,三女儿瑶姬(也就是我穿过来的这颗草),四女儿女娃。

哇哈哈哈哈,我穿过来的老爸居然是炎帝耶!是四方天帝之一!我应该不用当草了吧!我终于可以过一把富二代的瘾了!哇哈哈哈哈~~~不要唾弃我,你们也来当颗草试试!

睁开眼时,自己沐浴在温暖的阳光当中,周围有着巨大的石块和无比高大、美丽的花草,几只仙鹤从空中飞过,从没有见过的各色的巨大的彩蝶在身边来回飞舞,空气清冽中带着丝丝甜味,仿若站在满地野花的雨后草原,远处是连绵葱翠的青山,脚下是一条蜿蜒澎湃的峡江,成百上千的山谷里的流水都聚积到峡江里,再一起奔流到远方。好美,我不经感叹,是死了吗?这里就是天堂了吗?果然,天堂的美景不是言语可以形容的。

等等。

脚下是江?!

我站在悬崖上?!

天哪!

我不自觉的向后退去,

可是,

我没能移动半分!

怎么回事?!我低头查看自己的脚,哦买噶!我在土里!脚呢?!

除了重重叠叠、青翠欲滴的叶子,我什么都没有找到。

我的手呢?我有些慌张的左右查找,可是入眼的除了无数的叶子就只有小小的黄色的花朵。

不是吧?!

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我在梦中变成了一颗草?!

“啊!!!!有没有人呀?!救命呀!!!”我狂叫,希望自己从梦中醒来。

但是,事实证明,现实,是无比残酷的!

在我呼天抢地的叫了两个小时后,在我嗓子都叫的冒出了烟以后,我不得不承认,我,姜瑶,好像是穿越了。

“这算是穿越吗?也太不公平了点吧!”我恨恨的说。

人家都是轻轻松松的穿成名门小姐,长得那是一个花容月貌,倾国倾城,在穿越后的世界里呼风唤雨、叱咤风云,坐拥无数美男。我可怎么就穿成一棵草了呢?!

“天哪!我又没有做什么丧尽天良的事情,公平点好不好?!”我沙哑着声音,不顾一切的喊着,那叫一个悲壮呀!

“姐姐?姐姐是你吗?”有细细的、惊喜的声音从空中传来。

我仰头,KAO!一只乌鸦!真倒霉,穿成颗草也就算了,还飞来只乌鸦触我霉头!

“我不是你姐姐!你没见我是颗草,你是只乌鸦吗?我们完全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没文化真可怕!我没好气的回答到。

“姐姐,你不认识我了?我是你的小妹女娃呀!”

“女娃?!你不如说你是精卫?!”

“是啊姐姐,我是精卫呀!难道你吸取日月精华,重修神智后,竟连我也不认得了?”

我,狂,晕!又搞什么飞机呀!精卫填海的故事好像是在我小学的课本里学过,说是这女娃是炎帝最小的女儿,女娃去东海游玩的时候,不幸被海浪打入了海底,她死后化为精卫鸟,常常衔着西山上的小树枝和碎石去填淹死她的东海。

她是精卫?我上下打量她。

虽然长得确实很像乌鸦不错,可是她的头部有着繁复美丽的花纹,嘴是如羊脂白玉精雕而成一般,足却是艳丽夺目的红,仿若能滴出血来。

真是一只好鸟呀!可惜没有吃过,不知道味道怎么样?我在心理感慨。没想到在悲惨的穿越过程中还能有幸见到神话中的精卫鸟。

“那个,你会法术吧?”我小心翼翼的问道。既然她都会说话了,来个大变活人的法术应该没有问题吧。我说不定就能变个人身出来,好过一动不动的站在这里吧。

“呵呵。姐姐你把所学的仙法都忘记了吗?”

转眼,一个美丽娇俏的十四五岁的少女站在了我的面前。如墨的黑发在两耳侧被美丽的金色莲花状发饰高高束起,齐齐的刘海被风微微的吹动,明媚的大眼睛水水汪汪,小巧高挺的鼻子,吹弹可破的肌肤没有一点瑕疵。项上套着个羽毛样式的精美黄金项圈,身穿带金边的黑色小肚兜,金边上绣着复杂的莲花暗纹,下着前短后长的黑羽裙,手戴黑羽金莲的美丽护腕,脚踏同样黑羽质地的金莲装饰的小短靴。一个转身,带起花瓣、彩蝶无数,身后的三条长长的如火般鲜艳的羽翎随风飞舞,美到了极致,可爱到了极致!我看得痴了!**萝莉呀!

“姐姐不会是真的忘了吧?我们四姐妹中,就属姐姐最漂亮,最得父王宠爱,今天怎么看我的本相都痴了呢?”女娃掩嘴娇笑到。

“呃?”我穿成是她姐姐了?那我应该能变身Cheng人吧?!

“那个,女娃妹妹呀。你看,你能不能把你可怜的姐姐我也变Cheng人身呀?”我使劲的眨巴着变成草以后就不知道在哪儿凉快的眼睛,做小狗摇尾乞怜状。

“忘记仙法了?那修炼也得从头开始吧?这个有点麻烦耶!姐姐才刚刚吸收了千年的日月精华,自行修炼出了意识,可是前世的记忆已不复存在,仙法的修炼估计得从头开始,变Cheng人身估计是不可能的了,就算我用仙法强行把你幻化Cheng人,你现在的草木体质也承受不起呀。这可怎么办呀?”女娃撅着她娇艳欲滴的小嘴,颦着如烟般好看的眉,陷入了沉思。

看着她郁闷的快把眉都打成结了,皱巴巴的小脸憋的通红,我差点就忍不住劝她别想了,可是我的未来就全在这小萝莉身上了,我一狠心,我一跺脚!就当没有看见算了!(当然,脚好像也不知道死哪儿去了!)

一刻钟过去了。。。。。。

半小时过去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

转眼一天也过去了。。。。。。

我终于意识到了精卫的“意志坚强”和“锲而不舍”。精卫鸟填海都填了几万年,意志那是绝对的坚定,恒心那是无比的充足。果然课本不欺我啊!必须打住了,再不打住的话,她又不知冷暖、饱饿,说不定在我身边一站就是好几十年,到时候她就是想出来了,我怕我也没命享了。

经过我反反复复的分析,劝导,威胁,恐吓,终于在三天以后,女娃被我的“诚意”打动,决定向我们的父王——太阳神以及农神炎帝求助。然后迅速的变身,飞走,一气呵成。连再见我都没来得及说。

从这四天的交流中(主要是我问她答),我知道了炎帝乃四方天帝之一,是南方天帝,在火神祝融的辅佐下共同治理天南一万二千里的地方;

西方天帝是少昊,在水神共工的辅佐下共同治理天西一万二千里的地方;

北方天帝是颛顼,在冬神玄冥的辅佐下共同治理天北一万二千里的地方;

东方天帝是青帝伏羲,在九河神女华胥氏及Chun神句芒的辅佐下共同治理天东一万二千里的地方。

炎帝一共有四个女儿三个儿子。

大儿子炎居,二儿子柱,三儿子临魁;大女儿赤歌,二女儿炎典,三女儿瑶姬(也就是我穿过来的这颗草),四女儿女娃。

哇哈哈哈哈,我穿过来的老爸居然是炎帝耶!是四方天帝之一!我应该不用当草了吧!我终于可以过一把富二代的瘾了!哇哈哈哈哈~~~不要唾弃我,你们也来当颗草试试!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