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世逍遥农场》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异世逍遥农场

异世逍遥农场

编辑:飒秋 2019-03-21 09:14:45

异世逍遥农场

《异世逍遥农场》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异世逍遥农场 即可阅读全文

《异世逍遥农场》小说简介

异世逍遥农场是由飒秋书写的一部玄幻言情,农场种菜,逍遥自在。  这是一个只有魔法的世界,身怀古代武学的冷曼欣无意间附生在废材的纨绔贵族女子身上,附带着一只锈迹斑斑的戒指。  原本的纨绔女好色又贪玩,附生后的冷曼欣对男人无爱。当身体的主人招惹的祸端找上她时,身怀农场和古代武学的冷曼欣冷眸一扫,双臂一挥,王八之气喷发,让一干小弟摆平。  她,武技学的创始人,全世界最富裕的土皇帝,全系法神,又身怀农场……  这样一个女人会造成什么样的动荡呢?

精彩章节试读:

38路公交车总是如此拥挤,无论是早中晚都没有空闲的时候。窒闷的空调味道,男人的汗水味道,以及杂七杂八的味道夹杂在一起,就像打翻了臭豆腐坛子,让人无法忍受。在众多路人甲当中,这个故事的女主角混在里面。

冷曼欣是一个标准的宅女。除了买菜的时候,她几乎足不出户。她的身上套着宽松的汗衫,那头泛黄的青丝如同稻草般地披散着,戴着厚重的黑框眼镜,根本就是一个不起眼的平常角色。这个女子芳年十八,正值青Chun年华。她没有父母,也没有兄弟姐妹,是一个无牵无挂的孤儿。

嘎吱!到站了。冷曼欣必须灵活地挤向门口,否则又要多跑一个站。她用吃Nai的力气挤到门口,历经重重困难才抵达目的地。正在这个时候,一双不规矩的手伸向她的荷包。冷曼欣伸出空闲的左手,紧紧地捏住那只不规矩的手,狠狠地拉了一把。

“啊!疼……疼……”一张面黄肌瘦的小脸露了出来,他可怜昔昔地看着冷曼欣。这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男孩,全身污泥,看不清他的容貌。他长了一双水灵的眼睛,如果是普通人,早就败在他的双眸之下。

冷曼欣面无表情地看着他,丝毫不觉得他可怜或者值得同情什么的。她抬起小男孩的手臂,冷道:“自己交出来,不需要我用刑了吧?”

小男孩用可怜的眼神看着她,颤抖地说道:“姐姐,我已经几天没有吃饭了。”

冷曼欣冷笑,说道:“我一周不吃饭也是常事,几天没有吃饭饿不死人。把东西拿出来。”

“姐姐……”小男孩委屈地看着她,缩了缩身子,颤抖地说道:“你就可怜可怜我吧!”

冷曼欣挑眉,讥嘲地看着面前的孩子,淡道:“我可怜你,谁可怜我?我说最后一次,把-东-西-拿-出-来。”

冷曼欣和小男孩的争执引起许多人的注意。众人纷纷用不善的眼神看着冷曼欣。对方只是一个小孩子,而且这么可怜,她居然如此没有爱心,还步步紧逼,实在太可恶了。讨论声越来越大,有意无意地传入冷曼欣的耳朵之内。冷曼欣充耳未闻,这些人的态度与她有什么关系?

小男孩摊开手,交出从冷曼欣的荷包里掏出来的东西。那是一枚戒指,锈迹斑斑,样式丑陋,实在没有看出来有任何价值。

冷曼欣取回自己的东西,没有多看小男孩一眼,提着大包小包下了车。小男孩一直看着她的背影,那双黑眸不停地闪炼着,露出怪异的笑容。

走在熟悉的小道上,冷曼欣的心中又升起奇怪的感觉。她讨厌这种感觉,仿佛全世界只剩下她一个人似的。从十岁开始,她就习惯了孤身一人。这些年已经习惯了一个人宅在家里打游戏,看小说和偷菜。最近不知为何,那种孤寂的感觉越来越强烈,让她的心情越来越烦躁。

现在天色已晚,整条小巷子只有她的脚步声。走到巷子中央的时候,有两个人拦住了她的去路。这是一对年轻的男女,男的俊,女的俏,穿着打扮即时尚又高雅。冷曼欣早就发现了他们的存在,只是没有留意。她习惯无视别人,因为她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朋友和亲人,别人与她没有任何关系。

“冷-曼-欣,你叫冷曼欣对吧?”那个漂亮的少女高傲地说道,“我叫冷秋雪,想和你谈谈。”

冷曼欣抬起眸子,淡淡地扫视两人,没有感情起伏地说道:“你叫什么与我有什么关系?我为什么要和你交谈?”姓冷?果然找来了。

“你姓冷,我们也姓冷,说明我们是亲人。”少年的声音很温和,比少女的态度强多了。

“天下姓冷的人多了,难道全是我的亲人?我没有亲人,我的亲人早就死光了。”冷曼欣无情地说道,“你们有什么事,说完离开,不要烦我。”

少女恼怒地盯着冷曼欣,仿佛受了巨大地侮辱似的。少年安抚她的情绪,平静地看着冷曼欣,说道:“你应该听说过龙威门吧?冷叔叔以前是龙威门的堂主,掌管着秘籍和内堂子弟的武学教育。如果当年不是发生那样的事情……”

“我没有心情听你们说故事。”冷曼欣打断少年的话,淡道:“废话少说,直接说明来意。”当年的事情?他们也有脸提吗?

“冷三叔离开龙威门的时候带走了镇门之宝,请堂姐把它交出来。”少年淡淡地说道,“门主有令,只要你交出虚空戒指,就让你恢复古武门人的身份,回到龙威门和大家一起学习武技。”

冷曼欣冷漠地挑起了眉头,冷哼一声,道:“我没有见过什么虚空戒指。”那枚破戒指害得她失去亲人,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找出来扔了它。

站在旁边的少女早就气得直跺脚,听了冷曼欣的话哪里还沉得住气?她按了一下腰间的彩色腰带,只见腰带变成一条软鞭,作势就要朝冷曼欣甩过来。

“无知的女人,今天就让你知道得罪龙威门的下场是什么样子。”少女甩动着鞭子,招招狠冽。

“小妹,不要对堂姐无礼,有话好好说。”少年在旁边喊道,“堂姐,小妹脾气暴躁,请不要和她一般见识。只要交出虚空戒指,此事一笔勾消。”

冷曼欣躲避少女的鞭子,身姿灵活,一改刚才的懒散模样。她提着有半个小孩高的袋子,动作轻盈地避开少女的攻击。听见少年的话,她在心中冷笑。一个扮黑脸,一个扮红脸,倒是好手段。可惜她不是无知的女人,不会相信他们的鬼话。当父母死在她的面前的时候,她就知道龙威门的人是多么卑鄙。

冷曼欣的表现让少女少年大吃一惊。他们看见她如此无害的模样,事先就给她贴上‘平凡人’的标签,没有想到这个貌不惊人的少女居然比他们更加利害。两人之所以能够接受这个重要的任务,是因为他们是同辈当中的佼佼者。如果这个女子回到龙威门,那么第一的位置就要换人坐了。

少女眼神毒辣,那双漂亮的容颜狰狞扭曲。可恶!她堂堂的龙威门大小姐对她客气,她居然当成福气。既然不肯合作,那么就不用浪费他们的时间了。她停下动作,收回鞭子,伸手从腰间取出一件小小的黑物。

“小妹,你想干什么?”少年惊讶地看着少女,吼道:“不要乱来。龙威门有规矩,同门不可自相残杀。”

“她又不是我们的同门,只要不说出去,没有人知道。哥,把她杀了,我就不相信从她的身上搜不出虚空戒指。”少女用**对准冷曼欣的胸口,冷笑道。

“原来这就是龙威门的作风,今天算是领教到了。”冷曼欣淡淡地看着少女手中的迷你**。古武派的传人居然使用**对付敌人,真是巨大的讽刺。看来古武派也折腾不了多久了。

“堂姐,把戒指交出来吧!反正你无法使用它,何必霸占着不放呢?”少年焦急地劝说道。

“我没有虚空戒指,你问一百遍也是同样的答案。”冷曼欣软硬不吃。

“找死!”少女气极,当即扳动了扳机。砰!尖锐的声音打破了黄昏时的宁静。

直到枪声响起,冷曼欣也没有躲避。不是她想送死,而是她发现无法移动身体。到底是怎么回事?冷曼欣真的不明白。她倒在血泊中,心有不甘。

尽管她对这个世界有埋怨,但是她也没有轻生的念头啊!她还有许多游戏没有打,还有农场的菜没有偷。到底是谁暗算她?她不可能无缘无故失去控制身体的能力,绝对有人对她不利。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她仿佛看见那个浑身脏污的小男孩的身影。

“这个白痴的女人,她为什么不躲?她的身手不是很好吗?”少女看着血泊中的女人,兴奋地挖苦道。

“事情变成这样,我们还是想办法找到虚空戒指,否则不好交代。”少年心生不忍,扭头不看死得无辜的冷曼欣。

两人在冷曼欣的遗体上翻找了半天,没有找到期待中的虚空戒指。两人气恼不已,又回到她的家里翻找了一通。没有人理会尸骨未寒的冷曼欣,反正已经确定她的身上没有虚空戒指,就不用掺合这件事情了。

冷曼欣躺在冰冷的地面上,袋子里的蔬菜滚落了出来,仿佛在悲叹她不幸的人生。

鲜血淌了一地,浸湿了她的短裤。只见一道银色的光芒冲向天迹,瞬间消失无踪。

书名:《珠光宝鉴》

作者:短耳猫咪

书号:2075296

简介:异能鉴宝,璀璨人生。

西罗城是傲龙帝国中众多微不足道的小城之一。大街上,小贩高声叫卖,冒险者比比皆是,还能看见几个为数不多的小贵族。此时此刻,地面上躺着一个浑身沾染着鲜血的女子,却没有人多看她一眼。

女子穿着华贵的贵族服,从衣服的款式来看应该是一位子爵。行人从她的身边经过,或者直接无视她,或者朝生死未知的她吐口水,以示自己的不屑。她俯在地面上,让人无法看见她的容颜。

天气酷热,头顶上的太阳无情地暴晒着下面的人们。偶尔看见几个人轻轻地弹了一下手指头,刹那间头顶上出现少量的雨水洗去他们额头上的热汗。还有人能够召唤风,能够召唤雪,能够召唤许多自然产物。

躺在地面上的女子无人问津,整整晒了一天也没有人理会,看来就算不会失血过多而死也会被晒成肉干。

突然,一直没有动弹的女子动了动手指头,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她觉得浑身无力,背脊热辣辣的,如同被别人鞭打了一顿似的。

“我还知道疼吗?难道我还没有死?冷家的那个女人不会连枪也不会开吧?”女人……不,应该称冷曼欣自言自语地说道。

冷曼欣想办法恢复体力,龟速地坐起来。只觉浑身疼得利害,随便动一下就有一种无法想象的痛苦。

不对劲!她中的是枪伤,应该只有胸口疼痛,为什么觉得身体上的每一个零件都快散架了?

“呀!她怎么还没有死啊?”经过的行人看见冷曼欣坐起来,惊讶地说道。

“如果我是她啊,死了反而一了百了,活着干什么,害人害已。”旁边的小贩厌恶地说道。

“嘘!她现在还是子爵,不要被她听见了。”有人神色恐慌地转移了视线。

冷曼欣好不容易坐起来,却没有办法睁开眼睛。听见路人的谈话,她皱起了眉头。好奇怪的吐音,英语不像英语,法语不像法语,更奇怪的是她居听得懂。她闻了闻手中的味道,厌恶地撇过了头。

天啊!这是什么味道?难道她掉进血池了吗?为什么这么重的血腥味道?

到底是怎么回事?这里又是什么地方?她可不相信那些只懂得聊张家长李家短的长舌妇已经懂得用高深的外语交流。这里必定不是她原来生活的环境。

难道冷家的混蛋趁她昏迷的时候把她带到其他地方去了吗?纵然是这样,她也没有道理听得懂这些奇怪的语言呀!

心中充满疑惑的她又看不见面前的事物,便产生一种惶惶不安的感觉。通过路人的谈话,心中已经有了最坏的猜测,但是不敢面对现实。

“小姐……小姐……你在哪儿啊?小姐……”苍老的声音从远方传来。

听见这道声音,冷曼欣的心中有了奇怪的感觉。她不明白如今的状况,只能平静下来理清思路。小姐?应该不是叫她吧!

“老威泰真是命苦,为什么非要跟着她呢?”行人甲说道。

“嘘!看来这个废物又死不了,咱们小心为上,不要得罪她了。”行人乙抓着行人甲的手远离这个是非之地。

冷曼欣能够听见许多人对着她窃窃私语。通过这些人的谈话,她越来越不明白是怎么回事。或许她已经明白了,毕竟她可是二十一世纪远近驰名的天才少女,但是她不敢接受这个猜测是真的。

“天啊!小姐,你怎么伤成这个样子?到底是谁竟敢伤害你?小姐,疼不疼啊?老威泰马上帮你疗伤,你忍一忍。”老人握着冷曼欣的手,声音急切,给她带来安定的力量。

老威泰是一名七十岁左右的老人,长了满头的白头发以及满脸的白胡子。他握着冷曼欣的手,很快就有一股暖流传入冷曼欣的身体,让她身体里的那些痛苦感觉快速消失。

当一张苍老憔悴的老人脸庞映入冷曼欣的眼眸时,她知道自己的人生产生了极大的变故。环视四周,看见长相迥异的人们,不得不接受原本就预料到的事实。

她穿越了!从行人的衣料和他们的谈话分析,这里应该是一个类似古代西方的国家。

没有想到她会遇见这种事情,这到底算是幸运还是不幸?或许离开那个没有留恋的地方是一种幸运,但是无法找龙威门的人报仇是大大的不幸。

路人的长相真奇怪,头发颜色各异,眼眸颜色各异。她不喜欢这些颜色,她可是正统的黄种人思想啊!老威泰的眼眸是灰色的,与他的白色系相配,看上去没有其他颜色那么惹人讨厌。

面前的老人长满了皱纹,握着她的手长满了茧子。他穿着衣不遮体的破烂衣服,与她华丽的贵族服形成鲜明的对比。看见冷曼欣醒来,他呵呵直笑,让她想起曾经见过的一位非常友善的老人。

她坐在地面上,衣服上血迹斑斑,地面上也有很多污血。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只是觉得挺讽刺的。她死在大街上,又从大街上活过来。死前流了许多血,重生后又要面对这么多血。果然是因果循环,人生充满了意外啊!

“小姐,咱们回旅店吧!只要洗一个澡,小姐又可以漂漂亮亮地玩耍了。”老威泰笑道。

“嗯。”冷曼欣很想告诉他认错人了,但是看着陌生的环境以及四周不怀好意的人们,她觉得面前的老人是她唯一觉得信得过的人,只能淡淡地应了一声。洗澡是她目前最想做的事情。至于她是谁,又是谁伤了她,她相信面前的老人能够给她一个合理的解释。

巴里兰旅店是全国最好的旅店,各个城市都有他们的分店。想在这里居住,除了金币之外,还需要一个必须的条件,那就是爵位。

此时,两个衣冠整洁的俊美男人拦住了冷曼欣和老威泰的步伐。他们神色冷漠,说话的语气没有任何感情起伏,如同一台机器人。在他们的脚下,三个大小不一的包裹躺在地面上,明确地表明他们此时此刻的意思。

“这是怎么回事?”老威泰憋红了老脸,气呼呼地说道:“我们订了房间,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

“很抱歉。和你们同行的大人把你们的钱都输光了,还退了房间,你们已经没有资格入住巴里兰旅店了。”美男甲说道。

“那么我们的行李呢?我们有一辆马车,十包行李,为什么只给我们三个包?”老威泰脸色难看地说道。

“很抱歉。和你们同行的大人把你们的行李变卖了,现在只剩下这些东西。”美男乙说道。

“你们竟敢把我们的行李交给别人,难道你们旅店连客人的权利也无法维护吗?”看着老人着急的样子,冷曼欣心中不悦。

在路上,她看见许多奇怪的东西、奇怪的建筑、以及奇怪的人。她已经接受自己成为穿越者的事实,毕竟她没有少看此类小说。只是她欣赏的女主角都成了王妃皇后之类的,她没有见过穿越到魔法世界的故事。

“很抱歉。小姐亲**待过,随便那位客人吃喝玩乐,一切算您的。小的只是顺从小姐的吩咐而已。”美男甲淡道。

冷曼欣皱眉,想要反驳,又不了解实情。以前的她到底是谁,为什么不长脑子的?

“哎呀,看看那是谁?那不是帝都鼎鼎大名的冷家大小姐吗?她怎么沦落到这个地步了?”从饭店里走出来一个衣装光鲜的中年男人,他指着冷曼欣嘲笑道。

“你不知道吗?她竟敢调戏大王子,又想用**迷昏三王子,被王后娘娘发配到开元城。”

“什么……开元城?快走快走,远离这个瘟神。”原本围观看戏的人做飞鸟状散开。

“小姐,咱们走吧!世态炎凉啊!”老威泰驼着大包小包行李对冷曼欣说道。

当天夜里,冷曼欣和老威泰拖着三个包在荒郊野外住了一晚。看着老威泰磨破的脚,冷曼欣突然有一种心酸的感觉。

到底有多久没有这种复杂的感觉了?这些年独自生活,她已经不知道如何和别人勾通。面前的老人让她觉得很安全,连一直封印的心也温暖起来。

“老威泰,我到底是谁?”冷曼欣淡道:“我记不得了。”想起白天听到的消息,什么调戏大王子迷昏三王子的,让冷曼欣气结。这具身体的主人到底是什么货色?

老威泰正在烤鱼的动作停了停,惊谎地赶过来,急切地询问道:“小姐,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是不是白天伤得太重了?”

“我没有不舒服,只是有许多东西记不得了。”冷曼欣淡道:“可能伤了头,失去了记忆。”

老威泰愣了愣,脸色多变,最后叹了一声,说道:“忘了也好,或许小姐能够过得更加快乐。”

老威泰断断续续地介绍着冷曼欣的身世。

这是一个魔法世界。每个人自出生起就有魔法元素,区别在于天赋如何。冷曼欣是冷家大小姐。冷家是为数不多的古系贵族之一。所谓的古系分为七大家族,其中为李家,王家,刀家,宫家,成家,冷家和公冶家。除了七大家族外,这里的人的姓系以及长相与西方国家差不多。

冷曼欣曾经是一位天赋极高的女子。她七岁的时候被人刺杀,从此与魔法元素无缘。从此以后,原本围绕在她身边的冷家子弟开始对她冷嘲热讽,她在冷家的地位也一落千丈。

冷曼欣惭惭地变了。原本爱笑的她开始板着脸,什么事情让人厌恶就做什么事情,甚至做出了强抢民男的事情,也是赌场和妓院的常客。

冷家以她为耻,无论是爷爷、父亲和叔叔伯伯都厌恶她的存在。这次的调戏事件只是一个幌子,他们早就想把她发配到远方,以求眼不见心不烦。

西罗城是开元城的邻居,冷曼欣在赶路的时候遇见一个特别俊美的男子,老毛病又犯了。她花了大把的价钱讨这个男子的欢心,还在最好的旅店里订了房间,想和男子单独相处。没有想到男子不但骗了她的钱,还差点杀了她。

听了这个故事,冷曼欣暗自骂了一句窝囊废。因为失去魔法元素就自暴自弃,这也太无能了。幸好她霸占了这具身体,否则不知道多少人会继续承受她的残害啊!

从今天开始,她冷曼欣代替她活着。就让她来告诉她,一个失去魔法元素的废材如何惊天动地地活下去。

书名:《珠光宝鉴》

作者:短耳猫咪

书号:2075296

简介:异能鉴宝,璀璨人生。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