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灰太轻狂:帝尊,不约》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炮灰太轻狂:帝尊,不约

炮灰太轻狂:帝尊,不约

编辑:杜了了 2019-03-19 22:10:40

炮灰太轻狂:帝尊,不约

《炮灰太轻狂:帝尊,不约》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炮灰太轻狂:帝尊,不约 即可阅读全文

《炮灰太轻狂:帝尊,不约》小说简介

炮灰太轻狂:帝尊,不约是由杜了了书写的一部玄幻言情,前世,她一身灰袍含恨而亡。昔日炮灰重生,开启神秘玉佩得传承,洗出绝顶经脉,一袭红衣崛起登上巅峰。迫害她的,阻碍她的,算计她的,死!!手有玉佩,探知无数宝贝,统统不客气收下。她皱眉看向面前的男人,淡淡道:“不好意思,手误,拿错了,你可以走了。”天知道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被她收了过来,赶忙扔了。“夫人别闹了,回家吧,家里你最大。”

精彩章节试读:

东洲,修士的集聚地,其中流云派为第一大派,实力雄厚,资源丰富,为众修士所仰视,为了成为外门弟子无数修士都会挤破了头。

流云派内门弟子只收二十岁以下,这还需要考核,年长的一般也只能够入外峰。想要从外门弟子晋级为内门弟子,更是无比的艰辛,有的修士终生都不得愿。

此刻,只见天际划过几道亮光,随即落入流云派内峰,不等流云派弟子猜测,又见一道亮光歪歪扭扭的划落进去。众人看得真切,后面那人正是凌云峰首座凌迹尘的记名弟子,木冰云。

那么先前那几人的身份他们也想到了,据说是凌迹尘的亲传弟子木风雪进去南荒历练,照这个样子看,怕是出了大事了。

外峰的弟子一个个紧张了起来,面色有些担忧,木风雪可是千年难遇的天才,仙级木脉。

天赋好,又得人喜欢。据说等到木风雪已经到了玄王境界,快与凌迹尘结为道侶了。修士没有那么多讲究,一切由实力为主。

没有人想起,最后进去的木冰云,那道歪歪扭扭的光芒,是否安安稳稳的回到了里面,

凌云峰,一间小小的屋子,屋子的门紧紧地闭着,周围不染一点尘埃。

榻上一灰袍女子盘膝而坐,面色无比的苍白,一头青丝随意被一根木簪挽着,显得朴素至极。眉色带有一团黑气,显然是中了厉害的毒。这便是木冰云,木风雪的表姐,凌迹尘的记名弟子。

木冰云突然睁开眼,眼中万分复杂。

手中出现一瓶丹药,这是她偶然得到的万毒丹,只要她服用,便可解毒。

这次历练本就是木风雪的计划,想将她置于死地,她不再是那个什么都不懂的木冰云,木家的废物了。她的存在已经让木风雪感到了危机,木风雪是一个骄傲的人,是不会允许有人超过她。

只是木风雪没有想到,想要弄死的炮灰,却让她自己也命悬一线了。此刻的木风雪,半条腿儿都进去了棺材了吧?

木冰云嘴角掀起一抹嗜血的笑意,木风雪,败坏她名声,次次都将她推入悬崖,如不是她警醒,也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嘭——”

一声巨响,小屋子的门开了。飞快地闯入七道身影,七人顿留在木冰云的眼前,严正以待的盯着她,看似随意的站法,却是将她的退路封死了。

她抬头,穿过朦胧的光线,视线落在了一位身着月白袍子的男子身上。男子生得俊俏极了,尤其是那一双沉着又深情的眸子,不由自主的就让她陷入了进去。

忽然间感觉到周围好几道鄙夷的视线,嘴角不由嘲讽。木冰云啊,你还没有看清吗?

眼神渐渐地恢复了清明,这些都是木风雪的爱慕者,来自各个门派的天之骄子,纷纷拜倒在木风雪的裙下。

“木冰云,听说你有万毒丹,你需要什么,我拿东西给你换。”欧阳漓一脸迫切的说到,面色还有些担忧,若非是情况紧急,他也不会便宜了这个狠毒又贪婪的女子。

木冰云天赋不好,人又恶毒,流云派上上下下,都极为讨厌她。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竟然达到了玄王境界。

木冰云没有说话,目光一直没有从凌迹尘的身上挪开。

“首座,你们这是?”木冰云眨了眨眼,装作什么都不明白,那脸上尽显天真,更是让几人憎恶不已。果然外界传言不假,这木冰云有图谋凌迹尘之心,虽然他们与凌迹尘是情敌,但也觉得木冰云给凌迹尘提鞋都不配。

凌迹尘没有言语,倒是另外一男子走到了木冰云面前,冷漠的说道:“万毒丹,交出来。”

“呵呵,傅习凛。”木冰云突然笑了出来,也就傅习凛才会这么直截了当。厌恶她也厌恶得这么直接,她都忘记了,她原来和傅习凛还是朋友的。

不知道什么时候,她被所有人厌弃,身边的人一个个离去,一个个针对她。

木冰云强行忍着身体的不适,斜躺了下来,眉宇间还有些妩媚,让几人皱了皱眉头,随即认为此女不仅讨人厌,行为也不检点,当真该死。

只是,雪儿的Xing命还危在旦夕。

木冰云脸庞带着笑,苍白的脸庞让人更加的怜惜,然而却对这些人没有用。他们心系纯真的木风雪,木冰云不过是一个妖精,狠毒的女子,哪里比得上木风雪。

“首座,你觉得我哪里不好?”

木冰云挑眉问道,凌迹尘抿了抿嘴,不作答。

木冰云笑了,眼角带着些泪光:“今生,我做错了一件事,便是遇见你。”

“冰云,把万毒丹给我吧,我收你为亲传弟子。”终于,凌迹尘还是开口了。不管怎么样,一定要救回雪儿。

木冰云眸子冷了些许:“首座,你说我为何要成为你的亲传弟子,是为变强?是为长生?是贪婪?”

“你想怎样?”凌迹尘皱眉,冰云太任Xing了,“不管怎样,先救雪儿吧!”

木冰云闭了闭眼,胸口总觉得有些闷,声音也嘶哑了:“首座,凌迹尘,你是要我的命吗?”

“只要你愿意将万毒丹给雪儿,我会想办法救你的。”凌迹尘信誓旦旦的说道,木冰云都快要笑出眼泪了。

“那好,凌迹尘,我看上你那件祥云羽衣,给我!”木冰云猛然抬头,声音提高,话语一落,就让几人鄙夷,果然是个贪婪的女子。祥云羽衣,是凌迹尘给木风雪准备的。她还是第一次抢木风雪在乎的东西,果然抢别人的东西,很爽!

凌迹尘犹豫了一下,手中便出现了一件泛着光芒的衣裳,那些光芒远远的看去,真的像是祥云,若是让女子穿上,怕真如那飞天仙子了。

木冰云并没有将视线落在祥云羽衣上面,红唇微张,勾了勾手指:“凌迹尘,你是什么时候喜欢木风雪的?”

她先认识凌迹尘,想办法进入了流云派,又费尽心思拜入他的门下,做了记名弟子。

凌迹尘说,她天赋虽不好,但有一颗坚韧之心,他颇为欣赏,这样的女修十分难得,若她能够在千年内达到玄王境界,便与其皆为道侣。

她信了,修炼更加的奋力,可是没过两年,木风雪出现在他的视线,理所应当的成为了他的亲传弟子,而他再也不接近她了。

“雪儿是没有心机的女子。”纯真得让人不得不喜欢,没有理由不喜欢。天赋好,Xing格好,如此完美的女子。

对于木冰云,他应该只是欣赏。

木冰云冷笑连连,没有心机?倒是会装,骗过了所有人。不得不说,木风雪很聪明。

“你过来。”

凌迹尘愣了一下,还是走了过去。

木冰云慢慢的起身,与其平视:“万毒丹只有一粒,除此之外,中了这毒的人,便会没命了。凌迹尘,我再问你一遍,你还要丹药吗?”

木冰云咬了咬红唇,不知道为何,就算知道结果,不听他亲口承认,她总是不甘心。是啊,真的好不甘心,为什么木风雪有那么多人喜欢了,还要将她唯一的人,也狠心的抢夺去了。看着自己守了好久好久的大白菜,突然被一头猪给拱了,相信谁都会不开心的。

是她实力不及吧!

修士,看中的不就是实力吗?

“冰云,”凌迹尘蹲了下来,摸着她乌黑的发丝,声音也变得柔和了,令木冰云一下就松懈了下来,突然她只觉得整个人都无法动弹,笑着看着,只见他一脸愧疚的说道:“抱歉,冰云,雪儿必须活着。等雪儿醒了,我会想办法的。”

她只觉得手中一轻,那万毒丹就落入了凌迹尘手中。

她低着头,不再看他,再抬头,笑了,笑得就像那盛开的罂粟花,红的妖冶,眼角流露淡淡的泪水。

“凌迹尘,永别了,黄泉路,我就不等你了。”

不急,她要等着她的烟花爆竹盛开了,来祭奠她离去。凌迹尘不敢看她的眼,飞快地涌向一座精致的院落。

“轰——”

“轰轰轰——”

凌云峰上突然一声声巨响,惊动了所有人,下意识的仰望,顿时惊呆了。只见那峰上,升起一朵朵美丽的烟花,那烟花又飞快地散开。烟花很美,上面的字让整个流云派都震动了。

“凌迹尘,我以生命诅咒,来生,你我再无交集。”

木冰云在烟花的声响沉睡了过去,她得意的想,凌迹尘,你看,你喜欢的道侶炸开了,成了烟花,还那么好看吗?

当然,没有人会答应了,那些人都死了,包括凌迹尘。

“她死了吗??”

“看样子还有气,没死,这个野种命倒是大。”

一个侍女装扮的女子,狠狠地往地上娇小的身体踩了一脚,正巧踩在了脸上。原本不动的身子,突然睁开了双眼,抬起头来,盯着那个想要再次往她身上招呼的恶毒侍女。

木冰云脸颊红肿着,疼痛传来,终于让她觉得没有在梦境中。这一幕,是多么的熟悉啊!

当年,木风雪不惜一切代价都要败坏她的名声,时不时的替她招恶,尤其还会在背地里唆使下人欺辱她。这些是她后来才想明白的,木风雪隐藏得很好。

在外,木风雪是木家的天才,是冰清玉洁的女子。不过区区几岁,就让整个东洲都记住了这个小小的女子。

然而在她这里,木风雪就是一个恶魔,使得她在木家的日子无比的艰难。

眼前这个一脸嚣张的侍女,便是木风雪专为她准备的。

“她居然醒了?”

周围的小厮不由发出惊叹,“以往都是我们走了后,才敢慢慢的爬起来,躲到那间破屋子中疗伤。今日,这野种倒是醒得早,谷香姐姐,莫不是你这次下手轻了?”

众小厮闻言,顿时乐得哈哈大笑。

谷香本就有些疑惑,她平日被恭维习惯了,哪里受得了这般嘲笑。也不理会方才木冰云的奇怪,抬腿就往木冰云的头上踢去。

众小厮惊呆了,谷香虽是一个侍女,到底是武者四阶,而木冰云这个野种只有武者一阶,这一脚要是下去了,木冰云就算不死,离死也差不多了。

众人没有阻止,一个不被家主重视的野种罢了,死了就死了,家主可不会心疼。

不仅不阻止,还一副期待结果的样子,让木冰云再次相信,她,木冰云,重生了。

耳边闪过劲风,谷香的攻击已经袭来,她现在只有武者一阶,对方武者四阶,怎么都无法挡过去。

来不及多想,在谷香的攻击快要到头上之时,木冰云双腿一蹬,翻了个身,用双手主动的去接谷香的攻击。

这一个动作让所有人都惊呆了,同时露出轻蔑呢眼神,野种这是找死吧?

谷香冷冷一笑,攻击不减。

“嘭——”

两两相撞,如众人所愿,听到一声“咔嚓”,木冰云就倒飞了出去。重重地摔落在柴堆上,不再动弹。

“谷香姐姐威武!”

“谷香姐姐威武!”

见此,众人一脸谄媚的恭维起来。谷香能够在风雪小姐身边做事,不是没有原因的。

谷香伸了伸腿,一脸神气,看到众人的神色,满意的抬腿就走了出去。至于被她一脚踢到柴堆里面的木冰云,并不是她在乎的。

木冰云不死,她下次再来。

木冰云死了,她也不怕,风雪小姐一定会帮她善后的。虽然风雪小姐只有七岁,但其智商不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能够比得上的。

原本风雪小姐在五岁前,也只是比较聪慧罢了。后来在与这个野种争执之后,落水醒来,Xing情大变了。

不过这样的风雪小姐,她也跟着沾光,只要跟着风雪小姐做事,一定是少不了好处。

待到众人离开了这座像柴房的破院子,在柴堆中,木冰云仰躺着,身上的疼痛并没有给她带来多少知觉。在前世,她为了突破,大大小小的伤都受过,已经布满了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比这个疼上千倍,万倍,她咬咬牙也都过去了。

双目盯着蓝色的天空,看着飘动的云。

嘴角弯弯,她还是觉得有些像是在做梦,老天居然让她重生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