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初嫁有点难》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都市言情 > > 吃货初嫁有点难

吃货初嫁有点难

编辑:七赋 2019-03-19 20:33:36

吃货初嫁有点难

《吃货初嫁有点难》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吃货初嫁有点难 即可阅读全文

《吃货初嫁有点难》小说简介

吃货初嫁有点难是由七赋书写的一部玄幻言情,教官:修炼了一个月了,我要检验你们的成果。杨乐。  某小盆友:到,教官我已经能发出小火球了!  教官:王莲莲。  某小盆友:到,我能在背上长出小翅膀了。  教官:秦栗。……你会什么了?  秦程:我,能种出来白菜了…她弱弱举手。  她这辈子应该是饿不死了吧?  某日,小包子问爹爹,“爹爹爹爹,娘亲为什么会嫁给你呢?”  爹爹笑而不语。  于是小包子跑去问娘亲。  某女顿时炸毛:“那个骗子!用一颗糖豆把我骗回家的!”  小包子……“娘亲也太好骗…”(娘亲和爹爹一定是真爱。什么都不要就嫁给爹爹了^ω^)  某女弱了:……“他说是仙丹…”  噗嗤!小包子吐血。  吃货果然很好骗!

精彩章节试读:

秦栗坐在门前的树墩上打瞌睡,两只小手撑着下巴,脑袋小鸡啄米一样点着。

“砰!”啊,好痛!她倏然睁大眼睛,四脚朝天的仰面栽倒在地。迷茫的完全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

额头好痛…一定又肿了。

“我让你练功,你练的是睡功?”秦程英俊的脸居高临下的出现在她的视线,满脸的恨铁不成钢。

小秦栗爬起来坐在地上,大眼睛一包泪的看着他,无声的控诉。

看见女儿这个软弱样秦程就怒,顿时开启了轰炸模式:“你说我堂堂青云级大高手,四岁时就开启了天赋,六岁就去了修炼场学习,九岁就已经是初窥级天灵者…”

他说到这,秦栗稚嫩的声音就接口:“十二岁就达到了入径级别被称为小天才,十五岁到达中庸,十九岁进入小成境。

二十三时进入大乘境,二十八时已经是名动一方的扶摇级高手,三十六岁时成就青云,老子这么厉害,没想到一时不察多出来我这么个六岁还没显露天赋的笨蛋…”

秦栗声音软糯,语气无聊外加不耐烦,说完后眨巴眨巴眼。

可关键什么是一时不察?下一秒见老爹神色阴云密布,顿时暗觉糟糕,爬起来就想跑。

奈何人小腿短,才两步就被大手抓住了衣领,秦程双眼喷火,勃然大怒。

“好你个小丫头片子,还敢学你老子!懂不懂什么叫做尊敬长辈?晚上不想吃饭了是不是?我说了那么多你怎么就记住这些了?怎么就没记住我要你每天练功?”

秦栗捂着耳朵,小脑袋耸拉着接受老爹口水洗礼,白嫩嫩的小脸上委屈的扁着嘴,要多可怜有多可怜。

终于等老爹训斥完了,小包子秦栗眼泪汪汪的远离坐在木墩上,小小声的对着自己抗议道,“你每天对着我说好几十遍,任何人都记住了…”

随即身后响起震天响的咆哮:“臭丫头你给我滚过来!你刚刚说什么??!”

秦栗吓得兔子一样蹦起来,迈开小短腿就跑了。

若是再被老爹抓住,就不是念叨半个时辰了,她到晚上吃饭前都不要安生了。

看着一溜烟跑远的小小身影,秦程呼哧呼哧的喘着气,“真是气死我了,怎么就不明白老子的良苦用心呢?女孩子将来要有强大的武力值才能找到好婆家,要不然怎么驾驭夫君?”

想那遥不可及的未来自家女儿因为武力值不强大被婆家狠狠欺压,秦程便觉的成了心病,越发坚定信念,女孩子果然还是强壮些才行!

秦栗跑了好远还能听见老爹的咆哮声,小心脏扑通扑通的,老爹是不是什么大高手她不知道,只知道老爹的神吼功越来越出神入化。

“丫头,别听你爹吹牛,来,上大叔家吃晚饭,大叔今天猎了斑斓鸡。”大梁从家里出来远远的招呼着秦栗。

这个村子本就小,偏偏秦程嗓门大,每次发脾气声音都能传到好远,于是事后半个村子就都能知道了。

一听到斑斓鸡秦程沮丧低落的情绪瞬间一转,雨过天晴的颠颠去了。

“小栗子,你来啦!我阿爹今天猎到了好多好吃的东西呢!”小梁双眼放光的蹦跶过来,比秦栗高出一个头的小身板健康的黝黑黝黑的。

说完小屁孩有些不好意思的从裤兜里摸了摸,摸出一根彩色的长羽递了过来。

也不知道在裤兜里塞了多久了,原本柔顺的羽毛变得卜灵卜灵的。

看见翎羽变成这样,小屁孩有些害羞的挠挠脑袋,早知道刚拔下来就给小栗子送去就好了。

小栗子眨眨眼,很欣喜的接过来,软软糯糯的道谢,让小屁孩瞬间脸红了,更加不好意思起来。

斑斓鸡之所以叫这个名字就是因为它独特的尾羽,能在阳光下渐变出七彩的颜色很是漂亮,有一回她去城里看见城主的女儿就穿着用斑斓尾羽纺成的线做的裙子,可漂亮了!

“鸡好了,我们快去吃吧!”小梁小屁孩拉着秦程就上了桌,黑乎乎的小手不管洗不洗就上去抓了一块,烫的直吸气。

秦栗马上去洗了手然后才安安静静的坐在凳子上,两手交叠目不斜视,有板有眼的等着大人一起吃饭。

大梁媳妇端着最后一个小菜出来时就看见小包子乖乖巧巧的样子,被萌的一塌糊涂,说了很多次了不用讲究那么多,偏偏小包子每次都有模有样的说不行,爹爹说要有礼貌。

就这一点大梁媳妇就觉得秦家汉子不像个村里人,长得真是好看,听说还会识文断字,年轻时一定见过世面。

这秦家汉子哪里都挺好,只是…

大梁媳妇想起秦家汉子训斥秦栗的话忍不住嘴角抽搐。

就是太能吹牛了一点…

他们都没听说过什么青云级。

“狗剩!狗剩!小栗子来了是不是?”门外一个十岁男孩跑进来,身上背着一捆长草,手中还提着割草刀。

“说了几遍了,我叫梁石,不要总狗剩狗剩的叫!”小屁孩脸都憋红了,半晌才蹦出来这句话,把大梁媳妇逗的直笑。

狗剩那都是小时候的名字了,怎么都说了那么多次了王喜还不记得!小梁怒瞪着眼睛。

小孩子大概都有过自己已经长大的时候,特别喜欢摆成熟,装大人,殊不知也就七岁谁看都觉得是小孩。

“知道了知道了狗剩,我是来找栗子的!”王喜蹬蹬蹬跑过来,将一只草编笼子塞进秦栗怀里。

“这是我抓到的,晚上会亮。我还要回去照顾我娘,有空再来找你玩!”说完也不等秦栗小盆友回话就脚底冒烟的跑了。

因为秦栗小盆友白白嫩嫩软萌软萌的,跟村里泥猴子们完全与众不同的画风导致了特别受欢迎,上到老头子老太太,下到七八岁五六岁小孩,有了好东西总是第一个想到她。

偏偏就是她家爹爹总是横挑鼻子竖挑眼睛的,各种看不惯,秦爹爹的理念就是:长歪成这样,弱不经风的,他以后怎么跟她死去的娘亲交代?

在家的秦老爹再次开始制定教育计划,不停给自己加油打气。

秦老爹有些心酸,将来某一天,他的教女之路可以写成一本励志奋斗史了。

秦老爹很忧心,一想到小丫头已经六岁了还没有任何天赋反应他就吃不着,睡不下。

人都浮肿了。

奈何这个小东西吃好睡好,没事跑出去找小伙伴玩耍一会,每到这个时候秦爹爹就格外心塞。

这么没心没肺的女儿铁定不是他的。

说好秦家的血脉要有远大抱负呢?说好秦家的人要有理想呢?

看着Chun卷一样裹着被子的女儿,包子她爹恍然想,她的抱负大概就是永远吃饱不起床!

秦栗小盆友懒洋洋的在床上滚了两圈,拍拍吃的圆滚滚的小肚子,感觉无比的幸福。

如果没有一旁虎视眈眈的老爹,肯定更幸福。

秦老爹坐在她对面用力的瞪着眼睛,一动也不动,快把她瞪出窟窿来了。

她小心翼翼的转头偷瞄,一眼就撞上了老爹毛骨悚然的眼睛,吓得“嗖”将头转过来,在老爹看不见的地方呲着小牙眼泪汪汪。

转的太快,脖子都抽筋了!

忐忑不安的秦栗脑子里开始各种脑补,不知道爹爹又在心里策划着什么,这样危险又不安的感觉怎么都像第一次被爹爹特训的时候。

秦老爹终于眼珠子动了,眼神有了聚焦。

“就这样办,明天我们搬家!”老爹拍板定案。他教不好总还是有别人可以教好的,女儿的终身大事可都在他身上呢!

秦老爹忽然觉的任道重远,压力好大。真是甜蜜的负担…

他重重点头,就这样,起身风风火火收拾包袱去了。

搬搬搬家??╭(°A°`)╮秦栗小盆友忧伤了,内心下着抑郁的小雨,连太阳都没有了。

她要去跟小伙伴们告别,她不能再跟他们上树摘果子了,也不能跟他们下水摸鱼了。

虽然她一直都是站在树下捡果子,站在岸上捡鱼的那一个。

“梁哥哥,我爹爹要搬家了,以后不能再跟你们一起玩了。”秦栗小包子睁着大眼睛,眼泪啪嗒啪嗒的掉下来。

小梁小盆友虽然吃了一惊,但是看见小包子哭的伤心立即慌了手脚,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

卷起袖子想帮她擦泪,看见袖口油腻腻的又怕把小包子白白嫩嫩的脸擦脏了,“你不要哭了,大不了以后我常去看你好不好?”

“去,去看我?真的?”小栗子抽噎着问,黑黑的眼睛在泪水下更加清澈发亮。

小梁豪气顿生,“当然,我肯定会去看你的,我还会带着王喜和其他人一起去看你。”

“嗯,那你们一定要来。”小栗子还是很难过,总算止住了。

“栗子栗子!我们来啦!”远远的欢呼声传来,几个小孩蹦跳着像淘气的兔子。

“怎么了?你怎么哭了?”几个孩子脸上近了发现秦栗红红的眼睛,喜色褪下去,转头看着小梁:“你不会是欺负小栗子了吧?”王喜一脸怀疑。

“我是男子汉,才不会欺负小姑娘!”小梁一脸的骄傲和不服气:“是小栗子要搬家了。”

“什么?搬家?”几人惊讶,“搬去哪里?以后岂不是再也看不见了?”

小包子刚刚止住的哭泣又忍不住了,眼泪大滴大滴的掉下来,哭的可怜兮兮的。

“你怎么又哭了?我以后肯定会带着他们去看你的,别哭了好不好?”小梁头都大了,他最怕女孩子哭了。

几个小伙伴忙保证,以后肯定常去找她玩。

就在小朋友们不知所措的时候,“女孩子怎么动不动就哭,真是烦死了!”几个小伙伴后面响起清脆的女孩子声音。

众小孩齐齐转过头去。

“你不也是女孩子?”王喜鄙视。

“就知道哭,哭能解决问题了?以后他们若是不去你不会回来?难不成你走了就再也不想回来了?”那女孩子凶巴巴的喝道,脸上又不满又嫌弃。

女孩子是村长家的姑娘,叫月见,据说出生那天阴了好几天的夜晚终于出现了月亮。

月见母亲本也是个温柔可人的村花,奈何这个小姑娘继承了她爹爹的Xing格,要强独立,又不会撒娇又不讨喜。

为此她母亲没少忧伤,自从秦栗出现以后月见母亲双眼放光,这才是她心目中娇娇嫩嫩的女儿形象啊!

遂有事无事就找小包子去她家吃饭玩耍,期待有一天女儿也能变Cheng人家那样。

可是月见小朋友总是看秦栗小朋友不顺眼,爱哭,还体弱,怎么都觉得需要人照顾,麻烦死了!那么娇弱怎么行?

这姑娘大概是整个村子里唯一支持秦程爹爹教女方案的人。看这哭哭啼啼的样子,果然还是不喜欢!月见小朋友用力翻白眼。更讨厌她了!

小包子睁着大眼睛,是呐,她还可以回来的么,顿时喜笑颜开不哭了。

“真是丑死了!”月见一瞪眼,从头上摘下一朵黄色的丝绒花不耐烦的塞在小包子头上,“戴着!哭的那么丑,你若说认识我我会觉的丢人!”

不哭还能不那么不顺眼点…

栗子伸出肉乎乎的手摸摸头上软软的绒花,开心的眉眼弯弯,早忘了哭的那回事了。她伸开小短胳膊就要抱抱:“月见你最好了!”

“走开啦!”月见小朋友顿时大叫,谁要跟她抱抱,讨厌的小孩!

“小栗子,我前天在山上挖了一个陷阱,如果捉到东西就送给你好不好?”小梁同志也想送什么给小栗子做礼物。

果然小栗子眼睛亮起来,“真的吗?我希望抓到一只斑斓鸡…一只小兔子也行…”

反正都很好吃~

几个孩子欢快的往山上跑去,丝毫不知危险已经靠近。

此时,在村外的后山上,“少爷快走!我们马上要被追上了!”几个中年人围着一个穿的清贵的孩子,“再往前就能到达源城,那时就安全了,少爷快走,属下们抵挡一阵。”

那个孩子看起来只有八九岁的样子,一双极其漂亮的眼里没有多少惊慌,沉稳的不像个孩子。他只是往远处看了看,眯起眼睛指了一个方向,“往那里走。”

“是!”几人愣了愣,快速掠去。

而那个方向,正是秦栗和几个孩子在的地方。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