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最强战尊》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幻想 > > 都市最强战尊

都市最强战尊

编辑:一念新生 2019-03-13 08:58:09

都市最强战尊

《都市最强战尊》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都市最强战尊 即可阅读全文

《都市最强战尊》小说简介

都市最强战尊是由一念新生书写的一部都市,【免费新书】【热血爽文】渡劫失败,重生回归年少。身兼正邪两道顶尖法门,这一世,将弥补所有遗憾,吊打一切敌手,登临绝巅,铸万古辉煌!——————有五百万老书人品保证,人品坚挺!喜欢装逼、打脸的欢迎入坑!

精彩章节试读:

“丁宁……”

“丁宁……”

呼唤声从耳畔传来,丁宁逐渐睁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一张瓜子脸,水灵灵大眼睛正望着他。

而就在丁宁苏醒的一刹那,胸前一个弯月挂坠闪烁一下,光芒迅速内敛。

“唐晴!”

丁宁神情有些恍惚,感觉出现了幻觉,他伸了伸手,手掌摸向眼前女子的脸颊,轻声道:“唐晴,真的是你吗?”

“哎呀,丁宁,这里是班级,你……榴芒……。”唐晴脸上出现一抹羞赧,急忙拿开丁宁的手掌,逃跑似的出了班级。

丁宁看着唐晴消失,双眼逐渐回过神。

我不是死了吗?怎么会看见唐晴?

很快,丁宁发现自己没死,而且貌似还回到了高中时代。

“这……这怎么可能……”

丁宁一阵出神,他试着感受一下体内的力量,发现以前一身可怕的力量,消失无踪,现在的他就是一个普通人。

简直不可思议!

他真的还活着,并且重生回到了年少时。

……

上一世,丁宁渡劫,因为心魔的关系,导致他突破失败,加上最信任的人突然背叛,使得他惨遭围攻,最后陨落。

“贼老天待我不薄,让我重生归来,这一世,我绝对不会再给你们机会在我背后捅刀子。”

丁宁眼前浮现出一张张面孔,如果没有那几个背叛他的人,纵然是他渡劫失败,也不至于惨遭毒手,他之所以陨落,很大一部分原因,还是归根于背叛他的人。

“想我丁宁纵横修真界,却没能看清你们几个暗藏二心,待我再度回到修真界,必定会亲手宰杀你等。”丁宁目光闪烁。

情绪平复了一阵,丁宁很快接受了现实。

重生归来,倒也不赖,正好能够重新修炼,上一世他的实力虽然强大,但进步太快,终究是留下一些隐患,使得根基不稳,所以才会被心魔所扰,渡劫失败。

“这一世,我一定会一步一个脚印,让自己的路,完美无瑕。”

丁宁并不气馁,重生对他来说反而是一个更好的契机,可以帮他弥补不足,未来的道路,能够走得更远,一定会超越前世。

正当丁宁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几道身影走到了他跟前,打断了他的思绪。

“喂,丁宁!”

丁宁皱了一下眉头,十分不喜,打断他的思绪,而且口气还挺横,明显是来找茬来了。

目光一抬,两手顺势插在裤兜里,丁宁看着眼前这几人。

为首的这人,丁宁并不陌生,名叫李胜,是班里的小霸王,仗着家里有几个臭钱,到处惹事生非,在学校里也算一号人物,少有人敢招惹。

“有事儿?”丁宁眉头一挑,淡淡说道,他对这个李胜的印象并不好,所以也懒得用好语气。

“呦呵,丁宁,没看出来啊,你倒是挺拽的嘛?”见到丁宁一副微怒的模样,李胜冷哼了一声,不过他也懒得在意,反正他是来警告丁宁的。

“我找你是想告诉你,以后你给我离唐晴远点,她是我李胜看上的女人,知道吗?”说着,李胜用手指点了点丁宁的肩膀。“这是我给你的忠告,我不会重复第二次,若是再让我看见你跟唐晴走的近,我保证你会后悔的。”

李胜说完,神情不屑的转身离开。

至始至终,丁宁没说一句话,只是眯了眯眼睛。

“威胁我吗?”他哼笑了一声,若不是因为他现在的身体着实是太羸弱,他保证打得李胜连他妈都不认识。

“待我恢复一丝实力后,再跟你慢慢玩!”

他才刚刚重生,还是一个普通人,与李胜发生冲突并不明智,以他前世的积累,很快就会成长起来,届时再收拾李胜也不迟。

没多久,上课铃声响起,诸多学生回到班级上课,丁宁也不例外。

不过丁宁的心思没放在学习上,他在感应‘气’的存在。

所谓气,俗称灵气,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但却是真实存在的一种游离在空气中的能量。

只有能感应到灵气的存在后,方才能进行修炼,踏入修仙者的门槛。

修仙者,分为多个境界,分别是练气、聚神、筑基、金丹、元婴、出窍、合道、大乘、渡劫。

前一世,他以三百年时间,成为修真界史上修炼速度最快的大乘境强者,也是最有希望成为仙人的存在。

如今,大乘境距离他太过遥远,一切都要重头来。

感应灵气,吸收灵气,方才能算进入第一个境界,练气境!

如果说没有前世的经验,想要感应到气,没有人高人指点,根本不可能,但丁宁是谁,前世修真界一方大佬的存在,就算没了一身修为,区区感应灵气,对他来说,还是没有难度的。

一下午的时间,丁宁完全沉浸在感应气,吸收灵气过程之中,完全没注意到放学的铃声。

唐晴背起书包,路过丁宁书桌,见丁宁闭着眼睛,以为丁宁睡了一下午,不禁有些气愤,用力敲了敲丁宁的桌角,随后,转身走出班级,看也不看睁开眼睛的丁宁。

班级里的同学都快走光了,丁宁意识到放学了,他苦笑一声,自己貌似太投入了。暂停下修炼,起身,丁宁拍了拍屁股,晃晃悠悠的出了教室。

当走到校门口时,看到唐晴正站在那里,丁宁的脸上露出笑意,他知道唐晴是在等他出来一起走。

前世,他们就一起上下学,只是后来,丁宁家中生了变故,导致辍学,再之后丁宁遇到了人生中的师父,带着他离开了地球,踏入修真界,当他修炼有成时,才返回地球,这已经是几十年以后的事情了,早已物是人非,他了解到唐晴嫁给了李胜,而且嫁给李胜后的唐晴,生活并不幸福,因为李胜总是在外面拈花惹草,还时常殴打唐晴,导致唐晴精神出了问题,可以说,唐晴的一生有些凄惨。

这一世,丁宁绝不会看着唐晴嫁给李胜,让唐晴踏入火坑之中。

“我们走吧。”丁宁朝唐晴笑道,唐晴点了点头。

就在二人所在的马路对面,李胜将这一幕看在眼里,他之所以没走,就是想看看丁宁到底识不识趣,令他没想到的是,一直低调的丁宁竟然敢无视他的警告。

“胜哥,这个家伙很嚣张啊,要不要我现在过去收拾他一顿?”

站在李胜身边的一个胖子揉搓了一下双手,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

李胜摇了摇头,缓缓道:“不着急,我不想在唐晴面前留下不好的印象,等他一个人的时候再收拾他,既然我说过让他后悔,就一定会说道做到。”

……

一路上,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唐晴到了家门口,才说了这三个字。

“我到了。”

丁宁笑了笑,目送着唐晴进了家门,这才继续向前走。

他家和唐晴家相隔的并不远,这也是两人经常作伴,一起回家的主要原因。

不到五分钟,丁宁的家也到了,看着那熟悉的铁门,以及贴满了小广告的墙壁,一切都是那么的陌生和熟悉。

站在门口,丁宁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终于要见到父母、妹妹了,他的心情十分的复杂,前世父母以及妹妹全都因他而死,成了他心底最大的痛,尽管他杀了凶手,但却无法挽回亲人的性命,成了他心底的一个结,直至在他渡劫时化作心魔,使他渡劫失败。

“这一世,我一定不会再让那件事发生,没有任何人可以伤害你们,即便分毫也不可以。”丁宁的眼中闪过一抹冰冷的寒光。

前世,没能保护好父母,是他一辈子的遗憾,但这一世,他重生归来,可以阻止一切坏事发生,不会让遗憾重蹈覆辙。

深吸了一口气,马上就能见到最亲近的人,纵使有着前世灵魂的丁宁也不禁有些激动,身体略微颤抖,平复了一下情绪后,他从兜里掏出钥匙,对着门锁一拧,门缓缓打开。

“爸、妈,我回来了。”

进入房间后,就听到母亲杨雪怡的声音传来:“小宁,你回来的正好,看看谁来了?”

原来是家里来了客人。

丁宁目光一转,落在一位中年妇人身上,这中年妇人保养的很好,看上去像三十左右的年纪,脸上画着淡妆,浑身上下散发出一种贵妇气质。

说实在的,丁宁还真认不出此人,不过看母亲高兴的模样,应该是母亲的好朋友。

“雪怡,这就是小丁宁吗?一晃都这么大了。”中年妇人见丁宁没说话,率先开口,笑道。

杨雪怡见儿子杵在那里不说话,一把拉过丁宁,道:“还不快见过你张姨。”

“张姨好。”丁宁道,脑海里涌出很久以前的记忆,记忆里,母亲确实提过,有过一个叫张姨的好朋友,只是很多年没联系了,不过,丁宁一直没有见过,在上一世,这张姨并没有来过他的家里。

“难道我重生后,有些事情,出现了一些微妙的变化?”丁宁心中思忖着。

如果真要是这样的话,杀害父母的人,是不是也有了变动?

这一切,丁宁不好判断。

“这小子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太喜欢说话啊。”张姨道。

“让你见笑了,跟他爸一样,比较老实。”

“老实好,老实好。”

多年不见的两姐妹,无话不谈的聊了起来,丁宁插不上话,回了自己的房间。

不管生活是否出现新的变化,他现在的首要任务是让自己强大起来,只有强大了,才能守护住自己想要守护的一切。

前一世,父母、妹妹就在他高三毕业后,接连出现车祸致死,现如今,距离高考,还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他必须在这段时间之前迅速强大起来,制止那件事再度发生。

力量……

丁宁攥了攥拳头,眼眸中散发出星辰一样的眸光。

张姨并未待过长时间,没多久就走了。

客厅内,父亲丁盛远坐在沙发上,看了一眼丁宁的房间,长叹了口气,小声道:“雪怡,我们这样做真的好吗?我们家丁宁,就算真的娶了她的女儿,也未必幸福。”

“何况……”

丁盛远没有再说下去,因为他觉得,这件事,在外人看来,是他丁家攀高枝。

“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宁儿好,如果宁儿考不上好大学,未来要自己打拼,将会付出多少努力,你应该清楚,但如果娶了那丫头,宁儿的未来,无需我们去操心,而且你的工作也不用头疼,届时,只要亲家一句话,一切难题都可迎刃而解,何况那林丫头我见过,挺漂亮一个小女生,宁儿肯定会喜欢的。”杨雪怡说道

丁盛远摇了摇头,他说不过妻子,妻子也是为儿子好,他又能说什么呢,只是他心里有一句话无法说出来。

就算咱们看得上人家,人家能看上咱们吗?

吃晚饭的时候,一家人坐在一起,其乐融融,丁宁看着父母和妹妹,感觉眼前有些不真实,真怕这是一场梦。

妹妹丁青禾,今年上初三,他则在高三,全都面临着考学。

妹妹比较认学,吃饭完,就回房间看书,复习功课了,丁宁想着多和父母待一会,感受一下父母在身边的感觉,这种家庭温馨感,已经许久许久不曾感受过了。

母亲杨雪怡告诉丁宁,明天上午去见一个人,这是重生归来母亲要求他做的第一件事,纵使丁宁不愿意,也不会拒绝,随意了记下了地址后,继续陪着父母看电视。

直到七八点钟,才回了房间。

月光透过窗户,洒在地上,如水银一般。

丁宁并没有睡觉,正盘坐着,吸收周围的灵气。

家里与学校的灵气,相差无几,花费数个小时,才增加了一根头发丝粗细的灵气,悬在丹田内,散发出微弱的白芒。

单纯的吸收天地灵气,对丁宁来说,着实慢了一些。

地球灵气的稀薄程度,简直令人发指。

丁宁觉得,他得想个办法,争取多弄些灵气。

最起码也得在一个月内,真正踏入练气境!

只要进入练气境,化灵气为真元,徒手劈石,立抗千斤都不是事儿。

倏地,他想到了一个可以迅速凝聚灵气的方法,那就是吸收年份久远的天材地宝,如人参,灵芝等等,若是有上千、上百年份的,绝对会缩短他修炼的时间,令他迅速进入练气境。

丁宁决定,明天去中药店看一看,或许能有所收获。

灵气的问题,暂时放在一边,丁宁开始思考,该修炼什么功法,将现在的身体体能增强一下。

丁宁踌躇的不是没有功法,而是功法太多,他有些拿不定主意。

前世,他修炼的功法,有些偏于魔道,所以导致他后来,有了丁老魔的称号。

但这并不妨碍丁宁搜集正道功法,随着他实力的提升,见识越来越广,拥有的功法也越来越多,甚至有些功法,连他都极为动心,只可惜,他根基已定,无法修炼,而且与他的道有些偏离,只能看看,借鉴借鉴。

这一世,丁宁的想法是修炼正统功法,正统功法种类繁多,而且威力不凡,前世他能纵横修真界,主要是因为他够聪明,够狠辣,方才能一路成长下去,否则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正因为见惯了生死,所以他更知道,修炼正统功法比魔道功法更为有利一些。

只是一旦选择修炼正统功法,魔道功法就得舍弃,前世的经验就要付诸流水,他还真有些舍不得。

就在丁宁犹豫不决时,一道反光吸引了他的注意,他看到有一道光芒从他脖颈下反射在墙壁上。

丁宁一低头,最后,目光落在弯月挂坠上。

它也跟着我一起重生回来了?

丁宁一愣,这弯月挂坠是他前世偶然所得,因为有稳定心神的功效,有助于修炼,他一直戴在身上,不曾想来,自己重生回来不说,这弯月挂坠也跟着一起过来了。

拿起弯月挂坠,丁宁发现,现在的弯月挂坠与之前不同了,里面烟雾氤氲,缓缓流动。

他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上去,顿时心神一下子被拉入弯月挂坠之中。

半晌后,丁宁回过神,脸上露出笑意。

这弯月挂坠真是他的福星,竟然帮他解决了两难问题。

“有了这黑白玄功,什么正统功法,魔道功法,我都可以修炼!”丁宁眼中掩饰不住喜悦。

黑白玄功相当于一个两极熔炉,即便同时修炼两种相斥的功法,也不会发生冲突,它可以起到综合、调解的作用。

丁宁前世都不曾知晓,世上有这等神奇法门,以他的见识,岂会不明白,黑白玄功的可怕性。

可修天下所有法门,而且能够融合到一起,你说强不强大!

能够令丁宁看重的功法并不多,但这黑白玄功,绝对是最顶级的那种。

当下,也无需顾虑了,只要以黑白玄功为根基,什么功法都能练得。

“前世,我的炼体功法,是《邪神魔躯》,修炼到最高境界,可横击雷劫,这套炼体功法不能落下。”

“正统功法里炼体最有名气的功法为《九转琉璃身》,整套功法我都知晓,有黑白玄功,这套炼体功法我也可以修炼。”

“两道炼体功法双双炼成之后,再以黑白玄功融合,绝对会打造出最强肉身。”

想到这里,丁宁都不禁有些期待了,本就是两大最强炼体法门,将其融合之后会达到何种程度,他都无法想象。

一整晚,丁宁都在修炼《邪神魔躯》炼体功法,天亮后,方才停下。

整个人没有丝毫的萎靡不说,反而神采奕奕。

丁宁照着镜子,露出一抹笑意,摸了摸自己的皮肤,上面透着一层幽幽的光泽,这才修炼第一天,能达到这种程度,他已经很满意了。

出了房间,饭菜已经端在桌子上了,一家人吃着早饭,妹妹要复习功课,母亲杨雪怡提醒丁宁别忘了昨天跟他说的事儿。

临出门前,还拿了一张照片给他,让他别认错人。

走出家门后,丁宁看了看照片上的女孩,一张甜美靓丽的面孔,十分漂亮。

身为重生归来的丁宁如何猜不透母亲的心思,这是给他安排相亲啊。

话说,他才高中,母亲就迫不及待的想抱孙子了吗?

丁宁将照片收起,扫了一眼约会的地点,最终朝相反方向走去。

相亲,还是先放一放好了,他丁宁重生归来,可不是为了早点娶妻生子的。

提升实力,才是一等一的大事,其他任何事情,全都得靠边站。

“美女,对不住了,你先等等吧……”丁宁心中说道,然后大步迈开,朝中药店方向走去。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一家咖啡店内。

“雨墨,你电话里跟我说的不是真的吧?”潼婉彤一屁股坐下,火急火燎的赶来,不为别的,因为她最好的闺蜜林雨墨,竟然要跟一个未曾谋面的男人约会。

这可是大事件。

林雨墨是谁,江陵市第一高中的校花,追她的人,都能从学校排到火车站,什么富二代,公子哥,不知道有多少人想要将林雨墨追到手,然而没有一个成功。

林雨墨连约会的机会都没给他们。

现如今,作为林雨墨最好的闺蜜潼婉彤猛然听到林雨墨说在咖啡馆里等人,一颗八卦的心,立马燃烧起来,并以最快的速度赶到这里。

“雨墨,对方什么背景啊,家里做什么的?是上市公司老总的儿子,还是海外归来的公子哥?”一上来,林雨墨还没开口,潼婉彤就问了好个问题。

林雨墨摇了摇头:“都不是!他的家庭很普通,因为他的母亲和我的母亲曾是很要好的朋友,所以想让我跟他接触一下。”

潼婉彤瞪大了眼睛,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张姨是怎么想的啊,这也太玩笑了吧,雨墨你这么优秀,怎么可能嫁给一个普通人呢。”

“什么嫁人啊,只是接触一下,若不是母亲的原因,我怎么可能跟他见面,将你叫来,其实,也是想让你帮我,有些话,并不适合我说。”林雨墨道。

“我知道了,这个坏人我替你当就是了。”潼婉彤一副了解的表情,拍了拍胸脯,说完,她又挑了挑眉头,笑道:“话说有没有那个家伙的照片啊,先让我看看长什么样,我也好组织组织语言。”

林雨墨拿出一张照片,递给了潼婉彤,潼婉彤拿在手里,看了一眼,不禁笑道:“这也不怎么样嘛,如果是帅哥,我就嘴下留情点,看这模样,普普通通,十足一个老实人!”

“雨墨,你放心吧,等他来了,我替你说话,让他知难而退,最好识趣一点,我们雨墨可不是一般男人能够配的上的。”潼婉彤说道。

林雨墨笑了笑,她拒绝了无数的追求者,不是因为对方不够优秀,而是在她的心里早就有了一个男人的身影。

只有那个男人,才是她林雨墨最欣赏的。

在那个男人面前,其他任何男生都要黯然失色。

“雨墨,你们约的是几点啊,这人怎么还不来啊,让你这种校花大美女等他,是不是太过分了。”潼婉彤替林雨墨不爽道。

林雨墨看了看手腕上的朗格手表,一弯秀眉微微蹙起,母亲告诉她九点来这里,她还是故意晚来了半个小时,结果现在都过去了一个小时,对方来没来。

要不是潼婉彤提醒她,她都忘记这茬了。

“这个家伙太过分了,放我们鸽子吗!”潼婉彤一听已经超过一个小时,顿时不淡定了,“别等了,他一个男生迟到,让我们女生等,够可以的,回去就跟张阿姨说,对方爽约,反正这事儿不怪咱们。”

说实话,林雨墨也有些生气,她还真没被人放过鸽子呢,当下两个人起身就要走。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从一旁传来,紧接着一道身影缓缓出现在两人眼中。

“对不起,我来晚了。”

丁宁来了。

就在两个小时前,他去了一家中药店,本想询问一下有没有上百年份的人参,然而店内年份最久的只有五十年,他一问价格,要三十五万!

顿时,丁宁就迷了,他身上的钱,加起来,不过一百多块钱,连根人参须子都买不起。

太贵了!

丁宁感觉自己太穷,看来想要恢复实力,得赚一笔大钱!

法侣财地,果然是巅不破的真理,无论是在修真界,还是在地球,没点物质上的实力,想要提升修为都是不小的问题啊。

无财不足以修道,着实不假。

丁宁没有沮丧,以他的能力,赚钱还是很容易的。

几十万看似是一笔不小的数目,还真没被他丁宁放在眼里,前一世,身为一方大佬,他手中的宝贝,随便拿出一件,都价值无数,根本不是钱能买到的。

既然想要依靠年份久远的天材地宝恢复实力的计划暂时搁浅了,丁宁才转而想起去见林雨墨一事。

令丁宁惊讶的是,对方等了他一个小时,心中顿时对这林雨墨的印象一下子好了起来。

潼婉彤看着迟到的丁宁,双手抱在胸前,一副审讯的模样,没好气的说道:“话说你好大的架子啊,让我们雨墨等了你一个小时之久。”潼婉彤之前就想着如何开口呢,现在正好有丁宁迟到一事,正符合了她的心意。

“我道过歉了。”丁宁道。

“道歉又如何,迟到就是迟到,就凭你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告诉你吧,你跟我们雨墨没戏,我劝你,趁早死了这条心。”潼婉彤露出一副咄咄逼人的样子。

丁宁看了一眼一直没说话的林雨墨,又扫了一眼气势十足的潼婉彤,他忽然笑了。

“你笑是什么意思?”潼婉彤道。

丁宁笑,是因为他看明白了,眼前这个女人能够这么说话,一定是经过林雨墨允许的,否则,为什么潼婉彤会出现在这里呢。

“其实你不用这么多此一举的。”丁宁笑着,看向了林雨墨,没有去搭理潼婉彤。

心中之前对林雨墨生出的那一丝不错的印象,荡然无存。

林雨墨依旧没有说话,潼婉彤则插嘴道:“什么多此一举,我看你来这里才是多此一举。”

唰。

丁宁的目光猛然射出一道寒光,吓了潼婉彤一跳,顿时朝后退了两步,嘴里想说些什么,愣是说不出来。

见潼婉彤消停了,丁宁缓缓转过头,再次看向了林雨墨,淡淡道:“你的意思我明白,你对我不感兴趣,我对你同样不感兴趣,想做我丁宁的女人,你的姿色还差了些。”

“好了,就这样吧,回去后,我不会跟母亲说你什么,你也不用担心,日后两不相见就是。”

说完,丁宁转身离开,看也不看两女,潇洒离去。

直至丁宁都走出了咖啡厅,潼婉彤才打破安静,骂道:“装什么装啊,还说我们雨墨姿色差,他以为他是谁,皇帝吗?”

“依我看,他就是想引起雨墨你的注意力,让你对他感兴趣,才会故意那么说,雨墨,你可不能着了他的道儿,这种手段,我见的多了。”潼婉彤哼道。

林雨墨微微一笑:“好啦,你潼大美女什么把戏没见过,放心吧,我不会对他感兴趣的,我欣赏的男人他不在江陵!”

潼婉彤目光一闪,凑近了过来,“不对啊,你这话里,我怎么听着,有令你动心的男人了呢。”

“快说说,他到底是谁?”

“能被我们雨墨看上,一定非常优秀吧。”

……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