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家女友超凶》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幻想 > > 我家女友超凶

我家女友超凶

编辑:请叫我木子 2019-05-29 20:58:08

我家女友超凶

《我家女友超凶》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我家女友超凶 即可阅读全文

《我家女友超凶》小说简介

我家女友超凶是由请叫我木子书写的一部都市,突如其来的一本秘籍,开启了不一样的人生,面对不知道的敌人该如何取胜,游阴间,入昆仑,闯乾陵,迷雾重重,究竟何处才是终点。那么问题来了,打不过怎么办?“冬梅救我”。不怕我家女友超凶

精彩章节试读:

“哎呀!好无聊啊,闲着没事不如出去逛逛吧”!

说走就走,文顺松很快就骑着车出了门,在超市买上一件啤酒在随意买了点下酒菜,开始了他的惬意的周末。

来到海边,吹着海风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在喝点小酒,吃点小菜。用四川话来说就是巴适得板。

“对酒当歌不醉不肯归,人生潇洒几回是几回,二两浊酒对海恰登对,莫理凡尘是是与非非”。

几口小酒一喝,文顺松又诗兴大发了,吟着他瞎作的打油诗,自我感觉很是良好,感觉自己仙气逼人。

他一直以来都以为自己不是个普通人,会在自己十八岁成年的那一年遇到奇遇,结果他今年都二十二岁了,他所认为的奇遇还是没有来。

活脱脱的一diǎo sī,闲着没事看点修仙小说,对于修道之类的事很是向往,他觉得自己不是个修炼天才就是什么仙人转世,只是时机未到,还没有遇到自己的机遇。

不知不觉一上午就过去了,酒也喝得差不多了,摇头晃脑的准备回家了。

骑着车,戴着音量开到最大的耳机开始回家,骑到一半突然觉得还没怎么喝过瘾,又把之前没喝完的啤酒从后座下面拿了出来,单手扶着龙头空出一只手来拿着啤酒,边走边喝。

酒醉的人思维都不太清晰,骑到一半他居然迷路了,绕了一圈又一圈直到车都快要没电了才好不容易找到了回家的路。

时间这么一耽搁酒劲彻底上来了,骑着车感觉路边离自己越来越近,就在他准备把方向往另一边转的时候,哐当一声,车撞在了路边的路牙上,他也顺势滚倒在了路边的草坪中。

他爬起来把车扶了起来停在路边,感觉自己头上湿哒哒的,用手一摸,全是血,坏了头破了了。

要不都说喝酒误事呢!这喝醉酒的人脑回路和清醒的人完全不在一个频道上面,看到出血了之后他第一时间不是想办法去医院。

就这样坐在了路边,感觉自己头有一点晕,揉了两下后,用衣服捂住伤口,居然闭着眼睛睡着了。

这一睡就是半个小时,醒来后发现伤口还在流血,酒现在稍微清醒了点,打个微信电话给自己的同事李冬梅,让她来帮自己一下。

电话接通那一瞬,听到李冬梅的那句嗨喽,文顺松尤闻天籁之音啊,和她说了下自己的情况,发了个位置过去。

李冬梅住得地方离他摔倒的位置不是很远,没过多久就赶了过来,把他车骑来停在公交车站牌那里,带着他去了医院。

去医院包扎了一下,出来后李冬梅又叫了个车送他回家。

好好的一个周末被他弄成这样也是没谁了,真不愧是个仙人,仙人板板的那个仙人。

迷迷糊糊的度过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包的像个独眼龙一样上班去了,他同事问他怎么弄成这样了,他支支吾吾的说是和别人打架弄得,不好意思告诉别人实情。

李冬梅在一旁看了忍不住偷偷发笑,发生了什么事只有她一清二楚。

“我前几天就跟你说让你做事注意点,最近你有血光之灾,现在你信了吧”!李冬梅看着文顺松现在这样实在忍不住想笑,捂着嘴偏到一边,边笑边对他说道。

文顺松看着她那样对她说道:“想笑你就大声笑出来吧,唉!我还以为你跟我说着玩呢!早知道就信你了”。

“说着玩,掐指一算没听说过吗?不听我的话,该!”。李冬梅气鼓鼓的说道。

“去你的,还掐指一算,说你胖,你还喘上了,我还江湖人称文半仙呢!我怎么没算出来”。

“啧啧啧,文半仙人板板吧!”李冬梅看着他一边摇头一边说道。

听到李冬梅这样说文顺松把头扭到一边表示不想理她。

伸手摸了摸文顺松的头:“怎么,还生气了,小伙子我跟你说,你这一辈子我都给你算得清清楚楚的了”。

一旁的吴艳和李欣萌看到他们两这亲昵样相视一笑。

每天上班下班,转眼明天又到周末了,文顺松伤口也长得差不多了,就是在左眼眉毛下面一点的地方留下了一道颜色很深的疤痕。

李冬梅看着他的疤老是打趣说道,半仙呀!你这天眼开的位置不太对啊。对于李冬梅的调侃文顺松已经习惯了,只有无奈的看着她。

“那个,你明天去哪儿玩”?文顺松突然对李冬梅说道。

李冬梅神秘一笑:“明天我有约”。

文顺松垂头丧气的哦了一声:“知道了”。

“你哦什么哦,你不是要约我吗”?

“你不是有约吗”?

“唉”,李冬梅无奈的叹了口气:“说你傻,你还不信,你不约我我哪儿来的约”。

文顺松听到这话心头一喜:“那说好了,明天我来找你”。

李冬梅嗯了一声:“明天你有东西送我吧”!

“呃”!

看着文顺松诧异的表情:“怎么,是不是又被我算到了,嘻嘻,我不止算到你要送我东西,还知道你送的具体什么,你信不”。

“怎么可能”文顺松回想自己要送礼物的事情,任何人都没有透露,她怎么会知道,难不成还真的能掐会算。

心里虚的要死嘴上却抵死不承认:“你可拉倒吧!谁说我要送你东西了,想太多,少女”。

“这可是你说的,那我管你送不送,我反正是不要了”。

“诶!别呀”,听到李冬梅这样说文顺松急了:“好吧!我承认我有东西要送你,本来想给你点惊喜的,结果你给我来个惊吓”。

“到点下班”看着时间到了六点十五李冬梅打扫了一下卫生走了,临走时还回过头冲着文顺松挑了挑眉毛。

意思是小样儿,想和我斗,你还嫩了点,少年!她想表达的是不是这个意思不知道反正文顺松是这么理解的。

“喂喂喂,人走远了,还看呢”!文顺松回过头来看见吴艳和李欣萌正在旁边看着他,老脸一红:“我没看”。

“呦呦呦!你眼神已经暴露了,满满的爱意呀!喜欢就表白呀!愣头愣脑的干嘛”!

这下连耳根都红了:“谁喜欢了”。

“还嘴硬呐!整个车间谁看不出来你对她有意思,你看你脸都红了”李欣萌说着从口袋里掏出一面镜子对着文顺松晃了晃。

“我这是热得”被人戳穿了心中所想,文顺松赶紧狼狈得逃了。

下班回到家中,一想到明天就可以和自己心仪的对象相处一天,文顺松就特别兴奋,嘴上哼着小曲就一直没有停过。

他拿出手机准备找李冬梅聊天,刚刚解锁打开微信就受到李冬梅的信息,点开一看“你现在是不是正准备找我聊天呢?”后面还加了一个俏皮的表情。

“看来我们是心有灵犀呀!”文顺松赶紧回到,对于他这个回复他打满分,觉得自己实在是太机智了。

“夜晚的海边特别有意思的。”看着李冬梅突然把话题扯到海边,文顺松不明所以。

“你也这么觉得吗?看来我们真的是心有灵犀。”回完信息后文顺松直呼完美。

殊不知李冬梅在看到他的回复后都快抓狂了,回了傻子两个字直接关闭和他聊天的窗口。

文顺松看着傻子两个字一想到网上说女的都喜欢叫自己喜欢的人傻子,更为得意了,拿着手机在床上滚来滚去的。

兴奋过后想到自己还没有回信息呢?然后他居然回了“我不傻”三个字。

你不傻谁傻,李冬梅表示不想回他了。

等了一会儿还不见李冬梅的回信,文顺松也没想其他,还以为她忙去了。

从衣柜上面拿出一本《易经》,抖了抖上面的灰尘看了起来。

这本书他买了已经半年多了,半年前在网上看到一篇周易的贴子,点进去发现都是说自己研究《易经》研究出了名堂,可以隐隐预料到以后发生的事情,更有甚者还说自己从中看到了天机。

一世心血来潮他也买了一本,刚买回来的时候一有空就拿出来看,结果什么也没看明白,,甚至他还撕下几页用火烧过,除了一堆灰什么也没留下。

对此他心中想的是时机未到还不到他能看明白的时候,之前那股劲没了,往衣柜上一扔一个月都不见得翻来看一次。

翻了几下还是什么也看不懂,口中直呼时机未到,时机未到,又扔了回去。

出去走走吧!换了身衣服,骑车出门了。

李冬梅在回完文顺松信息后,一直在想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一想就是老半天,回过神来看到“我不傻”这三个字更是无语了。

烧水洗了个澡后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心里觉得总有事情要发生,把房间门拉开一条缝,伸头偷偷看了一眼,发现自己父母还没有回来。

于是她从自己床底下拿出一个星盘,十个手指像跳舞一样在上面灵活的拨动,完了以后她又用手掐算了片刻,突然手抖了一下吃惊的后退了半步,“这怎么可能,一定是算错了”。

三两下又把星盘给弄乱,又重新来过,看着自己第二次出现的星相李冬梅皱了皱眉头:“这下才对嘛,我那可怜的傻子哦!你又要遇到麻烦了”。

想了想还是决定给他提个醒,“你今晚最好不要出门”编辑好后给文顺松发了过去,也没等他回信,把手机调为静音模式后上床便睡了过去。

她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和文顺松牵着手站在一座岛上,在他们对面有一个满头银发的老道看着文顺松问道:“你可想好”。

文顺松偏头看了看她回答道:“想好了,为她我愿染指红尘,不愿做仙”。

“真的考虑清楚了”老道再度发问。

“嗯,修仙路漫长,放眼皆荒凉,找个爱的人一起平平淡淡过一辈子更好”。

老道叹了口气:“唉!那你去吧”!

梦到这里就没了,从梦中醒来的她发现自己不知为何眼角挂了几滴眼泪,她现在很想打电话问问文顺松现在在做什么,看看时间已经凌晨一点了,便放弃了这个想法,没过多久再度睡了过去。

李冬梅一心以为已经睡觉了的文顺松这时正刚刚回到家中,他出去的时候忘了带上手机,等他回来看到李冬梅给自己发的信息后,想到出门后的遭遇,有心想问一下,看到已经很晚了也放弃了这个打算。

他晚上骑车出门后去吃了一碗盖浇饭,后来觉得无事可做,便骑着车四处溜达,在经过一个路口的时候看到一个老太太躺在边上。

路口的过往车辆和行人没有一点停下来帮忙的意思,他其实也知道现在这个年代扶摔倒的老人需要很大的勇气。

本来他也不打算管的,可是想到自己上次骑车摔倒在路边的时候,来来往往的人每一个停下来帮助自己的那种无助的感觉。

想来这位老太太现在心中的感受和自己一样吧!他算不上什么好人,农村出生的孩子,偶尔在路边看到有橘子树什么的还会顺手摘上两个。

“不告自取谓之为盗。”按照这种说法的话他是个坏人了,不过看到老太太和自己近乎相同的遭遇他动了恻隐之心。

将车停放在路边,心中感叹道“世风日下,人心不古”三步并作两步走到老太太的身前,把她给扶了起来。

“老人家,您没事吧!要不要我帮你叫救护车”。

“小伙子,奶奶没事,你帮我打个电话给我儿子就好”说着老太太颤颤巍巍的从口袋里拿出一个智能手机交到文顺松的手上。

“人老了,跟不上时代了,我儿子非要给我买这个手机,说是什么智能机,是高科技,可是呀!我除了接个电话以外什么都不会了,还没之前我那个老人机好用”。

文顺松接过手机,按亮了屏幕,还好手机没有设置锁屏密码,在通讯录中找到了找到她儿子的电话拨了过去,告知老人家的情况。

没过多久她两个儿子开车双双赶到,他协助两人把老太太扶到车上后,她大儿子驾车把老人家送往医院。

就在他准备离开的时候她二儿子拉着他非不让他走,胡搅蛮缠非说文顺松把他母亲撞倒的,文顺松和他解释,他也不听,说什么要不是文顺松撞倒的怎么会这么好心,非要让文顺松和他一起去医院。

文顺松说不过他只好和他去了医院,还好老人家没什么大碍,就是人老了经不起摔,一不小心骨折了,在她的解释下她儿子总算明白了前因后果。

自然是对文顺松一阵抱歉,文顺松也没说其他,让他把自己送回去就好,这一来一回各种检查的浪费了不少时间。

等他回家已经很晚了,看到李冬梅给自己发的消息心中想到“难道这傻妞真的能掐会算”。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