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步登天》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幻想 > > 医步登天

医步登天

编辑:沐轶 2019-04-13 14:54:33

医步登天

《医步登天》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医步登天 即可阅读全文

《医步登天》小说简介

医步登天是由沐轶书写的一部都市,一个家境贫寒即将毕业的中医大学学生,苦逼diǎosī青年,好心照顾一位孤寡老人,老人临死前才告诉他,老人其实是来自异世界的修真者。登顶医学和修真顶峰之路,从此打开。  两个书友群:45350704,和72505368,都是1000人的超级书友群,欢迎各位书友加入。

精彩章节试读:

中医大学毕业班的教室里,课间休息。

因为即将毕业,教室里很热闹,大多在议论即将到来的毕业就业找工作的事情。

教室的一角,古剑秋身穿洗褪色的粗布短袖衬衣,静静地坐在那里,低头看着手机短信。

这短信他已经看了好几遍了,是在老家上中学的妹妹发来的,说今年夏天老家发洪水,田地大部都被冲垮了,今年的收成只怕很惨。所以母亲说要留着仅有的钱过日子,没钱寄给他毕业跑工作了。

古剑秋听说现在跑工作要找到一个称心的工作的话那是必须花钱的,所以他试探着给家里打电话说了,妹妹的回答没有超出他的预料。

父亲很早就病世了,爷爷瘫痪在床多年,弟妹都小,家里就只有母亲一人,堂叔等亲戚也都差不多的穷,除了农忙帮帮地里的活,钱财上实在帮衬不了什么。家里供古剑秋上大学已经非常艰难了,高昂的学费主要靠从农村信用社贷款和古剑秋在大学期间的勤工俭学得来的。对于只会种地的家人来说,现金是很难获得的,除了卖粮食。现在田地没有收成,哪里还有粮食卖?搞不好还要吃国家救济呢。

古剑秋把手机合上,暗自下定决心,要靠自己的努力找到一个高收入的工作,供弟妹上学,给瘫痪的爷爷治病,让母亲不用再面朝黄土背朝天。

他拿出钢笔字帖,开始练着钢笔字,这是他心情不好的时候,常用的散心的办法。

他在临摹一本爱情诗选钢笔字帖。坐在旁边的同宿舍的室友黄家河用手肘捅了他一下:“喂,我说老三,你是火星来的吗?不知道现在是电脑时代了,谁还练钢笔字?”

古剑秋是他们宿舍七个同学中排行老三。所以黄家河这么叫他。他没有理睬黄家河,仍旧专心致志临摹着。

黄家河又用手肘捅了它一下,朝前面几排靠窗边的一个女生努努嘴:“看夏雪婷,好象有些不对劲哦。前两天请假回来,就傻呆呆的不说话。”

夏雪婷是他们年级的超级学神,每个学期成绩都是全年级第一,头等奖学金从来没有旁落他人,人也长得非常漂亮,脸蛋、身材都是一流的,该凸的凸,该翘的翘,身材之惹火足以让人流鼻血。不过,听说她家境不太好,母亲是下岗女工,但这不影响她的得分。因为成绩好,人又漂亮,所以成了全校公认的学神加女神,暗地里男生都叫她“双料女王”。

只不过,现在的她,两眼发直,好象傻了似的,也不知道怎么了。

古剑秋抬头看了看夏雪婷那曲线迷人却显孤单的背影,没不说话,继续低头自己练钢笔字。

他刚刚临摹完一首爱情诗的前几句,肩膀被人从后面拍了一下,回头一看,是同学兼老乡柳青风。

柳青风穿着一身很朴素的小碎花连衣裙,梳着长长的辫子,用手指绕着辫稍,脸蛋上有几颗淡淡的雀斑,红扑扑的,不知道是因为天热还是因为紧张和兴奋:“哎!古老乡,你能出来一下吗?我有话跟你说,教室里太吵了。”

古剑秋放下钢笔,跟着柳青风出门来到走廊上。

柳青风望着他,轻轻咬了咬嘴唇,终于鼓起勇气道:“工作有眉目了吗?”

古剑秋摇摇头,瞧了她一眼:“看样子,你有眉目了?”

“嗯!”柳青风点点头,“我家的情况你知道,我是穷怕了,所以我想多挣钱,要是找工作上班挣死工资,只怕供不起我弟弟妹妹他们,我爹妈身体不好,靠种地赚不到钱。所以,我想毕业之后,开一家诊所,听说开诊所很赚钱的,就看感冒发烧啥的小病,就能赚不少钱。我爹说他想办法在信用社帮我贷款。哎!我问你,你有没有兴趣,咱两合伙干?一人出五万就差不多了。”

古剑秋现在最缺的就是钱,别说五万块,他口袋里连五十块都没有。苦涩地笑了笑,道:“很抱歉,我没有创业的勇气。只能祝你成功!”

柳青风明显的很是失望,涩涩一笑:“没事,谢谢你!”

教室里,黄家河见夏雪婷还是那一副失魂落魄的样子,有些同情,便想逗她开心,顺手拿起古剑秋放在桌上的刚刚临摹写下的那首情诗,走到她身边,放在她面前:“夏同学,这是古剑秋给你的。”

夏雪婷的呆滞的目光慢慢移到了情诗上,这是张小娴(一说是泰戈尔)的一首著名爱情诗: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

不是生与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

你却不知道我爱你

……

夏雪婷身子猛地一震,呆了片刻,突然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扯着胸前的衣襟,哭得是惊天动地,丝毫不顾及淑女的形象,教室里男生们这才知道,女人不管如何清纯如何绝美,也有这样不顾形象痛哭的时候。

黄家河吓得赶紧后退,绊倒了身后椅子,差点摔倒。夏雪婷的几个室友赶紧跑过来,安慰夏雪婷。

教室里其他的同学都惊呆了,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身材高大的男同学呼地站了起来,上前给了黄家河当胸一拳,打得他一个趔趄。

这同学外号名叫“甲壳虫”,因为他喜欢跟道上的人混,就跟屎壳螂一样,人长得高大壮实,经常寻衅跟同学打架。

黄家河怒道:“甲壳虫,干什么打人?”

“你知道夏雪婷是谁的人吗?告诉你,他是薛少爷喜欢的人!薛少爷知道吧?建龙集团老总的公子。他喜欢的人你都敢**?”甲壳虫说着,扁扁的脸上满是暴戾,抡着拳头追打黄家河。

“与我无关啊!这情诗,是古剑秋写给夏雪婷的,我只是负责转交而已……”黄家河躲避着,慌乱之下将古剑秋拉出来当挡箭牌。

走廊上的古剑秋听到哭声,还有黄家河大声的嚷嚷,赶紧跑回教室,便看见甲壳虫在追打黄家河,立即冲了上去,挡住了甲壳虫,挺着瘦弱的胸脯,高声道:“你干嘛打人?”

古剑秋生长在一个高山深处的偏僻乡村,母亲怀他的时候,做农活太劳累,不慎早产了差不多两个月,生下来才三斤多。家里穷,营养跟不上,从小就体弱多病。因为帮不了家里干什么农活,所以发奋读书,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这种全国重点名牌中医大学。

甲壳虫瞥了一眼古剑秋瘦弱单薄的身体,道:“怎么,你这身板也想学人家打架?信不信老子一个指头就能抐死你!”

黄家河看见古剑秋这么瘦弱反而替自己挡在前面,立即豪气也上来了,上前与古剑秋并肩站在一起,指着甲壳虫道:“怎么?当真要打?”

黄家河是个色厉内荏的货,但甲壳虫看见古剑秋的目光夺人,一副无所畏惧的样子,知道他是来真的,反倒有些退缩了,往地上狠狠吐了一口浓痰,悻悻指了指两人:“我会把今天的事情告诉薛少爷的,你们两等着瞧!”说罢,骂骂咧咧回到了座位。

古剑秋这才转头疑惑地望着黄家河:“怎么回事?”

黄家河跟做错事的小学生一般,拿过他那钢笔字帖,涨红着脸,低声对古剑秋说:“我……,我把你练钢笔字的那情诗给了她,说是你写给她的,只是开个玩笑,没想到她……”

这时,上课铃响了。

夏雪婷的几个室友低声宽慰着她,夏雪婷将粉拳塞进了自己的嘴里咬着,弯着腰呜咽,奋力地忍着哭声,在老师进教室的时候,她只有那不停耸动的脊背让人知道她在抽泣,可已经听不到哭声了。

…………

————————————————PS:新书上传,最需要您的支持,您的鼓励是老沐码字的动力,敬请把您最宝贵的推荐票投过来吧。当然最好先收藏,以便下次方便阅读和支持。谢谢!

中午,学校食堂。

黄家河端着饭盒坐在古剑秋的身边,愁眉苦脸说道:“知道吗?夏雪婷失恋了。”

古剑秋侧头看了他一眼。

黄家河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接着说:“是真的!他的男朋友找了市委秘书长的女儿,那秘书长答应安排那男的进市委工作。你临摹的那首‘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就是那男的当年向她求爱的时候抄写给她的。她所以才那么大的反应。”

“那你小子还那样刺激人家?”

黄家河一脸无辜样:“老三,我根本不知道啊!我也是刚刚从她们宿舍八婆那里打听到的。要是早知道,我怎么会干这种事情?我老黄还是有点同情心的。算了,不说这个了,对了,这个星期天就是健特曼医院来我们学校招录的时间了。到时候去看热闹啊!”

健特曼医院是一家纯外资的贵族医院,里面的很多医生都是国内外医学权威,在全国都很有名气,而且清一色西医,没听说中医。想不到他们竟然招中医。当真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因为这个医院的待遇,工资待遇非常的高,有很多出国进修的机会,所以成为医学院学生梦寐以求的地方。

这次健特曼医院招录的考试不看以往成绩,只看招录考试成绩。分初试、复试两部分,初试只考切脉,切脉准的过关,复试就是给真正的病人看病,最准的两个录取。主考老师是健特曼医院自己的三个老中医。因为不看以往成绩,只看现场发挥,这就给考试增加了很大的变数,所以当这个消息在毕业班传开之后,所有同学都像打了鸡血似的兴奋起来。除了古剑秋。

古剑秋学习很用用功,但是,因为家庭贫困,为了减轻家庭的负担,他在读大学的这五年里,一直利用业余时间在外面兼职打工,给人家餐馆洗盘子、扫地、洗碗,辅导小学生当家教等等,只要是能赚钱的活他都干,把挣的钱大半寄回了家给母亲贴补家用,自己省吃俭用。因为大量的时间用在了打工上,根本没有时间复习,他的成绩也就不太理想。

这一次健特曼医院招录,古剑秋知道他根本没有任何可能被录取,所以没有报名。

但是,那是以前,今天收到了妹妹的短信之后,他改变了主意。健特曼医院待遇非常高,要是能进去,那自己的减轻家里负担的愿望就没有问题了。所以,在黄家河提起这件事情之后,他瞬间作出了决定,他要去撞大运,或许,天上掉馅饼的事情明天就会发生,而这块幸运的馅饼,说不定就砸在自己的脑袋上。

当然,他知道这种可能Xing就象指望国足能十比零大胜巴西队一样的荒诞。不过,就算必输,也算是一次经历,以后的毕业应聘,会有很多这样的事情的。

古剑秋问:“报名截至什么时候?”

“今天下午。——干什么?你不会也想去参加吧?”黄家河脸上带着明显的嘲弄神情。

“我想试试看。”

“得了吧!我说老三,人贵有自知之明,你我是什么材料别人不清楚咱们自己还不清楚?健特曼医院,那是给夏雪婷那样的超级学神准备的,只有两个名额,闭着眼睛抓也论不到咱们,就别去丢人了!”

古剑秋只是笑了笑,没有再说话。

突然,有人在他肩膀上重重一拍,回头一看,正是甲壳虫,身后还站着四个其他班的平时跟他混的同学,都凶狠盯着他。

甲壳虫指了指身后,恶狠狠道:“走!去食堂后面咱们聊聊!”

古剑秋二话不说,拿着饭盒往食堂后面走。

黄家河脸色苍白,身子有些发抖,还是硬着头皮跟着出去。

到了食堂后面,古剑秋将手里饭盒放在了旁边的花台上。垂手而立,双手握拳,盯着甲壳虫他们五个。

甲壳虫夸张地后退了一步:“哎呀!李小龙还是黄飞鸿啊?这架式是要吃人哦,我好怕怕啊!”

那几个死党哄笑起来。

古剑秋平淡说道:“那首诗是我写的,跟黄家河无关。有什么冲我来!”

“**狗屁不是,还学别人逞英雄?”甲壳虫狠狠吐了一口痰,“既然你认了,那好,老子就找你,说罢,你招惹我们薛少爷的女人,给你两个选择,要么赔钱,五千块!要么老子打断你的手,你选吧。可是看你这麻花样,老子害怕动手不小心打死你了惹官司,不过听说**的又是一个穷光蛋,整天打工洗盘子赚点毛毛钱,让你陪你也没钱,这样,你跪下磕头,叫三声爷爷我错了,然后自己打自己一百耳光……”

古剑秋冷冷道:“那么多屁话,到底打不打架?”

这一句,所有人都惊呆了,连他身后的黄家河都咂舌,古剑秋看着那么的瘦弱,风吹都要飘走似的,居然跟比他个子高出半个头而且已经有些发胖的甲壳虫这么说。就好象看见一只小鸡子,在叫阵一头大土狗。

甲壳虫和几个死党都脸上变色,甲壳虫仰天打了一个哈哈:“不错,就你这身子骨还有这个勇气,老子有一点佩服了。既然这样,老子也不想让人说我们以众欺寡,我们五个,你一个,给你一次机会,你可以挑选我们中间的一个跟你打。你挑吧!”

“就挑你!”

甲壳虫脸都绿了,他是这五个人中个子最高,身体最强壮的,可是古剑秋却偏偏选他,显然不把他看在眼里,怒道:

“好!这是你自己找死,老子成全你!今天不把你打个满地找牙,老子跟你姓。”

说罢,抡圆了拳头,一拳朝着古剑秋的脸打来。

古剑秋没有躲,连眼皮都没有眨一下,同样也是一拳,呼的打向甲壳虫的脸。

咚!咚!

两人几乎同时中拳。甲壳虫的一拳打在古剑秋的左眼眶上,而古剑秋的一拳,却是结结实实打在甲壳虫的鼻子上,顿时鼻血长流。

甲壳虫想不到古剑秋居然跟他来一个同归于尽。这是体弱多病的古剑秋打架的惯用招数。他因为身体瘦弱,经常被人欺负,从小就被人打,经常被打得鼻青脸肿的。常言道“久病成医”,被打次数多了,他也就琢磨出一些门道来了,其中一条就是,不躲闪,跟对方拼命对打。正所谓软的怕硬的,硬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只要豁出Xing命跟对方打,对方往往退缩,而且以后也很少会再来欺负他,因为都犯不着跟他拼命。

甲壳虫捂住鼻子,鲜血将他昂贵的浅灰色西装前襟淋上了几道血痕。他捂着血流不止的鼻子,对身后几个死党吼叫着:“上!你们上啊!打死他!”

古剑秋没有去揉自己被打中的眼眶,那里已经青肿了。他只是紧握着拳头,盯着其他四个人。那架式,就像一头受伤的独狼。

跟甲壳虫来的那几个同学面面相觑,他们都是正儿八经大学生,不是社会上的混混,平时只是跟甲壳虫混吃混喝的,欺负女人还可以,真要打架还没动过手。今天也只是来吓唬恐吓一下扫一下古剑秋的面子而已。真的要打,他们可得掂量一下了,更何况现在马上毕业了,打架搞不好要挨处分的,拿不到毕业证可就麻烦了。

黄家河看出对方那几个人的弱懦,又见古剑秋如此勇敢,胆气也壮了,正好看见远处有食堂管理员和几个清洁工过来了,便上前一步,站在古剑秋身边,扯着嗓门喊:“***不就是打架吗?谁怕谁!来啊!”

甲壳虫也看见了走过来的那几个人,他不想让自己丑样落在别人眼里,捂住流血的鼻子,指着古剑秋恶狠狠说了一句:“你小子有种,走着瞧,老子不会放过你的!”

说罢,五个人转身灰溜溜的走了。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