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分钟先生》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幻想 > > 八分钟先生

八分钟先生

编辑:黄沙吹不尽 2019-03-21 20:50:50

八分钟先生

《八分钟先生》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八分钟先生 即可阅读全文

《八分钟先生》小说简介

八分钟先生是由黄沙吹不尽书写的一部都市,问题一:记住整本《新华字典》要多久?学霸:一个月?两个月?我想我做不到。许光子:8分钟。问题二:跑完一个马拉松要多久?世界纪录保持者:2小时2分57秒。这是我最好成绩!许光子:8分钟。问题三:请美女喝红酒,多久喝完?情圣:一夜。许光子:8……不对!你特么逗我!每天只需要8分钟,许光子就可以搞定一切。所以他有的是时间回答上面那些无聊的问题。

精彩章节试读:

光子生下来就被遗弃了,赤条条被扔在医院的厕所里。

打扫的阿姨见他通身上下光溜溜的,找不到一块遮羞的布片,就给他取名叫“光子”。

稍微懂事一点,站在孤儿院的镜子前,光子知道了自己被遗弃的原因。

他的额头上有一个鸡蛋大小的血管瘤,通红通红的,看起来非常可怕。而且随着年龄的增长,血管瘤还在不断变大。

这样的孩子恐怕是养不大的,养大了也保不住。

光子自己也这样认为,所以总是玩命地去做一些事。

他敢光脚爬到一棵树的最高处,只为摘最上面那颗最大最红的果子;

他敢独自攀上最险的山崖,只为看一眼那上面的风光……

有一次一个孩子跟他打赌,要他孤身在大山里过一夜。他真的就在山里过了一夜。

而赌注仅仅是一颗水果糖。

“那就是个不要命的傻大胆。”人人都这样说他。

他也不在意。

他就是贱命一条。

除了他自己,没有人在乎他是死是活。

9岁那年,他奋不顾身从飞驰的车轮下救出一个6岁的孩子,头部被狠狠撞了一下。

孤儿院的人都感慨不已:“这事只有傻大胆才做得出。”

光子被送到医院。

出院的时候,他头上的那个血管瘤不见了。

人们这才发现,这孩子其实长得挺俊的。

“傻大胆有傻福啊。”所有的人都替他高兴。

更有人说,这孩子要是早这样,兴许就不会被遗弃了。

遗憾的是,事情并不是只有好的一面。

车祸后,光子患了一种奇怪的病症,经常会莫名其妙地晕倒。晕倒了就叫不醒,救治也不管用,只能等他自行醒来。

在一次严重的摔伤后,光子又进了医院。

医院的专家们检查过后,坐在一起开了个会,给光子的病情起了一个医学名字,叫做“非正常嗜睡症”。

据专家分析,光子是因为救人时头部被汽车撞击,才患上这个病的。至于致病的原理,他们也说不清楚。

治,当然也是治不好的。至少这个医院治不好。

在光子住院期间,有记者对他进行了采访。并将孤儿光子救人得病的事迹刊登在《大照日报》上,瞬间引爆舆论,网络报刊上铺天盖地都是关于光子的新闻。

就连远在千里之外的《舜州日报》也跟风转载了一篇。

舜州机关幼儿园的胡小月老师读到报道哭了,拿着报纸就要丈夫许六年去千里之外的大照市孤儿院办领养手续。

许六年也很感动,但是他比妻子想得远,他说:“这孩子现在是个名人,如果贸然去收养他,别人会不会认为我们有什么企图?”

胡小月犹豫了。

直到三年之后,一切风平浪静,许六年夫妇才来到孤儿院,带走了光子。

那是2009年秋天的一个星期六,许六年夫妇从机场叫了一辆出租车赶往孤儿院,快到目的地时,夫妻俩看到路边站着一个孩子,正冲着他们的车子使劲挥手。

“光子!那一定是光子!他在等我们!”胡小月大叫。

“哪有这么巧的事。”许六年不相信。

车子继续向前,司机还加快了速度。

“阿年,快看,他在跟着我们跑!”

许六年赶紧回过头来,透过还算干净的车窗玻璃,能清晰地看见那个孩子跟着时速60多公里的汽车在奔跑。

“这孩子脚下装了火箭吗?怎么跑得这样快!”司机通过后视镜观察到后面的情况,忍不住惊呼起来。

“司机师傅你能把车子停一下吗?你看他追得那么辛苦。”

“追得很辛苦吗?我怎么不觉得。”司机嘟囔着把车子慢下来。

那个孩子却停住了。

许六年回转身道:“走吧,那只是个不相干的调皮孩子。”

到了孤儿院,工作人员带来光子。

房门打开,胡小月先是一愕,随即得意地笑了。

许六年目瞪口呆。

进来的正是跟着汽车奔跑的那个孩子,他居然真的就是光子。

“看来,这孩子和小月还挺有缘分。”许六年这样想着,站起来向那孩子点了下头,看上去就像是向他鞠了个躬。

那孩子笑了。

花了几天时间,办理完所有领养手续,许六年夫妇带着光子回到了舜州。

光子在孤儿院的时候已经上到小学五年级,来舜州后,转学到了当地师资最好的舜州一小继续学习。

因为担心学校拒绝接受许光子,许六年隐瞒了他的病情。

上学第一天是许六年开车送他去的,放学时再接回来。一天来回4趟。第二天、第三天都是如此。一路上也没出什么意外,光子在车里始终一脸兴奋,不曾睡着。

许六年高兴地想:说不定因为换了新环境,光子的嗜睡症不治而愈了。

第四天,许六年如往日一样,送光子进了三楼的教室,正要下楼梯,就被人叫住了。

“许光子的家长吗?你等一下!”

许六年转过头来,看见一位年青女人正向自己走过来。

那女人穿着裙子,戴着眼镜,相貌端庄,表情严肃,两片嘴唇微微张着,似乎随时要从里面发出训斥声。

“这一定是光子的老师。”许六年猜想着,忙向她点了下头:“老师好!”

“你这个家长很失职啊!”人还没有过来,那女人就训了一句。

许六年已经47岁了,被一个看起来30岁不到的女人当面训斥,那滋味是不太好受,哪怕她是老师。

但是他忍住了。他知道,一定是光子出了什么状况,才惹得老师这样生气。

“对不起,老师,光子犯了什么错吗?”

“跟我到办公室来。”

大概她也觉得在走廊上教训家长不太好,就想把许六年带到办公室去。

许六年是个上班打卡的人,每天送完光子后,要赶着去单位上班,不敢耽搁时间。就站在原地道:“老师,有什么话你就在这里说吧,我还有事。”

老师的火腾一下就上来了,这叫什么家长,自己关心他的儿子,想跟他谈谈他儿子的学习情况,他居然说自己有事,这叫什么态度,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子!

“既然这样,我就坦白告诉你,你儿子才上了三天学,天天在教室里睡觉,叫也叫不醒。我就想问问你,你将儿子送到学校来,是来睡觉的呢,还是来读书的!”

许六年苦笑一下,摇摇头。看样子对许光子的嗜睡症,自己是过于乐观了,他问道:“是每节课都睡呢?还是某几节课睡?”

“什么?!”老师怀疑自己听错了。自己告诉他孩子上课睡觉,他居然问在哪几节课上睡觉,照他的意思,难道还疑心是老师教得不好孩子才睡觉的不成?这究竟是怎样的一个家长啊!

许六年心想这事一句两句话也解释不清,上班时间又快到了,就匆匆道:“对不起了老师,我真的有事,改天再谈吧。”

说完就转身下楼去了。

留下老师独自在那里生闷气。

五年级1班的英语老师林玉洁正在办公室里批改作业,看见1班的班主任严冰老师气冲冲地推门进来,不禁好奇地问道:“严老师,怎么了,哪个学生又给你气受了?”

严冰将门一关,一屁股坐在椅子上道:“要是学生我哪会这样生气,毕竟孩子不懂事。我气的是家长。就没见过对自己孩子这么不上心的家长!”

“谁的家长?”林玉洁更好奇了。

“许光子的爸爸!”

“是许光子的爸爸啊,”林玉洁放下了笔:“我也正想找他呢。他很难说话吗?”

“不是很难说话,是话都不跟你说。”

严冰把刚刚发生的一幕跟林玉洁说了一下。

林玉洁是个有着20多年教龄的老教师,生活经验方面要老练得多,她提醒道:“也许他真的有事。他没必要骗你啊。等会你给他打个电话,电话里一样可以把事情说清。”

“我没有他手机号码。”

“问许光子啊。”

“问过了,说不知道。”

“这就没道理了,儿子不知道老子的手机号码,有这个可能吗?我觉得许光子在说谎。他怕你告状。”

“许光子这个孩子,”严冰迟疑着:“虽然上课睡觉,但好像不是个会说谎的人。”

“不要以貌取人啊,”林玉洁道:“许光子这孩子长得是挺讨人喜欢,你可不要被迷惑了,误以为他是个老实孩子。上课睡觉的学生有好的?这种人既不尊重老师,也不尊重自己,更不尊重父母。就是最差的差生。”

“不是相貌的关系。”严冰摇摇头道:“我每看见那孩子的眼睛,就觉得他曾经受过很大的苦,我就怀疑,他的父母一定是对子女极不负责任的父母。今天一见果然这样。”

林玉洁陷入了沉思。

这时,下课铃声响起,尚未停息,门被“忽”地一声推开,1班的数学老师童高数怒气冲冲地走了进来。

林玉洁笑了:“今天这是怎么了,一个个像吃了火药似的。”

童高数来到严冰身边,满脸愠色地道:“严老师,你是1班的班主任,你可要好好管管许光子,他又睡了一节的课,用教鞭也抽不醒。”

严冰的一颗心提起来,表情也变得严肃:“你打他了?”

“我也是被气糊涂了。”童高数解释道:“不过只一下,第二下我就清醒过来了。严老师,你不知道,这个许光子影响有多坏,他一睡觉,别的同学就嗤嗤窃笑,不能专心听讲。这样下去,1班的数学要完。”

“不只数学的问题,英语课上他也睡。”林玉洁道:“严老师,你还是去跟校长反映一下吧。我们1班不同于别的班级。多少有权有钱的人家抢着把自己的孩子往1班送,还不是看中了我们这个组合,盼着我们能把他们的孩子教好?这学习成绩要是大面积塌方,肯定要出乱子,到时候我们就倒霉了。”

几句话说得严冰毛骨悚然,她“腾”一下站起来道:“我去找校长!”

校长室在另一栋教学楼。严冰下了楼,穿过操场,一路上她都在想:“到底要怎样跟校长说,是让他把许光子调出1班呢,还是请他把许光子的父亲叫过来,好好教育一番,让他多多关心儿子的学习?”

上楼梯时她还在犹豫,脑子里全是那个孩子的眼神。那是怎样的一双眼睛啊,就算是孤儿也不过如此吧。他的父母平时到底有没有关心过他?

不知不觉到了三楼,校长室就在眼前,严冰却停住了脚步。她担心自己把许光子的事情一说,校长就会把他调出去,毕竟1班有那么多重要人物的子女,是绝对不能容忍有许光子这么一个异类存在的。

但这是她不能接受的,她同情那个孩子,也对他充满了好奇。在她眼里,许光子就如一个误入歧途的小小浪子。教师存在的最大意义是什么?就是挽救这些浪子。

严冰收住脚步,转身就要回去。这时校长楼青云从办公室里出来了,他一眼就看到了严冰,连忙出声叫住她:“严老师,你来找我吗?”

“嗯,是的……”严冰只好承认。

“我也正想找你呢,来,来,过来坐一下。”

办公室里,楼青云给严冰泡了一杯茶,关切地问道:“你表哥近来还好吧?”

严冰的表哥冯军在舜州市政府工作,跟楼青云是高中同学。

“就那样吧,他那个人不求上进的。”

“不求上进好啊,少了多少烦恼。”楼青云感慨了一会,问道:“严老师你找我什么事呢?”

“教学上的一点小问题,来的路上我自己想通了,就不麻烦您了。”

楼青云笑了笑,说道:“没事就好。有事也不要放在肚子里,一个人硬撑着。别忘了,我跟你表哥可是同学。我平时对你怎样,你自己也知道。1班是我们学校五年级最好的一个班,由你来当班主任,我是很放心的。”

严冰只好道:“谢谢楼校长。”

“嗯。”楼青云点点头,问道:“那个转学过来的许光子这几天表现得怎么样?”

“难道已经有人将许光子上课睡觉的情况上告楼校长,他要采取什么措施?”严冰脑子里飞快地盘算着,谨慎地回答道:“孩子其实还是挺乖的,就是不知道什么原因,上课爱睡觉。”

说完紧紧盯着楼青云,看他有什么反应。

楼青云显得很平静,好像早就知道了这件事一样。

手指敲敲桌面,轻描淡写地道:“小孩子爱睡,这不算什么。”

严冰感到不可思议。这还是平日里的那个严厉的楼校长吗?学生课堂上睡觉,他居然说不算什么。

她原以为他会暴跳如雷,让许光子马上滚出1班。他可是很重视课堂纪律的。

“不过,你应该把他叫过好好问一问,到底是什么原因在课堂上睡觉,是不是晚上睡得太迟了。要是的话,就早一点睡。”

“早问过了。”严冰苦笑着道。

“哦,他怎么说?”楼青云的好奇心也起来了。

“他睡了三天,我把他叫过来问了三次。第一次我刚一开口,他就摔在地上睡着了;第二次我怕他摔坏了,给他弄了张椅子,他才坐下就睡着了;第三次我不开口,就看着他,他倒是不睡,可等我一开口,他又睡着了。”

“怎么会这样?”楼青云也感到事态严重:“这孩子是不是有病?”

“我也怀疑是这样。”严冰道:“可我一直找不到机会跟他家长说。”

“这件事交给我吧。”楼青云道:“我来跟许光子的家长说。”

“那就辛苦楼校长了。”严冰非常高兴。楼校长做思想工作那可是有一套的,学校的老师都知道。

“这应该就是今天你来找我的目的了吧,怎么又藏起来不说了呢?以后不要这样啊。”

“知道了,校长。”尽管挨了批评,严冰的心情还是很愉快的。

事情说完了,严冰起身告辞。

楼青云站起来送了她几步,到门口时,看似随意地说了句:“严老师,这个许光子是市教育局王书山局长亲自打电话给我,要求安排在1班的,你对他多用点心,不要轻易放弃。”

严冰愣住了。她想不到许光子也是个有背景的学生。

她一下子就烦躁起来。

这些乌七八糟的人际关系,实在是令人厌烦啊。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