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超级医仙》在线免费阅读-金骆驼文学
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穿越幻想 > > 都市超级医仙

都市超级医仙

编辑:南极海 2019-03-10 11:56:16

都市超级医仙

《都市超级医仙》已上架微信公众号:金骆驼文学,关注后回复:都市超级医仙 即可阅读全文

《都市超级医仙》小说简介

都市超级医仙是由南极海书写的一部都市,左手惊天医术、右手至强武功,且,携带百年记忆,重生回归都市,这一世,定要纵横无敌、执掌一切,登临苍穹之巅。

精彩章节试读:

华夏。

城丰市。

城丰大学,大一年级,金融学院管理系一班。

宽敞的教室内,学生并不多,一百来个座位却零零散散的只坐了二十多个学生,讲台上,一个中年男人正认真的讲解课本,他带着眼镜,国字脸,并无太多神色。

突然。

“铃铃……”

下课的铃声响起。

中年男人合上课本,道了一声:“下课!”然后,径直的走出教室。

与此同时,原本稍显沉寂的教室,终于多了一些活力。

教室中间的一个位子上,一个看起来二十来岁的女孩从课桌的桌洞里拿出一个保温饭盒,然后,站了起来。

她身高一百七十公分左右,非常的高挑,扎着马尾辫,肤色白皙如羊脂,略施粉黛,穿着白色的小衫和牛仔短裤,笔直修长的美||腿包裹在肉色的丝袜之中,脚下是一双印着卡通图案的单鞋,女孩的眼眸很亮,就如阳光下的黑色宝石一样。

随着女孩站起来,顿时,教室里不少学生都下意识的抬起头看向她,眼神灼灼,尤其是男生们。

具因为,这女孩太瞩目了,乃是金融学院的系花,也是整个城丰大学的校花之一,且,据说家里很有钱,背景不小,名副其实的白富美。

女孩名为林岚欣。

林岚欣没有其他白富美的傲气,还是非常容易相处的,但,一点都不好追求。

从大一开学开始,已经三个月时间了,她至少收到了来自同校其他男生的多达上百次的表白。

无一例外,全都被她拒绝。

有人说她的傲是发自骨子里的,瞧不上城丰大学的男学生,也有人说她的心思都在书本上,不想要谈恋爱。

但,只有同班的学生知道,林岚欣之所以拒绝其他所有男生的表白,只因为那个废物!!!

废物!

对!

就是废物!

一个学习成绩倒数第一,一个三天两头逃课,一个手无数鸡之力的废物。

就在班里的同学羡慕、嫉妒、心怀不甘、小声议论的时候,林岚欣迈着那双美||腿,已经走到了教室拐角。

拐角的座位上,一个男生正趴在那里,睡得很沉。

“苏尘,醒醒!”林岚欣轻轻地碰了碰他,小声道,声音清脆而又悦耳。

“什么?”苏尘只觉得脑子昏昏沉沉的,下意识的抬起头,一张略显秀气却又有些苍白的脸上布满了不解和困惑。

“你怎么了?”林岚欣关心的问道,她看得出,苏尘的状态有些不正常。

苏尘却一声不吭,眼神中的不解和困惑越发浓重,到底怎么回事?自己不是正炼制龙灵丹吗?丹房呢?丹炉呢?药草呢?这里又是哪里?

突然。

苏尘身子大颤,双眼之中精光闪耀!!!

他如同野兽盯上了自己的猎物,就这么盯着林岚欣。

林岚欣则是下意识的后退,她被苏尘的眼神吓着了。

“岚欣?这里是金融……金融学院管理系二班?城丰大学?”苏尘收回了眼神,呼吸猛然之间急促起来,心底惊涛骇浪。

重生了!

重生到了百年前,重生到了自己一生之中最痛苦、最后悔的转折点前夕。

不由得,他捏了捏自己的手臂。

疼。

是真的,不是梦。

“苏尘,不要吓我,你到底怎么了?要不要去校医院?”林岚欣有些担心,声音急促了一些。

“没事……”深吸一口气,苏尘微微颤抖,终究是已经经历过一切的人,他很快就冷静下来了。

“那就好,苏尘,这是我给你的午饭,中午我不能回去了,我一个好朋友过生日,邀请我去参加生日聚会。”林岚欣松了一口气,将手里拿着的那个保温饭盒,放在了苏尘的桌子上。

“中午,我陪你去吧!”苏尘开口道,莫名的有种不容置疑的味道。

“啊?”林岚欣先是一愣,继而,脸上布满了欣喜和笑容,她重重的点头:“好!”

接着,“我先回座位了,还有一节课,你……你不要再睡觉了!”林岚欣逃一样的转身离开。

苏尘静静地看着林岚欣那清纯、美丽的背影,许许多多记忆浮现在脑海。

前世的今天,林岚欣惨死!!!

苏尘怎么也忘不了!

就是因为那场该死的生日聚会,就是因为自己没有陪她一起去。

“既然重生了,岚欣,这一世,我一定改变你的命运!”苏尘攥紧了拳头。

长出一口气,他开始整理自己的记忆,毕竟,百年过去,再重生,很多记忆不是那么清晰了。

大约半个小时后,终于,所有的记忆都融会贯通了。

首先是自己。

他名为苏尘,生于城丰市一个普通的工薪家庭,虽不算富有,但父母疼爱自己,一家三口还是很幸福的。

然而,一年前,高三上半学期的时候,他突然一日接到消息,自己的父母发生车祸,双亡。

从那一日开始,他成了孤儿,整个人一下子消沉,以至于,高三下半学期每天浑浑噩噩的,成绩从全校前十掉到全校三四百。

正因此,他才会在高考的时候考了不到五百分,勉强够二本线。

“那场车祸,不是简单的车祸啊!”想到父母的那场车祸,苏尘眼神一寒,因为有前世记忆,他知道,那场车祸是人为的,根本不是意外。

“呵呵……前世我虽然尽力报仇了,也算成功了,可终究付出了太大的代价,这一世,不会了!”苏尘在心底暗暗发誓。

事实上,还有一个秘密,那就是,车祸中死去的父母,不是他的亲生父母。

但!!!他们对自己,比亲生儿子还要亲生,在苏尘心底,他们就是自己的爸妈。

“岚欣这丫头……”苏尘不由得看向林岚欣。

他为何与之林岚欣有交集?是因为高考过后他已经准备放弃大学,想要找工作养活自己,于是他找了一家公司去应聘,恰好他去应聘那家公司的董事长乃是林岚欣的父亲。

那一日,他遇到了同样高考完、去公司找她父亲的林岚欣。

苏尘当时并不知道林岚欣的身份,以为对方也是和自己一样去应聘的。

更为恰好的是,两人乘坐同一部电梯,电梯到了第十二层的时候,突然断电,他们被困在了电梯里,不仅如此,那部电梯还咯吱咯吱的响、有些晃动,当时的情境多少有些吓人的。

林岚欣很害怕,小声哭泣了起来,苏尘原本没有心情安慰她,虽然她非常非常的漂亮,但,后来,见林岚欣哭的越来越厉害,他终究还是忍不住开导、安慰、鼓励起林岚欣。

两个时辰后,他们被消防队员救了出来。

林岚欣问他要了电话号码。

苏尘给了,心底却没有在意,以为以后再也不会见面。

之后,他应聘没有成功,准确的说,他接连应聘了十多家公司,都没有成功,于是,他苦闷的把自己关在出租房,连续三天,不吃不喝,他甚至想要自杀了!!!

却怎么也没想到,第三天,他的出租房房门被人敲响。

来的人,竟是林岚欣。

“苏尘,原来你住在这里啊!我可是找了好久呢!”苏尘永远都忘不了林岚欣当时的笑,就仿佛是墨色夜空里的一颗星星,很明亮,很温暖。

再之后,那个高考完的暑假,林岚欣每隔十天八天就会来一次他的出租屋,帮他收拾收拾屋子。

且,在那个暑假快要结束的时候,林岚欣又给他带去了一个消息,说是她为他找人问了,城丰大学那边,愿意以四年无任何学费的条件招收他上大学,甚至还可以免伙食费。

苏尘想要拒绝的,可最后还是同意了,无外乎其他,只因为免伙食费四个字吸引到了他。

上了城丰大学后,非常巧合的是,林岚欣和他一个班级,她对他越发的关心、照顾,乃至还拉着他与之她一起住在了校外的一间公寓里。

但苏尘丝毫不领情,因为他自卑,他绝对不敢想、也不敢信林岚欣喜欢自己!

“这傻丫头,明明高考考了六百四十九分,明明能够上国内超一流大学,却骗我说只考了五百零三分,就是为了和我一起上城丰大学啊!”

“这傻丫头,明明我的分数只能勉强上城丰大学,哪里有什么奖学金?免伙食费等等?那些奖学金、伙食费,都是她自己私自垫的钱!”

“这傻丫头,明明就是想要照顾我,才自己租下一套一百二十平的公寓,还非要说她因为和舍友关系不好、不想住宿舍,还让我陪她一起住,说什么一个人害怕,房间多了也是浪费。”

“这傻丫头,明明就是一个大小姐,明明就不会做饭菜,却为了我偷偷学习了厨艺。”

往事回首,如电影画面一般流过,苏尘痛的要窒息,他无法形容自己对林岚欣的愧疚。

那些‘傻事’都是林岚欣默默做的,前世,他是在林岚欣死后,才知道一切。

自己简直混蛋、沙比、幼稚、可笑到了极点啊!!!

前世,当林岚欣的尸体出现在自己眼前,那一刻,他才如同被电击,陡然醒悟。

再之后,机缘巧合下,他一步一步成为玄气宗师、丹药大师,但,就算成为玄气宗师、丹药大师又怎样?林岚欣已经死了,他一生的遗憾,再也不能弥补了,他无时无刻不煎熬,无时无刻不祈祷上天能够重活一世。

却不曾想,上天真的给了他机会。

“如果我没有重生,今日,岚欣会死。”苏尘幽幽的自语,眼神中闪过森寒的光芒。

既然重生一世,当然要阻止一切!

不由得,他想到了一个人——徐鸣,就是这个人,岚欣的死可以说就是因为他。

前世,岚欣死后,苏尘用了一年时间来调查,才调查出了事情的真相。

这徐鸣是城丰市一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家的少爷,有钱有势。

今天中午的生日会,徐鸣也会参加,然后,在生日聚会上,他被岚欣的美貌吸引了,当场表白。

却不想,岚欣毫不犹豫的拒绝。

徐鸣这样的生在有钱有势人家的公子哥,哪里被拒绝过?尤其是当着那么多人面,他的脸朝哪里放?

愤怒之下,他竟叫来了十多个徐家的保镖,想要强行抓走岚欣,嚣张的不可思议。

岚欣当然要逃,她根本不敢想自己要是被徐鸣强行抓走会有什么下场?

然而,因为着急、紧张、害怕,慌乱之中,她在跑下楼梯的时候,一脚踩空了,生生摔了下去。

当场摔得昏死过去,摔得头上、脸上全是鲜血。

但,当时,事实上岚欣根本没有死,如果及时把她送去医院,绝对还有救。

然而。

令人心寒的是,不仅徐鸣无动于衷、残忍的看着岚欣从重伤到死亡。

甚至,生日聚会上那么多人,其中还有人是岚欣的朋友,却也都因为畏惧徐鸣、怕连累到自己,连120都没有打。

岚欣就这么生生因为流血过多而死!!!就这么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死去!

“当时,在生日聚会上那么多人啊!哪怕有一个人帮一帮岚欣,她就不会死……”

苏尘咬住了牙齿,每每想起,他的心都抽搐着疼。

他无法想象当时岚欣在摔下楼梯不能动、鲜血快速流失却得不到救助的时候,是怎样的绝望?

不由得,苏尘的眼神之中就充满了暴虐的戾气。

他对自己无比无比的恨,对徐鸣无比无比的恨,对那场生日聚会上所有人乃至聚会大厅里所有人都恨之入骨。

好一会儿,他才强行平复心境。

现在已经是十一点一刻了,距离最后一节课下课没几分钟了。

一旦下课,他就要陪岚欣去参加生日聚会。

所以,他要赶紧找到气感,只有找到气感,才算步入修武者行列,才能有实力阻止一切、手刃仇人。

这个世界,绝对不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世界,绝不是普通人看到的世界,这是一个拥有修武者的世界。

强大的修武者能够只手断山、裂河,恐怖无比,强大的修武者一言能够决定许许多多人的生死。

甚至,拥有前世的记忆,他很清楚,在华夏境内,那些正真的大富豪、大人物的身后,都站着强大的修武者或者修武者家族。

“只有成为强大的修武者,才能守护自己的爱人、亲人,只有成为强大的修武者才能不会被人欺负!”苏尘不由得感叹。

而修武者的标志是什么?

气感!

就是气感!

按照现在华夏境内天地灵气稀薄的条件,一个普通人想要找到气感,简直比中彩票还要中彩票,这也是为何普通人根本不知道修武者和修武家族的事的原因所在。

不过,这对于苏尘来说,找到气感却不是多难的事。

第一,他前世一口气修炼到玄气宗师境界,成为华夏境内最强大的修武者之一,早已经有着海量的修武经验。

第二,他有一部功法——《天地诀》!!!一部超乎想象的修炼功法!

前世,他是机缘巧合下,得到这部逆天的功法的。

可惜,他前世不能修炼这部功法,因为修炼这部功法的条件是从一而终,换句话说,修炼这部功法就必须自废自己的玄气、自废一切,让自己成为一个普通人,重头再来。

他得到《天地诀》的时候,都已经是玄气宗师了,已经站在了华夏修武界的最巅峰,这时候总不能放弃一切、从头再来吧?

“可这一世,一切重来,我却可以修炼《天地诀》了!”苏尘微微一笑,有些期待。

《天地诀》的存在,是他最大的底牌和自信的来源,有《天地诀》在,他不但可以轻易的找到气感,而且,修武速度也会非常的快,比之前世还要快许许多多。

“那么,开始吧!”下一秒,苏尘闭上了眼睛,《天地诀》的功法路线一下子铺开,荡漾在他脑海。

《天地诀》一共九层,每一层对应着一张经脉运转图络,共九张。

他聚精会神,按照《天地诀》的第一幅图络的引气脉络路线,尝试吐纳土气。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

大约是十分钟后。

突然。

苏尘身子一颤。

仅仅十分钟,他就感受到了灵气,也就是找到了气感。

“这时候,不能慌乱,要慢慢的引灵气入体,运转一个脉络周天!”

他到底是重生一世的宗师级别的超级强者,经验十足。

要是普通人,在这一刻感受到了灵气,要么会震惊的直接失神,要么激动的大喊乱跳。

可苏尘只是兴奋了一瞬,就越发的认真了。

他清楚,第一次找到气感、引气入体之后,最最最需要的就是乘热打铁、一定要让气绕一周天,这对于以后的修武之路是有着非常非常非常好的好处。

时间继续流逝,五分钟后,苏尘慢慢的睁开了眼睛,长出一口浊气,他的脸上多了一些笑容。

搞定了!!!

他完美无缺的完成了寻找气感和引气入体旋绕一周天的步骤,现在,他已经是一个货真价实的修武者了。

不由得,苏尘抬起手,食指和中指捏住了铁质的课桌面板,他用尽全力这么狠狠一捏。

然后,他松开了两根手指,清晰可见,那大约有两毫米厚的课桌面板上,竟有了一个淡淡的指压痕迹。

“好恐怖的力量,刚入门,就大约有一千五百斤左右的纯力量!”苏尘眼神一亮,欣喜无比:“《天地诀》比我想象中还要霸道!”

不同的修武者,即使是同等的境界,实力上也可能有区别,而造成这种区别的原因,就是修炼的功法强弱。

苏尘清晰的记得,自己前世入门修武者的时候,初始力量大概是四百斤,就那,已经是不可思议的强横了。

要知道,一般的修武者入门的时候的初始力量也就二百斤的样子,能够达到四百斤的寥寥无几。

至于一千五百斤,完全是不可想象的天文数字。

下一刻,“铃铃铃……”最后一节课的下课铃声响了。

“苏尘,我们走吧!”林岚欣走了过来,清纯美丽的脸蛋上满是快乐的笑容。

“好!”苏尘点头,站了起来,与之林岚欣并排。

林岚欣的个子在女生中算是比较高的了,差不多有一米七出头,不过,他依旧比她高了半个头,苏尘大约有一米八一的身高。

淡淡的幽香从林岚欣的身上荡漾缭绕入苏尘的鼻尖,他心神微微一颤,深吸了一口气,不由得更加靠近了林岚欣一些,熟悉的气息,真好。

“苏尘,为什么我感觉你不一样了?”林岚欣好奇的问道。

她也说不出来,只是觉得,苏尘似乎不再颓废、自暴自弃了。

她真的好高兴,她等这一天等了一年了。

“不管怎么变,我还是苏尘!”

“恩!”林岚欣的笑容更加美丽了。

两人在班级里的其他同学的注视下,走出了教室。

正是放学的时候,虽然大部分学生都在学校住宿,但,也有一部分学生因为家靠近学校或者自己在外面住,所以,朝着学校外面走的学生并不少。

熟悉的校园小道、熟悉的微风杨柳、熟悉的校园湖,一切的一切都让苏尘恍然如梦。

然而,走着走着,突然,“站住!!!”一道声音猛地传入苏尘和林岚欣的耳朵。

苏尘和林岚欣下意识的看向前方,却见,是一男子,二十来岁,一身白色的运动服,戴着棒球帽,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

余飞?苏尘微微眯眼,已经认出了此人是谁。

“岚欣,他就是你喜欢的那个废物?”余飞扫了一眼苏尘,又看向林岚欣。

“你说话放尊重点!”林岚欣有些生气了,她很善良、和气,但她绝不准有人侮辱苏尘。

“不是废物是什么?这废物的背景我都查了,首先,他是孤儿,连学费和伙食费都交不起,还是你偷偷给他交的。然后,他的成绩更是垃圾的要命,三天两头逃课,估计这学期得挂十科以上。当然,最重要的是,这小子手无束鸡之力,连个女人都不如啊!”

余飞不屑的吧唧嘴:“林岚欣,如果你喜欢的男人要是很优秀,我也就忍了,可他-妈-的你喜欢的是一个废物,老子忍不了啊!!!”

“你闭嘴……”林岚欣气的脸色都涨红了,刚想说什么,就在这时,她的小手,竟是被苏尘抓住了。

刹那间,林岚欣激动的娇躯颤抖,这是苏尘第一次牵她的手。

她喜欢苏尘,在电梯里的那两个小时,她就喜欢上了,女人,是感性的,喜欢一个人,就是那么突然,那么的不可思议,那么的没有道理。

或许苏尘不够优秀,或许苏尘在所有人眼中是个废物,可那又如何?她林岚欣就是喜欢他,深深的喜欢!

喜欢一个人,从来都不需要什么理由。

即使这半年来,苏尘如此的颓废,如此的荒废,她也没有嫌弃过,她唯一伤心的就是他对自己的排斥、拒绝。

可她却坚持着。

终于守的云开了,她能不激动吗?

“我们走!”苏尘轻声道,拉着林岚欣的小手,心底充满了温暖和坚定,岚欣,这一世,没有人可以欺负你,这一世,换我来保护你。

林岚欣甚至忘了余飞的存在,微微低头,美丽的脸蛋上披上了一层害羞的红晕,跟在苏尘身边,她和新婚的小妻子一样。

“草!!!走?老子准许你们走了吗?”余飞大怒,尤其是看见苏尘拉住了林岚欣的手,心底的嫉妒和怒火疯狂的燃烧起来,二话不说,直接上前挡住了两人的去路。

“我说话不喜欢说第二遍,让开!”苏尘抬起头,看向余飞,安静的有些诡异。

“你以为你是谁?一个该死的废物,还不喜欢说第二遍?笑死老子了,什么时候废物也会装比了?老子就是不让,你咬老子啊?”余飞狞笑道。

余飞的态度十分嚣张,声音也很大,周围已经有不少人围观,这些围观的人看向苏尘的眼神,基本上都是幸灾乐祸。

谁让苏尘是林岚欣的中意人呢?

正如余飞所言,如果林岚欣喜欢的男人是个天才或者家里有什么大背景也就算了,可他-妈这个苏尘根本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废物,对了,还是孤儿,这种垃圾,不配得到林岚欣啊!

苏尘微微抬眼,森冷的眼神盯着余飞。

“废物,你的眼神好恐怖、好冷漠哦,这么盯着老子,老子都快他-妈快吓尿了,哈哈哈……”余飞有恃无恐,甚至,嚣张的伸着头,满脸得意的笑容。

下一秒。

毫无征兆的,苏尘动了!!!

没有什么多余的动作,就是一脚,简简单单的一脚……

但,这一脚的速度极快,迅猛如雷,强势如龙虎之威,余飞别说躲避了,甚至都没有反应过来。

“碰!”

重重的闷声,一下子荡漾开来。

已经入门成为修武者的苏尘,哪里是余飞可以想象的?即使余飞刚刚加入武道社,可也就比普通人强那么一点点,与苏尘比,那是一天一地。

“碰……”

三四米外,余飞狠狠地摔在地上,他捂着自己的小腹,脸色苍白而又痛苦的半跪着,嘴角全是刺眼的鲜红。

他的脸都扭-曲了,虚汗快速流淌全身,几乎要疼的昏死过去。

“我们走!”一脚踢出后,苏尘不再看余飞,眼神依旧安安静静,拉着林岚欣的小手,轻声道。

林岚欣显然有些懵,哪里想到苏尘竟会动手?更没有想到余飞竟不是苏尘的一招之敌?只是,苏尘没有解释,她也不会多问,她乖巧的跟在苏尘身边。

与此同时,周围那些围观的学生,一个个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满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会这样?

真是活见鬼了啊!

“苏尘,你等着,老子会弄死你的!!!老子发誓,一定弄死你!”

余飞艰难的抬起头,盯着苏尘和林岚欣,怨毒的嘶吼。

可惜,苏尘根本没有搭理,如余飞这种小人,按照他的本意,自然是杀了,这样能少很多麻烦。

但这里是城丰大学,城丰大学的规定是——可以私斗、但不能出人命。

暂时,他并不想破坏这个规矩,不是害怕,而是他想要在城丰大学多呆一段时间。

毕竟,城丰大学不简单啊!

华夏境内不下于一千座大学,与修武界有合作的大学,也就堪堪二三十座,恰好,城丰大学是其中之一。

前世,他没有在城丰大学呆多久,对城丰大学并不是太熟悉,以至于很多事没有想明白。

例如。

为何城丰大学允许学生打架、甚至还专门设了斗武台?

为何一座大学里,仅仅是武道社就有十多个?

为何城丰大学内有很多背景、来历很惊人的学生?

等等。

这些完全不符合常理,哪里是一座大学应该有的?

现在,苏尘才明白,这是一个拥有修武者的世界啊!!!

城丰大学这样的与修武界合作的大学,当然是武道为先。

“苏尘,余飞的哥哥余河是天铭武道社的副社长,你打了他弟弟……”林岚欣小声的道。

“没事!”苏尘给了这么两个字,把林岚欣的小手抓的更紧了。

林岚欣松了一口气,虽然理智告诉她,苏尘会因为打了余飞有不小的麻烦,可她相信苏尘。

“怎么?打了人,就想要走?”然而,似乎是林岚欣担心什么、来什么,还没走两步,两人竟再次被拦住,一道厚重的声音陡然响起。

“赵林?”林岚欣蹙起眉头,与之苏尘牵着的小手有了一些香汗,心跳也加速了。

她紧张!

因为,眼前之人是赵林,赵林的实力非常恐怖!!!在整个学校,都算是出了名的厉害!

赵林也是天铭武道社的,但他和余飞可不一样……

余飞因为哥哥余河,走后门才堪堪加入天铭武道社,而赵林却是货真价实的、天铭武道社数得上的高手。

从他的体型就能看出来了,近一米九的身高,两百斤在上的体重,全身上下却没有什么脂肪,几乎都是肌肉。

尤其是那两条如牛腿一般的胳膊,让人惊叹。

要是仔细看,更能看见他的双拳之上覆盖着的厚厚的老茧,那是练武练出来的。

曾经有人亲眼看见赵林单手将一颗半人粗的小树劈断,从那以后,关于赵林的事迹一直流传于城丰大学内。

“赵哥,弄死他,弄死他啊!!!”不远处,余飞大喜,他激动的大声吼道:“苏尘,你个该死的废物,赵哥来了,我看你……看你还怎么嚣张?”

周围,不少学生小声的议论声,也纷杂响起:

“苏尘这下惨了,正好遇到了赵林。”

“赵林可是一狠人,苏尘今天是要吃不了兜着走了!”

“麻痹的,武道社就是可怕,你惹到了其中一个人,就等于是惹到了整个武道社。”

…………

“你也要拦我?”苏尘抬起头。

“自断一臂,然后跪下磕头道歉!”赵林神色漠然,一字一顿,声音里全是不可置疑。

赵林并不是想为余飞报仇,因为他自己同样瞧不上余飞,余飞的实力不配进入天铭武道社。

但,现在,事实就是,余飞已经是天铭武道社的人,有人打了余飞,也就等于打了天铭武道社的脸,他只能站出来。

随着赵林那杀意十足的话音传递开来,周围围观的学生,一个个都下意识的攥了攥拳头,有些紧张。

跪下?自断一臂?

赵林太霸道了!

武道社的人果然霸道如斯啊!

不过,没有人敢说一个不字或者说赵林过分了等,因为,赵林和天铭武道社有霸道的资本。

苏尘与之赵林对视,沉默。

“怎么?要我亲自动手?”赵林又开口,声音大了,如野兽咆哮一般震耳欲聋。

“草!!!苏尘,你个该死的废物,刚才不是嚣张?不是牛比的吗?现在怎么和个孙子一样不敢吭声了?”余飞咆哮道,脸色涨红着,眼睛一眨不眨,他要亲眼看见苏尘跪在地上的模样。

苏尘依旧沉默,他之所以沉默,是因为,这个赵林是个挺不错的练武材料,他有那么一丝欣赏对方。

可在赵林看来,苏尘之所以沉默是因为在犹豫是不是要自断一臂、是不是要下跪磕头?所以,他不着急,他等着,他相信,苏尘会做正确的选择。

两三个呼吸后,突然,“滚!”苏尘开口了,就这么一个字,简简单单的一个字,从他的喉咙里滚滚吐出。

话音落,呼呼……劲风呼啸,苏尘双脚跨前,单手呈现鹰爪,一爪横出,如疾风闪电,速度惊人,路线诡异。

电光火石间,‘啪’,他这一爪,直接抓在赵林的肩膀上。

五根手指宛若钢筋,锋利而又尖锐,竟是没入赵林的皮肉,直扣皮骨。

赵林的肩膀处的位置的衣服顿时就鲜血淋漓、好不凄惨。

接着。

“轰……”

苏尘狠狠的抬起手,小臂陡然发力,刹那间,赵林整个人竟是如同货物一般,被扔了出去!!!

扔?扔出去了?这……惊骇震撼的一幕,实在是太刺人眼球了,以至于,周围的学生,全都傻眼了。

要知道,赵林两百来斤的体重啊!别说被扔出去了,就算是想要推动赵林,都不容易!

苏尘到……到……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这还是传说中的废物苏尘吗?

而后,赵林生生落地,整个人是双膝着地的,直接跪在地上。

清晰可见,他的两只膝盖处血流不止,且,那被他跪着的石英石砖块,竟隐隐有裂缝了。

赵林疼的满脸苍白,如死人脸一般,脸色狰狞到脸骨都要断裂……他惊恐至极的盯着苏尘,心脏都要震惊的爆裂了!

怎么这么强?不可能!绝不可能啊!

片刻之后,苏尘扫了赵林一眼,丢下了一句话:“下午,斗武台见,我会挑战天铭武道社所有人,今日过后,城丰大学,再无天铭武道社。”

那淡淡的、冷冷的一句话,宛若九字真言一般,从苏尘的嘴里吐出。

一字一音,深深的传入在场所有学生的耳朵里,仿佛是天鼓雷鸣。

说完,苏尘不做停留,拉着林岚欣离开,留下一群呆若木鸡的学生。

过了好一会儿,诸多学生才渐渐地有了思维,一时间,他们一个个脸色涨红,激动而又浑噩。

苏尘一人要挑战天铭武道社?没……没……没听错吧?

震撼!

无穷震撼!!!

饶是已经受伤、躺在地上的余飞、赵林,也都感觉在做梦一样。

苏尘一人想要灭掉一个武道社?这是彻底疯了吗?城丰大学的历史上,从来没有过!

甚至,想都没有人想过。

苏尘这是要上天吗?

但,不管怎么样,这个消息很显然会在短时间内直接席卷整个城丰大学,也肯定会成为城丰大学载入历史的一件事。

此刻。

作为当事人的苏尘已经拉着林岚欣走出校门了。

事实上,林岚欣心头充满了疑问,不过,她没有问,她知道,苏尘想说的时候,自然会说。

刚出校门。

“岚欣!”恰好迎面走来一人,对方招呼道。

是一女子,一身紫色长裙,乌黑的头发,白净而又精致的脸蛋,五官非常的完美,气质也极为的出众。

此外,她还有非常吸引人的锁骨,平添了三分让人心动的韵味。

女子穿着一身紫色的长裙,半高跟的高跟鞋包裹着两只精致的小脚,让她看起来亭亭玉立清纯而又不失性||感。

总的来说,这一个很美的女子,丝毫不次于林岚欣。

是她?苏尘面无太多神色,但心底却多少有了些波涛起伏。

眼前这个紫衣女子名为慕紫翎,前世,他只听过她的名字,她与林岚欣一样,是城丰大学的校花之一,但,在城丰大学内,苏尘并没有见过慕紫翎本人。

倒是后来,他修武了,在修武的世界里,见过几次慕紫翎。

慕紫翎的背景极为恐怖,慕家在修武界是一个数得上的修武世家,而慕紫翎的爷爷正是慕家的家主。

慕紫翎的修武天赋极其惊人,前世,她同样成为了玄气宗师,在修武界是赫赫有名。

“他是?”慕紫翎并不知道苏尘心底想了那么多,看了苏尘一眼,好奇的问道,她自然是注意到了林岚欣的手和苏尘牵在一起。

关于我

欢迎关注微信公众号获取更多阅读资源

热门文章